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六月的天,天气开始微微热,和蔼的风却是轻抚着整个大地,困倦的人们总想睡个春暖花开。
    陆逊却是一大早就收拾干净,身穿天青色的长衫,头发用洁白的纶巾随意的绑了一下,随风飘扬着满是青春的颜色。
    嗯!
    对镜理妆容,陆逊满意的点点头,转身推开房门,阳光明媚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
    “又是一个好天气!”
    呼出一口浊气,陆逊向着后院正堂走去,却见裴元绍和周仓一左一右的站在小推车之后,师娘正在细心的给师傅擦拭脸颊。
    “弟子见过师傅!”
    快步上前,对着坐在推车上的宁容恭敬行礼。
    “……”宁容微微闭着双眸,嘴角上扬带着春风般的笑意,丰神如玉的脸颊仿佛在笑着对人打招呼。
    “老先生,师傅的脉象还稳定吗?”转身,对着在一旁把脉的华佗老神仙问道。
    “唉……无碍的,只是……这都快四个月的时间了,怎么还是不见起色呢……”华佗拽着骇下仅有的花白胡须,思索着瞅着宁容。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经历一次,这三个多月以来,为了宁容的伤,华佗可以说是尽心尽力,用尽了办法仍然没有让他苏醒。
    “唉!伤口虽然早已愈合,可是……宁小子这一年来因连续中了两次致命的剑伤,已然是元气大伤,虽然这几个月不时的固本培元,可是……这生机却是不见起色……”
    听到华佗的话,裴元绍和周仓恨得牙根痒痒。
    一字夺魄剑天河!
    天瞳剑韩龙!
    这对师徒俩……真是罪该万死!
    这些日子,他们不断发动力量寻找九天谍者的人,想要为宁容报仇雪恨!
    可是……这些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音信全无!
    “没关系!”
    糜贞仿佛没有看到华佗等人的忧虑,面带桃花的为宁容整理下洁白的儒服,直到她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慢慢说道。
    “他曾经在谷城告诉我,让我等他回来,后来他回来了!
    他上次也是同样的告诉我,我相信他会回来的!毕竟……他知道我在等她!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糜贞却是对宁容笑吟吟的说着。
    看着糜贞那坚强的笑容,让人心里很是难过。
    “去吧!今天是个大日子,出征前他就牵挂着学院的学子,今天是招收第二批学子的日子,相信他愿意看到自己的学生们!”
    糜贞拍拍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若不是学院不允许女子进入,她今天会陪他度过最美好的日子。
    “二娃,替我好好照顾他好吗?”糜贞说着话,蹲下身子看着女扮男装的二娃说道。
    “嗯!二娃会照顾好少爷的!少爷答应二娃要取个好名字的!”
    二娃清脆的声音动人心弦,一双眼睛紧紧的放在了宁容身上。
    “开门~~”
    周仓冲着前院大声喊道,随即宁府中门大开!
    ……
    宁容学院!
    自从陆逊和曹昂单枪匹马拿下雍丘以后,他们的智慧就在许昌这座二十多万的人口大城流传着关于宁容是谪谛之仙的传说!
    怪才宁容的经天纬地之才,那是来自上天的学问,要不然,为何不但他自己是谋士榜第一人,就连他的徒弟也是如此出色!
    原本,学院里只是要招收一些世家大族的弟子,把那些许昌城的小地主之家排除在外的,只是后来颖川书院的建立,垄断了世家大族弟子这一块。
    后来,还是怪才宁容站出来说话,宁容学院的招生方式是公平竞争,不论出生,考试通过者为先,至于那些军中后代考试不合格者,可以把他们安排到各郡学之中。
    这是宁容对军中将士们的承诺,给他们后代受教育的机会,让他们能够有机会翻身成为人上人。
    可是……凭什么那些世家大族就能读书,难道俺们就应该祖祖辈辈当个下层人吗?
    颖川书院也把招收学子定在了今天,只是今年他们放下了高高的架子,准备在平民地主之家寻找良材好生培养一番。
    争夺生源?
    郭嘉笑了,去年致远就告诉自己,读书人都有个书生意气,向来不会认为自己的本事比别人低,而他今年要做得只是抛出一个新的规矩。
    不问出身!自认为有才能者可以自荐,只要考试通过着就可以进入宁容学院就学,至于家庭贫困者可以免除学费,甚至学院设有奖学金,至于花落谁家,就看谁能笑傲学院!
    宁容学院的规定一经传开,无数的寒门子弟星夜兼程的向着学院赶来,以至于颖川书院有些黯然失色了。
    郭嘉和戏志才站在学院大门外迎接前来考试的学子,瞅着那些络绎不绝的学子,笑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回头望着身后巨大的学院,高高的大楼仿佛洪荒猛兽般矗立在那里,也不知道致远当初是怎么设计的,同样的占地,这座学院足够容纳千人之多,今天过后,相比就能够增加些人气了吧
    “致远,看到了吗!你的梦想终于要踏上征程了!”
    裴元绍和周仓一左一右的推着宁容来到郭嘉身边。
    “见过两位大人!”
    郭嘉和戏志才淡然点头,示意他们不需多礼,低头对着宁容悄声说着话。
    “弟子曹昂拜见师傅!”
    一旁的桌案,曹昂身穿天青色的衣服做学子打扮的充当记录员。
    “大公子……”
    “师兄,在学院只有师傅的徒弟曹子脩。”
    “子脩你怎么过来了?”陆逊顺势改口问道。
    “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曹昂淡淡的指着那些排队的学子。
    “唔……”
    陆逊站在宁容身后,仔细观察者每一个上前拜见的学子。
    “学生庞统拜见三位军师!”
    突然,一个不修边幅,大约十四五岁,样子看起来吊呆的学子上前拜见宁容三人。
    呃?
    这人生的真是丑啊?
    裴元绍眨眨眼,看着黑脸膀,挺着胸脯,身穿麻衣的庞统,正在一板一眼的对宁容行礼。
    “看你衣衫破旧,风尘仆仆,依旧不改求学之心,学院的大门愿意为你打开,进去吧!”
    郭嘉笑语盈盈的对着庞统勉励道,看的戏志才有些不解,不明白他为何对此人另眼相看。
    “先生经天纬地之才,学生向往已久,想必先生不会让在下白来一趟!”对着宁容再次躬身行礼,庞统转身进入了学院。
    “呃?”
    郭嘉和戏志才对视一眼,疑惑的望着庞统的背影。
    啥意思?
    感情是为了致远来的?
    “唉!我倒希望这小子的心愿成真!”郭嘉叹口气道。
    嗯!
    戏志才也是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