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哈哈哈……”
    夜枭一般的爽朗笑声回荡在大营的上空。
    过往的曹兵好奇的撇着那正中央的巨大帐篷。
    主公这是怎么了?
    最近攻打徐州城接连失利,主公阴鸠的脸色整日不见笑容,连带着三军将士们势气也是萎靡不振。
    为何今日,却是这般畅快呢?难道……军师想出破城的妙计了吗?
    ……
    “主公,致远那边的事情,您还是不要操心了,自东征徐州以来,旬月已过,眼见粮草殆尽,若是在想不出办法,只怕军心不稳啊!”
    郭嘉无奈的撇嘴,说话有些随意,曹操却是没有怪罪。
    “是啊!徐州城……”
    曹操笑够了,脸色恢复了凝重,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焦急。
    徐州境内各关冲要道,都已经被自己大军占领,眼下唯有徐州城就像一块龟壳一样,啃不动,却又无从下手!
    “刘备不比陶谦,此人素有大志,现在得到徐州城,更是如虎添翼,龙游大海,这些日子,各威卫损兵折将,却是连城头都没有摸到!”
    戏志才脸上闪过郑重的神色,沉思着说道。
    “奉孝,可有妙计?”
    曹操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斜着头看着郭嘉。
    “这……”
    郭嘉眼眸闪烁不定,脸色有些无奈。
    “主公恕罪,嘉尚未想出妙计,说起来……也是怪了!当初陶谦执掌徐州之时,徐州军民皆是战战兢兢,不敢与主公大军对抗!可是……怎么自从刘备入主徐州后,徐州的军民斗志昂扬,玩命的打仗!”
    唉!
    谁说不是呢!
    想到这,曹操的眼神带着怒火,恨恨不平。
    织席贩履的小儿,竟然敢在自己头上摘桃子。
    “主公,在下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些壕沟,铁网,箭台等皆是陈登之计谋!说起来……这些还是致远的首创呢!”
    嗯?
    瞅着戏志才苦笑的神色,曹操一愣,转瞬间明白了过来。
    确实如此!
    当初宁容守谷城,引百万黄巾军来攻,不正是利用这些障碍来有效阻止敌人的进攻吗?
    只是……没想到,现在自己竟然尝到了自己的苦果。
    唉!
    郭嘉长叹一声,道:“这大概就是致远所言,自己挖坑自己跳吧!”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曹操和郭嘉对视一眼,接话说道。
    攻?攻不进去!
    打?敌人拒不应战!
    一时间,曹操,郭嘉,戏志才,贾诩四人低眉沉思,陷入了苦恼之中。
    “既然外力不行?那……就只能使用内力了……”
    郭嘉低声嘀咕着,离间计吗?刘关张三兄弟的事情他也知道,想来是无法离间关系了。
    铁板一块!
    心中叹口气,知道此时,他才发现一个小小的徐州城,只要君臣上下一心,根本就是牢不可破的。
    “那……粮食?”曹操眼眸一亮,又瞬间暗淡了下去。
    “不行!徐州富庶,商贾林立,粮食足够数年之用,围城断粮根本就不现实!”
    贾诩枯瘦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商贾二字,突然眉头一动。
    嗯~
    犹豫再三,抬头撇了眼曹操,却是又低了下去。
    “怎么?文和有何妙计?”
    曹操一直在关注着自己麾下谋士的神色,突然发现贾诩好像有话说,对于这个沉默寡言的谋士,他的感觉有些矛盾。
    总是在心中感觉此人胸有韬略,当不是凡人,可是……自从这位招贤而来后,却是鲜有发言。
    贾诩大多数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默然无语,这就让曹操产生一种错觉,莫非自己看错了?
    好在曹操麾下还有宁容,郭嘉,戏志才,荀彧,荀攸,程昱等当世贤才,一时半会的并没有感觉对高端人才的饥渴。
    罢了!
    自己倒要看看,这位沉默是金的大才,到底何时能展露?
    曹操心中拿定主意,每日里就这么任由贾诩保持静默。
    可是……
    这会突然发现对方想说话,曹操不由顺嘴问了出来。
    嗯?
    贾诩抬起头,直视曹操询问的目光,稳稳心神。
    “主公,在下听闻徐州城糜家与右军师交情匪浅,若是……”
    “不妥!”曹操一听此言,皱着眉头道,“致远临走前,某曾经答应过他,不会把糜家牵扯其中!”
    话虽这么说,可是曹操心中还是很心动的,若是糜家愿意做内应,徐州城只怕早就被拿下了。
    可是……
    他已经答应过宁容了,想起当初宁容认真的神色,曹操也是有苦说不出,他能告诉贾诩说,当初自己本以为趁着大军撤离之计,迷惑刘备,然后调头猛攻,能够一举拿下徐州城!
    可是……
    刘备显然比陶谦更会隐忍,根本就不为所动,除去张飞率领两千步卒试探性追杀,被自己埋伏的大军杀的丢盔弃甲,而后,对方就一直龟缩在城中。
    贾诩耐心的听完曹操的话,面色不变的拱手,继续说道:“主公,糜家糜竺乃是徐州刺史府从事,而刘备为了表示信任,更是委任其为别驾,而陈登向来仰慕右军师之才华,若是能够让刘备对陈糜两家产生怀疑,那徐州不攻自破!”
    听着贾诩平静的声音,看着对方漠不关心的神色,郭嘉三人脸色一变,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怪不得被致远称为~毒士!
    毒士!
    听听这计策,怎一个毒字了得!
    谁都知道,刘备麾下皆是武将,没有能用的文臣,而他初入徐州,自然要仰仗徐州世家的助力。
    然而,若是作为徐州城三大家族的陈糜两家被刘备怀疑的话,那这徐州城可就真的人人自危了。
    至于怎么让刘备与两家人产生间隙,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各有各的办法,不过,这既然是贾诩先开口的,那自然由其来操作了。
    “不经意间的误会也许能达到更好的效果!”郭嘉笑嘻嘻的随意的插了一句话道。
    “……”
    贾诩没有说话,抬头望去,眼眸泛起一丝波澜。
    ……
    泰山。
    风和日丽,微风轻拂,臧霸大马金刀的横跨一把太师椅上,手抱着茶壶,壶嘴对着嘴巴。
    “孙观,跳伞兵训练如何了?”
    砸吧砸吧嘴,臧霸很是惬意的眯着眼,抬头,望着空中那些飞翔的大鸟。
    呼……
    孙观骄傲的仰着头,指着那些空中飞翔的大鸟,向臧霸展露自己的训练成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