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天!
    曹军对雍丘城试探性发动七次攻击,夜间袭城四次,有两次差点被曹军得手,若不是黄忠提前做了准备,城门真就有可能被曹军打开。
    夜幕再次降临,黄忠宛如山岳般的身影静默的站在城头之上,一动不动的瞅着远处的灯火。
    那里是曹军的大营,白天喊杀声震天,夜里却是灯笼火把遍布整个军营,井然有序,军容强大而严谨。
    “曹军军容整齐,夏侯惇治军严谨,不愧是当世名将!”
    黄忠国字脸充满了刚毅与正直,手中的赤血刀在黑夜下闪烁光芒。
    “嘿!那还不是被将军吓破了胆子!缩在大营不敢出来!”
    “就是!将军之韬略岂是那夏侯惇可比的!就说前天夜里,那曹军趁着夜色来偷袭,兄弟们警觉提前发现了对方举动,曹军见事不成撤了回去!
    嘿!他奶奶个腿的!本以为前夜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谁知道这般龟孙子满肚子花花肠子,竟然同时偷袭北门!这若不是将军早有准备,北门只怕就被曹军给打开了!”
    看着麾下两个校尉愤愤不平的吹捧着自己,黄忠淡淡的笑着,并没有多少得意。
    “呵呵……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功者动于九天之上!”
    黄忠转过身,目光灼灼的看了眼后一个开口的校尉。
    “一攻一守,一动一静,存亡之道,相辅相成!曹军想攻城自然会百般变化,只为迷惑我等的双眼,从而找出漏洞所在!
    而我们依靠城池坚固,居高临下,自然要做到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牢牢守住四个城门,任他曹军千变万化,又能奈我何!”
    黄忠这番话却有些传授兵家兵法的味道了。
    “喏!谨尊将军令!”
    两名校尉躬身行礼,黄忠点点头坦然接受了。
    “今夜你两人轮流值守,切不可被曹军有机所趁,本将现去其他三门巡视一番!”
    “恭送将军!”
    黄忠在众人的恭送声,转身带着周仓向着城下走去。
    周仓现下充当起来黄忠的护卫,抱着大刀,颇有几分狐假虎威的味道。
    “黄将军,这几日俺翻遍了雍丘城,都没有发现那些贼人的影子,你说……他们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呢?”
    周仓疑惑的挠挠头,陆逊既然说那些人是因为少爷的缘故牵扯到了曹昂身上,那些他就不能放过这个隐患。
    “唔……”
    黄忠点点头,暗自回忆着,那些人武艺不俗,若是有些离开雍丘城,只怕还不是这些府兵能够阻挡的。
    “许是他们已经离开了!”
    “哼!俺就知道,这些狗东西不会束手就擒的!看来……真的被他们逃走了!”
    周仓有些气氛的冷哼一声,这两天他也在嘀咕着,许是这些人已经离开了,现在连黄忠都这般说,那这事十有八九了。
    “走吧!某还要继续做个尽忠职守的城门守将呢!”
    向前一步,黄忠踏进了黑暗之中,周仓摇摇头,跟了上去。
    ……
    城外。
    周仓不知道,他心心念念寻找的汶水三鬼和天河,此时正满脸焦急的向北逃窜而去。
    “真是见鬼了!这些人难道是狗不成!怎么走到哪里追到哪里!”
    破老二捂着胳膊的伤口,鲜血侵染了衣服,强忍着阵阵剧痛,跟在天河身后跑着。
    “这群杂碎!早晚老娘要让他们知道杀三娘毒针的厉害!”
    “唉!”
    天河一手抓着短剑,一手提着裙摆,满脸的沮丧。
    倒霉!
    真是倒霉透了!
    在雍丘他费劲心力想要把陆逊抓住,引出那股幕后的黑暗势力。
    可是……
    从始至终那伙人竟然没有动静,仿佛消失了一般,好不容易碰到个黄忠,本以为就是那伙人中的一员,最终却发现对方是误会自己抓了他的儿子。
    靠!
    这都是什么事,既然暴露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做了!
    可是……
    一番打斗才发现,来人竟是个硬点子,那就群殴吧,却不想……流光步青衣侠邓展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闯了进来!
    呜呜……
    天河真是欲哭无泪,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这么不顺当。
    得了!
    惹不起咱躲着还不行吗!
    谁知道……这边四人心惊胆颤的刚刚出了城,那边却布下天罗地网侯着他们呢!
    靖安司!
    一群刍狗,逮捕至极,陷坑里竟然布满了荆棘,头顶的巨网竟然倒生横刺,破老二的手臂就是被那些三角刺划破的,幸好上面没有淬毒。
    ……
    “噤声!”
    数十米外,一群头戴白色毡帽,身穿皂衣,脚踩鹿皮靴子的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凝视着四周。
    “嗡听!”
    带头的人伸手一招,低声冲着后面呵斥道。
    “大人!”
    只见一个汉子赶紧抱着一个大瓮上前,倒立竖在地面之上,冲天而起的地方却长出了一直耳朵。
    “嗯……”
    那领头人熟练的侧着身子,把右耳放在那个洞口之上,凝神聆听。
    “哼!快!跟上!”
    片刻功夫,领头人猛然起身,冲着一个方向狞笑一声,一头扎了下去。
    “快!这群人胆大包天竟然敢绑架大公子,若是主公回军后知道此事,想想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众人神色一抖,咬着牙脚下加快了步伐。
    曹昂的死活他们并不放心上,可是这群贼人竟然胆大包天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手,这就是对他们靖安司的藐视,若是如此都能忍,那他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思,主公又会如何看待他们!
    一群废物吗?
    哼!
    没有价值的废物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想想靖安司卢洪等人的酷刑,众校事官对汶水三鬼的恨又加了几分!
    ……
    “呸!”
    听到身后传来呃声音,天河苍白的脸色骤然一变。
    若是自己几人没有受伤,又岂会被几只刍狗满地里追。
    “真是晦气!自己怎么抓了把曹昂当做了陆逊,怪不得没有引出那股势力!”
    “这曹昂不是宁容的二徒弟吗?难道宁容不在乎他的死活?”
    “不对!”
    狼老大听着天河和老二的声音,脸色变了又变。
    “许昌那边传来的消息,宁容对这两个宝贝徒弟可是在乎的很!断然不会厚此薄彼!”
    沙哑的声音继续响起,杀三娘看着后面的火光越来越近,暗自发狠。
    “老大说的没错!老娘看来,靖安司这帮杂碎就是那股势力!”
    嗯!
    众人点点头,这也许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快!东南,鬼窟!”
    狼老大拽住破老二,拉着他转弯加快了速度。
    很快……
    靖安司的人追了过来,瞅着地下的血迹,冲着西南追去。
    ……
    许昌,宁府。
    李儒瞅着手中的纸条,慢慢的放进了火炉中。
    “最合理的解释吗?哼哼……可惜,李某不是宁容!”
    嘴角上挑,噙着若有所无的冷笑,李儒翻开一个干净的订装本,提笔翻到第十三页缓缓的写着。
    蓝色的字迹一行行的清晰可见,很快……
    随着李儒的诡异笑容,那蓝色字迹却慢慢的消失了,到最后又变成了一张空白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