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子龙,此将如何?”
    曹操见猎心喜,眼光灼灼的对着赵云问道。
    “回主公,此人乃是上将之选,若论勇武百十回合过后,必然不是曹洪将军对手,只是……此人不会力拼!”
    赵云双眸微簇,闪过一起精光,仿佛能够洞穿徐晃的心神一般。
    “哦?何以见得?”
    曹操只是见对方能够和曹洪对打五十回合不落下风,起了爱才之心,没想到赵云竟然如此说。
    “黄将军想必也看看出来了吧!”赵云没有回答,反而对着黄忠的笑脸问道。
    “斧与刀一样,不但大开大合,讲究一往无前的气势,其更有一种浩浩荡荡,舍身取义的盖世雄霸之气,这才是斧!力劈华山的斧!可是此人的斧招,却总是留有半分的退路,由此可见,此人行军打仗,崇尚的不是力道!”
    若是赵云的话让曹操有些摸不着头脑,黄忠的话就是直指本心了,让曹操瞬间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
    曹操暗自点点头,随即挥手让人鸣金收兵。
    呜……
    号角之声响起,战场上的曹洪挥舞朴刀挡住徐晃的战斧,借故拨马闪躲到一边。
    “将军是条好汉!当知道大势不可逆,杨奉之流本就是西凉贼兵的余孽,如今更是妄图蚍蜉撼树,实为不智之举,望将军三思!”
    曹洪对心徐晃告诫道,转身调转马头向着本阵冲来。
    “主公,那徐晃乃是良将,若是杀了太可惜了!”
    曹洪刚刚返回本阵,就急不可耐的冲着曹操建议道。
    “呃?”
    说完话,他这才发现众人都在笑吟吟的望着他。
    “怎么?难道自己说的不是吗?那徐晃真的不错……”
    仿佛怕对方不信,曹洪就要解释一番,却被程昱的话给打断了。
    “将军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主公方才正在与我们商议如何能够招降你人呢!”
    “哦~~嘿嘿……”
    曹洪小心挠挠头,原来是这样,还当是众人不相信自己的呢,晓得是误会众人了。
    “主公,不如俺去招降此人吧!”曹洪毛遂自荐道。
    “你有把握?不行!今日一战那杨奉认识你的面貌!”
    曹操摇摇头,断然拒绝道,此事太危险了,而且赵云的话他没有忘记,若是那徐晃宁死不降,说不得还要把曹洪搭进去。
    “杨奉之流不足为虑,只是这徐晃真乃良将,我不忍心阵前活捉此人,当以计谋招降为妙!”
    曹操说着话有些忧虑,想到了宁容,若是此人在此,定然会有些鬼主意招降徐晃吧!
    “主公无需忧虑,某向来与徐晃有一面之交,知其人之秉性,今晚某扮作一番,潜入他的军中,以言来说他,定然能够让他倾心来投!”
    曹操闻听此言,大喜过望,急忙回身,原来是自己的刑部郎中,大理寺的铁面判官满宠。
    “伯宁若是能招来徐晃,当居首功!”曹操抓着满宠的手,动情的说道,“只是,伯宁你的安全……”
    “主公放心,徐晃治军急严,不下于前汉周亚夫之功,某今夜光明正大直入其营,自称其故人来投,料定那军士不敢阻拦!”
    “如此大善!只是……伯宁还应当小心才是!”
    曹操欣然的说道,转身对曹洪吩咐道,“子廉,今夜就有你挑选壮士,护送伯宁入徐营!”
    ……
    是夜!
    曹操安营扎寨,等待满宠的消息,在帐中有些不安,程昱通名突然走了进来。
    “先生有事?”曹操望着三更天过后的深夜,不明的问道。
    “主公,某特来献计,虽然满从事可以说来徐晃,可是那杨奉麾下仍有几千士兵是个不小的麻烦!”程昱开门见山的对着曹操说道。
    “先生有何妙计?”曹操起身上前,探究问道,若是能够顺便灭了杨奉,他可不介意今夜不睡觉。
    “主公稍坐,此事却是有些风险……”程昱和曹操对案而坐,就这火烛的光亮,两人悄声秘谈。
    ……
    另一边,满宠在曹洪等人的护送下来到徐晃军营之前。
    “停!满大人再往前走恐被敌军发现~”
    “嗯!你们在此等侯!”满宠说着话把外衣脱了下来,看的曹洪等人目瞪口呆。
    “大人这是……”
    满宠毫无惧色,满脸黝黑在黑夜下看不见表情,只是声音很是坚定。
    “白日若是对主公明言,主公定然不许,其实若想潜入军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小卒的打扮,满宠说着话,转身就走了。
    “满大人真豪胆也!”曹洪敬佩的嘀咕一声,没想到这个文人有如此之胆气。
    ……
    满宠扮作小卒,凭借这一口流利的山阳方言混入了徐晃军中。
    徐晃正披着铠甲坐在军帐之中,借着火烛观看什么。
    满宠突然掀开帐篷走了进去,吓得徐晃猛然惊起。
    “故人别来无恙乎!”满宠不敢迟疑,定定的瞅着徐晃说道。
    “嗯?你……你不是山阳满伯宁吗?”徐晃惊讶发现,此人竟然有些面熟,思索着问道。
    “不错!某现在为曹公麾下从事,今日于阵前见得故人,不忍你大志难伸,弃明投暗,特深夜来次,有一良言相劝!”
    看到对方认出自己来了,满宠一颗心算是放下了半截,他还真怕徐晃把自己忘了,大喊一声,来人,把这奸细给本将砍了!
    徐晃故作不知的请对方落座,问其来意。
    “公之勇略,世所罕见,为何屈身去杨奉之流?曹将军当世的英雄豪杰,礼贤下士,不问出身,故不忍以猛将决一死战,特派某来相邀,公何不弃暗投明,辅佐曹公共成大业,他日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唉!”
    徐晃长叹一声,道:“某固然知道杨奉之人非明主也,可是奈何跟从他久矣,不忍相弃!”
    满宠精神一振,进一步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遇明主而失之交臂,非大丈夫也!”
    “愿从公言!”徐晃豁然起身,顺坡下车谢道。
    满宠大喜过望,没想到徐晃竟然早有投曹操之意。
    “何不杀了杨奉,以为进见之礼?”满宠眼中杀机立现,继续蛊惑道。
    “以臣杀主,不忠不义!某不为也!”徐晃断然拒绝道。
    满宠脸色不变,转而为喜道:“公乃真义士也!”
    两人话毕,徐晃急忙召集心腹之人,把满宠之话告知众人,众人齐呼愿虽将军奔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