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理寺。
    “大人,卑职探查清楚了,那张山确实是北海之人,当年黄巾之乱后,被黄贼裹携侵占兖州,后来还是宁军师步步为营,于谷城一战收复了兖州!”
    “嗯!我想起来了,当时数十万的黄巾军投降,宁军师便重整军队,有多数人被分布到兖州各郡县,一则充实当地人口,二则也是为了防止他们聚众闹事!”
    满宠被他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来了,主公也因此而得精兵十万,势力空前强大起来。
    “对了,你当年不就是参加过谷城之战吗?”
    抬头,望着身前的李三,正是那场战争结束后,曹操优待自己的老部下,这才把他们安排到各个衙门中,过点稳当的生活。
    “嘿嘿,当年俺是跟随于禁将军出征的,那场大战只赶上了一个尾巴,不像王冲那家伙好命,跟着曹洪将军守卫谷城有功,当上了折冲府校尉之职!”
    “折冲府在外,大理寺在内,说起来你可是京官!这其中的好坏,各有各的缘法!”
    满宠看着目露羡慕神色的李三,挥手安慰道,示意对方继续。
    “大人,后来的事情您想必也知道,袁术和吕布侵犯陈留,宁军师再一次临危授命,果断出奇兵敲断敌人的獠牙,不但赶跑了袁术,还占据了颖川许都等到,也就是在这次人才引进中,这张山因为能识文断字,这才来到许都!”
    人才引进?嗯……满宠暗自点头,这事他也知道,当然豫州人口凋零,宁军师主张在各地选拔人才引进到颖川。
    后来,来的都是木匠,铁匠,教书先生等,甚至就连会做饭的厨子都招了过来,当然主公还戏言道,若如此之人可称作人才,那这天下的人才如过江鲤鲫数不胜数啊。
    满宠嘴角上抿,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不过,看如今这般繁荣的许都,若不是当年宁容的人才引进计划,只怕宏伟的许都也不会如此快的展露世人面前。
    “那此人又怎么开了馒头铺?”满宠问道。
    “据说是他的夫人身体羸弱,为了照顾家人,他这才辞去了教书先生的事情。说起来,此人也是幸运,不知大人还记得当初许都城三家最火爆的馒头店吗?”
    满宠心中一动,出声问道:“就是他们家?”
    “不错!说起来此人也是造化,竟然遇到宁府的管家李先生,这才幸运的开了许都第一家馒头店!”
    哦~
    原来是这样啊!
    满宠了然的点点头,那如此看来,此人确实是个良善之辈,李三不清楚,他作为曹操阵营举足轻重的人,可是清楚,当初的馒头店是宁容为了传扬壮面之法开的。
    唔……
    这么看来,这张山夫妇应该就是传扬教导壮面之法的功臣了,能够被宁军师看中的人,应该不是大奸大恶之辈!
    “他们可有孩子?”
    “回大人,卑职特地寻了张山早年间在黄巾阵营的共同共事之人,他们都说,曾听张山说起过,在北海老家时确实有过孩子,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病死了……”
    “嗯!很好!你幸苦了,下去吧!”满宠心中最后一点疑惑尽去,看来这张山确实背负着丧子之痛。
    ……
    宁容站在凉亭之上,一袭白衣飘飘,皎白的双手微微上撩,起手缓缓的动了起来。
    很慢!
    “揽雀尾,提手上势……”
    只听宁容轻轻的叨咕着,有模有样的凝神静气。
    “太极……重意不重行,纯以气用,不以力使……圆封似闭……此为太极拳也……”
    呼……
    抱圆归一,宁容一套太极拳打完,只感觉浑身舒坦,望着赵云的眼眸跃跃欲试。
    “呃?宁小弟莫非觉得,打完这套先天太极拳,就成为武林高手了?想和我比试一番?”
    赵云迎着宁容明亮的眼眸,莞尔一笑。
    “哼!你可是常山赵子龙,千军万马避白袍的白袍将军,一杆龙胆亮银枪打遍天下无敌手,我和你比武?滋滋……”
    宁容没好气的翻白眼,真当自己是张无忌啊,默读一遍九阳神功就是武林高手了。
    唉!
    那可是命运之子的光环,就自己这花架子,在练上十年也不是赵云的对手。
    “你啊!不要闹了,这套拳头柔中带刚,虽然不太适合我,不过这里面的意境却是有可取之处!”
    赵云对着宁容笑道,转身冲着园门口示意道。
    “你还有事,我就先去军营了,领军卫刚刚组建,黄将军可是日夜操练呢!”
    嗯?
    宁容听到他的话,转身瞅着园门口的李宁,心中有了数,也就不再挽留赵云了。
    ……
    “赵将军有礼!”
    李宁静静的在门口等着,待赵云经过时行礼道。
    “嗯!小弟在等你呢!”
    赵云不是傻子,能够感觉到一整天宁容都心不在焉的。
    “……”
    李宁心有感动,直到赵云身影消失视线之中,这才慌忙跑了过去。
    “少爷……按照你的吩咐,我找到了馒头店的张山,让他去大理寺状告孔融,起初,嫉恶如仇的满宠确实被张山的吃人罪名给震怒了,可是后来……听到是之前北海的旧事,就把张山给扔出去了!就是那些围观的百姓也站在孔融那边!”
    李宁很是着急,本来少爷的计划是引起许都百姓的恐慌,拉拢人心,最后让孔融信誉扫地,再皆他人之手把其钉死在历史的耻辱薄上。
    可是……
    看如今这形式,孔圣人的后代,孔家的名誉根本就如泰山般厚重,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撼动的。
    宁容听完李宁絮絮叨叨的话,整个人呆滞了一会,而后就是一阵无语了。
    难道是自己识人不明?当初打黄巾的时候,这李宁还是能够出谋划策的人啊?
    怎么现在李宁都混到这一步了?这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还是脑子生锈了?这还怎么做事?
    “唉!你以为咱们是在对付孔圣人吗?还是在对付孔家?亦或者是在对付孔融?”
    宁容一连三个问号,把李宁给问懵了。
    “这……难道有什么不同吗?孔融就是孔家当代家主,孔圣人的二十代玄孙啊!”
    李宁迷惑的对宁容说道,心中却是暗自想到,若不然自己何必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还不就是因为孔家在天下人心中的地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