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备天下英雄者,不可杀,不可放!”
    曹操暗自思索着宁容的话,纵然是他知道宁容不会无的放矢,可是看到殿下唯唯诺诺的刘备,仍然不能把他当做英雄看待。
    “张将军……”
    刘备微微侧身,给张辽让出一片位置,张辽感谢的对其点点头。
    曹操端坐在大殿之上,恰巧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不错!
    刘备此人不管身份如何,而他在天下人的眼中向来是信义著称的道德仁慈之人。
    若是自己杀了此人,那天下的有志之士势必会与自己离心离德,想当初自己杀了一个边让,就让陈宫给自己带来诺大的危害。
    “陈公台,没想到你我相交多年,今日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想到这,抬头望着殿下的罪魁祸首,曹操起身走了下去。
    “我真后悔!”陈宫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理解!完全理解,连曹某都替你后悔,你本可以站在他们当中~”曹操遥指典韦等人,那是胜利者的队伍。
    陈宫不屑一顾,几乎是咬碎牙龈喊出这句话:“你真是一个奸诈小人,无耻之徒!”
    “你……唉!公台兄,至始至终我仍有一事不解,你欲图谋大业,这天下诸侯遍地,你又为何去找吕布,他配不上你的才华!”
    “天下诸侯多如刍狗,只恨吕布不听我之言,吕布虽然没有才能,但是他为人光明磊落,要比你们这些人干净的多!”陈宫无奈的喊出心中的恨,他恨,他恨这天下诸侯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他恨这些伪君子,吕布虽然背负三姓家奴,可是他最起码是真的!
    真的!
    曹操一时间沉默了,他明白了陈宫的意思。
    “嗯!吕布确实干净!你说的没有错!可是……你却是想错了!”
    曹操摇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着陈宫,他真没想到向来有谋略的陈宫竟然会有如此古怪的念头。
    干净的?
    伪君子?
    哈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试问这天下能够坐上皇帝之位的谁又是真正的君子?
    汉高祖刘邦?
    光武帝刘秀?
    嗤!
    好人永远当不了皇帝!这句话曹操知道,天下诸侯知道,可是他陈宫却不知道!
    “你让我好为难!”停顿了下,曹操为难的道。
    “杀了我!”陈宫干脆利索的说道。
    “你……不!舍不得!真的舍不得!”曹操凝固住明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陈宫,“这大好河山啊……大好河山啊……总是要有人一起欣赏的……”
    “哼!假仁假义!你曹操脸皮之厚,这世上绝无仅有!杀了我吧!否则……你当年的破事我会宣扬的到处都是!”陈宫一心求死。
    “不!”
    曹操坚定摇头,心中仍然拿不定主意。
    “曹操,你当年杀害对你有恩有义的伯父一家,恩将仇报,就是一个奸诈之徒……”
    “住嘴!”曹昂面色大变,斥责道。
    “住口!”
    又是一声厉声呵斥,却是曹操对着曹昂。
    “陈公台是何许人……他……他就算骂我两句又当如何!”曹操转过头,神色认真的继续道,“公台兄,你继续!你骂的对!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这么贴心的斥责了!”
    “你……”陈宫仍然对曹操感觉无奈,对这个时代感觉无奈。
    “唉……”
    良久,曹操叹口气,一本正经的娓娓道来。
    “我曹操脸皮后,卑鄙无耻,奸诈小人,可是……若非如此我如何占据这徐兖豫三州之地,若非如此这三州的百姓又如何能够安居了业!
    君子吗?真诚的人?就像他这样?即使他占据兖州又如何,带给百姓的又是什么?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吗?”
    伸手指着吕布,曹操认真的说着,陈宫第一次流露出迷茫的呆滞。
    “自古以来,大奸似忠,大伪似真的人多了,王莽不篡汉,谁又会知道他是忠是奸!
    也许你们以前看错了我曹操,又或者现在仍然看错了我,可是……我曹操就是曹操,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看错我!”
    曹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诚恳的问道。
    “公台兄,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不等陈宫说话,曹操又继续对其说道。
    “对!我杀了边让!可是我不后悔!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多人倒在我曹操的屠刀下!
    难道是我曹操嗜杀吗?不!是他们认不清这天下大势,是他们的固执己见挡住了天下的路,挡住了我曹操的路!”
    “杀!”
    曹操歇斯底里的吼出最后一个字,陈宫却是怔住了。
    此刻,他明白了,可是这与他的理念不同,他知道自己错了……
    “哼!少说废话!拿酒来!”陈宫眼眶通红喊道。
    “上酒!”
    曹操大喊道。
    “好酒……刀斧手何在!”陈宫仰头豪迈的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公台兄,能……能容我送你一程吗?”
    曹操上前紧紧的抓着对方的衣襟,眉头紧锁,故作镇定的表情下充满了痛苦。
    少顷!
    陈宫回过头,两人彼此对视……
    “走!”
    陈宫吐出一个字,铿锵有力,果断坚决。
    “好!”
    曹操眼圈微红,嘴角微微颤抖,胡须中带着些许激动走上前去。
    他知道,陈宫原谅了自己!
    他知道,陈宫明白了自己!
    他知道,又一个懂自己的人走了!
    “公台兄,你安心的去吧,这大好河山,曹操定然会多看两眼,为了你!为了我!”
    曹操亲自牵着陈宫的手,缓缓的把他送到邢台之上。
    那一年……
    我愿弃了这县令,随公图谋大业!
    那一年……
    曹孟德不仁,我陈宫却不能不义!
    ……
    一句话,他弃了县令;一句话,他弃了自己。
    满腔的热血飙出三尺远,曹操看着陈宫的头颅,眼睛湿润了。
    “大好河山……大好河山啊……”伸手用衣襟擦拭眼角的泪水,当年的情仇终究是画上了句号。
    ……
    刘备正襟危站,全程都是默默的看着,闪动的眼神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迷茫了什么。
    “执子之手,送子服刑吗?”
    张辽等人感触颇深,嘴里喃喃的自语道。
    “悲哉!惜哉!”
    唯有吕布,颓然的低着头,被绳索紧紧的绑缚着,不知在想着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