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唉!张将军,温侯,得饶人处且饶人,现在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啊!”
    突然,宁容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只是……
    “咦?怎么宁先生的嗓门比自己还大!”典韦望着模糊的身影,有些疑惑。
    “虎卫军乃是主公亲军,个个都是忠贞不二的战士,在他们加入虎卫军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死了!”
    犹如地狱轰音,炸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死了!他们早就死了!”宁容话音一转,猛然喝道,“他们不是军人,他们乃是军魂!是主公都敬重的军魂!死战不退,就是他们的誓言!”
    吕布和张辽等人听得有些凝滞,方才那一幕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
    虎卫军回身望去,宁容那虚幻的身影正一步步的向着青山隘口走来。
    “张将军,说不得日后这些人将会是你的袍泽,现在下杀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呢?”
    听到宁容充满蛊惑的声音,张辽有些担心的瞅着吕布。
    “袍泽?”
    吕布果然眯着眸子,悠悠的撇了眼张辽。
    “唉!实不相瞒,莫说是你这万人并州军,就是当年董卓的十万铁骑,虎卫军立阵于前,也是凛然不惧,死战不退!”
    虎卫军将士听着宁容这平实的言语,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抖擞精神,心中提起一股决心。
    嗤!
    吕布对于宁容的吹捧嗤之以鼻,他承认这些虎卫军皆是百人敌,可是若说能够阻挡西凉铁骑的铁蹄,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西凉铁骑的战斗力他可是亲自体会过的!
    不信?
    嘿!
    不信那就对了!
    宁容嘴角上扬,突然停了下来,烈日的光芒洒在身上,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虚幻了。
    ……
    陈宫正身居后营,监督前方大军,凡有不听号令后退者,皆斩!
    可是……
    前面的喊杀声突然停了下来,这就让他感觉奇怪了。
    在然后,宁容那熟悉的声音传来,立刻让他警惕了起来。
    不好!
    听宁容在这扯东扯西的,陈宫突然脸色一变,翻身上马,冲着前面跑去。
    “主公莫要中计!此乃奸贼缓兵之计也!”
    陈宫一边抓着马缰绳急促的催着,一边急吼吼的吼道。
    “主公莫非忘记那斥候身死之事了吗!此宁容之奸计也!”
    ……
    “哈哈哈……”
    宁容瞅着众将疑惑的神色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知我者,陈公台是也!怪不得人说,最熟悉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此言果然不虚!”
    不理会吕布难看的脸色,陈宫已经来到了阵前。
    “宁容,难道你以为凭借着自己的伶牙俐齿,就能免于一死吗!”
    陈宫对着宁容厉声喝道,转身就是对吕布道。
    “主公且莫迟疑,快些剿灭虎卫军,活捉宁容,到那时……兖州还是咱们的!”
    胜利就在眼前,他可不希望在途生变故,听着陈宫几乎恳求的声音,吕布认真了起来。
    “不错!剿灭虎卫军!此军……留着也是祸害!”
    最后一句话,吕布却是说的很低,陈宫并没有听到。
    “哈哈哈……”
    宁容还是笑,他笑得很开心,若是有些能够见到他的真容,就可以看到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陈公台,你难道就如此迫切的想置宁某与死敌?
    唉!当初在东武阳之时,你就让人散播谣言,试图诋毁宁某!
    今日,你却又如此想要取宁某之命,难道……你真的以为是宁某挡住了你施展才华的舞台?
    哼!你错了!就算没有宁容,还有郭嘉,还有荀彧,许攸,贾诩……这些人哪一个的智慧是你能够相比的!
    难道……你要把这些人一一除去吗?嗯!”
    陈宫整张脸黑黝黝的,被宁容揭开了心中最隐秘的事情,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你今日难逃一死……”
    并指成剑,狠狠的指着宁容,若是眼神能够杀人,只怕宁容早就死个千百回了!
    “唉!恐怕让后失望了!”
    宁容装模作样的叹口气,撇了眼远处一片乌云滚滚而来,心中却是开心极了。
    “陈公台,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得到消息很隐秘吗?”
    “你什么意思?”陈宫突然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宁容是什么人?锦囊妙计安天下,向来是算无遗漏,你觉得……我夜袭巨野城,如此绝密的消息,会让你知道?”
    宁容嘴角上扬,声音带着几分戏虐冲着陈宫说道。
    “那你……”
    陈宫这会已经是脸色大变,自己中计了!这是他心中的想法。
    “不错!若不是我透漏出去,你会知道?
    实不相瞒,调虎离山调走了吕布,曹洪现在已经拿下了定陶,
    而你和张辽的离开,却正好为赵云占山阳提供了机会,
    难道你认为就那些废物会是虎卫军的对手?”
    宁容每说一句话,就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扎在了陈宫的头上。
    “你……怪不得!怪不得!方才某还在奇怪,虎卫军为何只有这些人,原来是你!都是你!”
    陈宫咬牙切齿的踉跄着摇晃着身子,差点在马上摔下来。
    “哼!甄城,定陶,山阳,就是巨野给你又何妨!今日只要你死!一切都值了!”
    疯了!
    陈宫已经疯了!
    宁容摇摇头,缓缓的抬起脚向着前面走去。
    “唉!有句话送给你真是太合适了!难道……你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嘿嘿!你真是想的太简单了!”
    嗯?
    吕布身体猛然一紧,血液竟然有种被禁锢的感觉。
    危险!
    “三姓家奴休的猖狂,曹洪来也……”
    突然,一声炸雷从西面传来过来,紧接着只听战马滚滚踏着大地。
    “常山赵子龙在此!特来领教温侯高招!”
    白袍白甲赵云一马当先,挥舞龙胆亮银枪从后面杀来。
    “不好!奉先快走!我等中计矣!”
    陈宫面色大变,只见前后两股黑压压的大军正在向着青山隘口杀来。
    “狗贼!拿命来!”
    吕布愤怒不已,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突然暴起,冲着宁容杀了过去。
    “宁先生……”
    典韦想去救已经来不及了,赤兔马疾驰如火,眨眼间冲到宁容身前。
    提戟!
    刺!
    噗!
    吕布毫不迟疑的猛然刺了出去,眼眸中露出癫狂。
    “哈哈哈……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却算了自己的性命……”
    呃?
    典韦傻傻的眨眨眼,尸体呢?怎么先生突然消失了。
    “唉!你还是那么笨!你杀宁某的影子做什么呢……呵呵……”
    “快撤!”
    陈宫催马上前,冲着吕布吼道,再不撤就真的来不及了。
    “杀……”
    滚滚喊杀声,陈宫吓得面如土色,战马狂奔,转身大吼一声。
    “宁容,什么话……”
    良久……一声叹息,随着清风送入了陈宫的耳中。
    “既生容,何生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