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538章天下风云

第538章天下风云

    青山隘口大捷!
    镇东军大胜!
    宁容的大名又一次名扬天下了!
    吕布趁曹操东征徐州之际,悍然的发动了攻占兖州的计划。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吕布即将遭到曹操的报复打击之时,兖州境内竟然揭竿而起,纷纷迎接吕布的到来!
    一瞬间……
    曹操仿佛成了倒行逆施的恶贼,而他吕布到成了解民倒悬的王师一般。
    唉!
    天下诸侯莫不感叹吕布这厮的好运气,与刘备相比,这厮也是运气好到极点了!
    然而……
    接下来的事情却更是让诸侯纷纷摇头,感叹英明睿智曹操竟然一去不复返了,昏聩的竟然自断右臂!
    兖州的叛变,刘备占了徐州,宁容被问罪!这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众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可是……
    就在此时……
    ……
    冀州,袁绍刚刚打退了黑山军张燕的入侵,刚刚缓口气,目光就被兖州的事情吸引了。
    “嘶!这曹阿瞒好深的心机,竟然行假痴不癫之计,可笑吕布贼子狼狈逃窜,真是妄称天下第一将!”
    “嗯?主公所言不假,可是……最可怕着还是那怪才宁容,此人竟然早在数月就料定吕布攻兖,如此心机不可不慎!”许攸捋着胡须神色凝重。
    “嗯……”
    众人纷纷点头,想到最近风头正盛的宁容,也是不由的皱起眉头,此子断不可为敌!
    ……
    幽州。
    “唉!怪才宁容……”
    刘虞神情露出古怪的悔恨,抬头望着田畴。
    “子泰,公孙瓒占据右北平,辽东的天就要彻底变了!”
    长叹一声,刘虞神色有些忧虑,紧紧的攥着拳头,似乎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
    “主公,对于公孙瓒此人……万万不可用强!”
    田畴躬着身,望着眼前老迈的身影,暗自感慨。
    岁月的侵蚀终究是磨去了他的勇气,当年那个单身定幽州的儒雅宗政令,现在剩下的只有戒备与猜疑了。
    “为何?”
    刘虞慕然抬头,审视着对方。
    唉!
    田畴若有所思的叹口气,嘴角那丝无奈正好被刘虞捕捉到了。
    哼!
    难道连你也不再忠于自己了吗?难道自己真的老了?为何所有的人都在忌惮公孙瓒的兵容强盛,却没有一个人匍匐于自己面前效死力呢!
    田畴犹自不知的解释道:“主公明鉴,公孙瓒是臣,主公是君,现如今这天下还是刘汉的天下,公孙瓒岂敢大不为而对汉室宗亲挥起屠刀?”
    “大义!主公只要守住大义,公孙瓒纵有百万雄兵,也不敢动主公分毫!”
    田畴兀自镇定自若的说着,却不知刘虞根本就未听进去。
    “咚咚……主公,末将鲜于铺有紧急军情上奏!”
    急迫的脚步声,打断了田畴的讲话,刘虞面色一变,赶紧朗声叫其进来回话。
    “主公!”
    鲜于铺很是忠诚的单膝跪地,抬头,面带喜色。
    “末将刚刚得到紧急军情,今日公孙瓒派部下四处征集粮草,以至于幽州境内民怨沸腾!”
    “哦?此言当真?”刘虞激动的猛然站起身。
    “末将以项上人头担保!”鲜于铺坚定的说道。
    “好!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公孙瓒的部下出去征集粮草,最短也需三五天的时间,此时他的大本营必然空虚,若是此时发功攻击,定能大获全胜!”
    看着刘虞神神叨叨,满面红光的激动模样,田畴吓了一跳,感情自己说了半天,都是废话。
    “主公不可!”
    嗯?
    刘虞不悦的瞅着田畴,田畴却是不赞同的泼冷水道。
    “主公向来仁爱百姓,若是此时妄动干戈,必然使生灵涂炭,想必主公定然不愿见到此情此景,
    而且……那公孙瓒岂是好相与的,其麾下二十万大军威震幽州,就是袁绍都恐其兵锋,不敢北上!在下斗胆,请主公三思而行啊……”
    田畴情真意切的俯身下拜,刘虞神色有些动容。
    呼!
    主公还好听进去了!田畴悄悄打量刘虞的神色,心中松了口气。
    “嗯……公孙瓒贼兵强横无礼,老夫确实应该好好思虑一番……”
    刘虞沉吟着眉头,抬头望去,只见万里无云的北国风光,春天就快来了,此时正是野草最丰盛的时候。
    嗯?
    心中突然一动,刘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公孙瓒所恃者无非是兵多将广,可若是本州的兵马数倍于公孙瓒,那又该当如何?”
    刘虞瞅着鲜于铺和田畴,有些沾沾自喜的味道。
    “自然是直捣黄龙,战胜公孙瓒指日可待!”
    “不错!鲜将军豪情万丈,此恰是你建功立业之时!本州这就写信借兵,乌丸族,鲜卑等各族定然会买刘某这个面子!”
    刘虞说干就干,撸起袖子就亲自上阵,从浓墨到风干,一封封书信,在其笔下跳动而出。
    这……
    自己是这个意思吗?
    田畴无奈的暗自咧嘴,看着死不悔改的刘虞躬身行礼,缓缓施礼退了下去。
    ……
    荆州。
    刘表望着袁术的信使,神情有些僵硬。
    怎么?
    你现在已经不在南阳了,莫非你还想要挟自己不成?
    哼!
    使者继续说道:“刘使君在上,请容外臣上禀,怪才宁容有神鬼莫测只能,甄城的运兵道早在数月前就布置妥当,而吕布却蒙在鼓里,就在其沾沾自喜之时,甄城就这般易主了!”
    哦~
    刘表及其麾下诸臣,蔡瑁,蒯越,蒯良,蒯祺等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内情,却是神色各异,蔡瑁神色动容,蒯越有些敬佩,蒯良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然而!接下来怪才的诡计却是连环相施,计中有计,现在回想起来,不得不让说叹为观止。
    首先此人为了蒙蔽吕布,派出曹洪直袭定陶,自己却暗中率兵攻打巨野!如此布置若是功成,则巨野可破!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看似是计谋的全部,其实却是最上面的浮土!真正的杀招却在这下面。
    军情泄露,吕布布口袋阵欲擒杀宁容,就在宁容危在旦夕之时,突然……曹洪,赵云,分别从左右杀出,吕布直到这时才明白,自己竟然沾沾自喜的跳进了对方的伏击圈……”
    “吕布现在何处?”刘表听到来使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大堆。
    “东緡!”使者微微一愣,不知道刘表何意,但还是实话实说。
    “使君明鉴,那吕布现在率领残兵败将龟缩在东緡境内,若是曹兵大举进攻,其定然无力回天!”
    “先生不必多言,”刘表摆摆手,制止道,“袁公路兵威强盛,横扫淮南,若是他不贪心徐州,曹操是不会南下的!”
    “这……”来人没想到刘表竟然看穿了自己的目的。
    “来人!送使者下去休息!”
    刘表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左右值殿军士陪着使者走出大殿。
    “怪才宁容,锦囊妙计安天下,莫非此人真有神鬼莫测之能?”
    刘表脸色慢慢的凝重了起来,他已经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蔡家和蒯家正在与荆州本土的七大世家合纵连横,牢牢控制着半个荆州,现在他需要一个人有才能的外人,来打破这个僵局!
    宁容……
    刘表眼眸露出了对贤才的渴望。
    ……
    江东。
    “公瑾今日之琴声似乎有些心神不定!”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满脸笑意,提着旋棍款款走来。
    “叮……咚……咚咚……锵”
    琴声不为所阻,那头戴纶巾的少年却是双眸微闭沉浸在琴声中,直到一曲终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伯符,时不我待!现在的天下正在被各诸侯瓜分,我们也该起来占据自己的地盘了!”
    周瑜抱着七弦琴站了起来,转身,坚定的瞅着对面的少年。
    “吕布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孙策三步并做两步走,抓起地上的酒坛自灌了两口。
    “怪才宁容算无遗策,吕布只是一莽夫尔,胜败早就在某的预料之中!只是……瑜未曾想到,吕布会败的如此之惨,如此之快!”
    “是啊!谁能想到这宁容诡计多端,虚虚实实让人分不清真假!”
    “不对!”
    周瑜摇摇头,整个过程他推演了数次,可是总感觉这宁容有些怪异。
    “不对!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周瑜再次摇摇头,星眸闪动充满了色彩。
    “嗯?”
    孙策豪迈的灌了几口酒,心中舒畅了不少。
    “唉!袁术今日欲让我为义子,被我拒绝了,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小肚鸡肠的袁术是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了!”
    周瑜看着孙策,明亮的眼眸,淡然的神色,显然已经看透了。
    “呵呵,伯符莫忧,虽然袁术占据淮南,横握豫州,虎视徐州,可是江东之地却仍是他的心病!”
    “嗯?”孙策上前两步,催问道。
    周瑜一手抱着七弦琴,一手指着大江以东。
    “扬州富饶,天下之最,而江东更是物富民丰,如今刘繇占据曲阿,豫章二地,王郎占据会稽,严白虎占据吴郡,再加上山越人,此四股势力就是江东的现状!”
    “而……只要伯符能够说动袁术,愿领兵收服江东,我等……便可据江东以自保,而后坐观天下之变,上可虎视扬州,下可威凌交州,则王图霸业可期!”
    孙策被周瑜描绘的美好蓝图感到兴奋,可是,转念一想那袁术防备自己甚严,又有些沮丧。
    “伯符可知有失才有得?”周瑜神秘兮兮的说道。
    “公瑾何意?”孙策疑惑道。
    “传,国,玉,玺!”周瑜直视孙策双眸,一字一顿的说道。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