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656章造势进行中……

第656章造势进行中……

    当着自己的面,说要杀掉自己?最终也眼睁睁的把对方送走!
    刘和铁青的脸喘息着粗气,该死的帝释天!
    哼!
    想让自己帮助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嘭!
    一脚踹飞一张桌子,一手摔碎一只茶杯。
    咔嚓!
    ……
    田畴揉揉眉心,站在门外静静的瞅着刘和。
    咦?人呢?
    怒气发泄了半天,刘和突然发现,房间内好像只有自己。
    呃?
    悄然回头,却发现田畴正在门外,古怪的瞅着自己。
    “咳咳……田叔叔快些进来,小心贼风伤着!”刘和有些尴尬的整理下衣服说道。
    “无妨!外面的月色很美,老夫一时流连入迷了!”
    田畴默默抬头,装作看月亮的模样。
    “请进!”
    刘和来到门前,请田畴进去,关门的瞬间抬头望了下黑暗的天空,却见漆黑的夜晚,只有几颗孤零零的星星在眨眼,至于月亮……
    “嗤!哪里有什么月亮!”刘和暗自嘀咕着,关门,转身走了进去。
    “公子可以觉得那帝释天狂妄无礼?”田畴岂能不明白刘和的心思,少年心性,总是想事事让人尊重,重视!
    可偏偏这帝释天不按常理出牌,是个嚣张霸道的人。
    “其实,他说的也未必都没有道理,阎柔麾下的那些异族骑兵,和咱们并不是一条心……而且……”
    田畴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异样,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只是刘和独自生着闷死,没有发展。
    袁绍并非明主,田畴这些天看的越发的明白,虽然其人愿意周公吐脯,却不愿礼贤下士!
    刚愎自用,又好谋无断,甚至有些感情用事,这样的君主怎么能成就大事。
    “咳!公子……你本是……”
    想到逝去的主公刘虞,田畴还是决定好好开导他一番,有些话虽然不中听可却是实话,人活着总是被形势所逼破,顺应形势才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
    太守府。
    袁熙静静的听完麾下人的禀报,挥挥手让他退了下去。
    守门的校尉有些疑惑,二公子这意思是能得罪?还是不能得罪啊?
    “如今,那铜面人在何处?”袁熙缓缓问道,如今是多事之秋,正逢父亲收取幽州之大业,自己坐镇后方,万万不可因小失大。
    袁熙在心中这般告诫自己,只听麾下的佐官起身回答,帝释天在刘和军中逗留了许久,入夜时分才回到客栈!
    “哦~~对于此人?诸位怎么看?”
    提到刘和,袁熙就不得不上心了,自己虽然身为父亲的二公子,可是大哥与三弟明争暗斗,各自培养势力,虽说自己不爱权势,可是总是需要些势力以自保。
    而这刘和就是自己一直拉拢的对象。
    这其一是因为此人乃是刘虞之子,而刘虞对幽州的影响力是袁家远远不能及的,如今刘虞身死,作为他的后人,幽州的这份情感,他却是最有号召力!
    这其二乃是此人麾下的那些兵马,鲜于银,鲜于辅,齐周三人能力虽不足,却是正直忠诚之辈,麾下尚有三万多人马,对于他也算是锦上添花。
    这其三吗?则是因为乌丸校尉阎柔,其人在乌丸,鲜卑等族中地位特殊,深得那些大人信赖,若是能够得到他的辅佐,那对幽州日后的长治久安,可是非同凡响。
    这些日子他也是不遗余力的去拉拢这些人,许下各种金银财宝,乌丸人虽然已经暗中表明,可是鲜卑的轲比能,步度根却是还有推脱之意。
    袁熙把目光放在左手边下侧,身后诸人也是理所当然的望着那人,等他先说话。
    韩衍,袁熙的心腹谋士,幽州代郡之人,其才虽仅有一郡之能,却是袁营少有的尽忠死节之臣,后袁熙败亡后,其曾为袁熙奔走求援。
    树倒惟独君不弃,奔走荒野也心甘说的正是这位,在树倒猢狲散的袁营中,唯独此人对袁熙忠心耿耿,也不愧袁熙对其依为心腹之恩。
    “公子,据在下所知,这位铜面人名曰帝释天,自出现在世人面前之前,就是一副无嘴铜面遮脸,最近此人的名头更是声盖幽州,神秘,霸道,嗜血,冷情,而关于此人的来历仿佛就是一个迷!”
    韩衍皱着眉头,不断思索着近日收到的消息。
    “此人有两个仆人,名曰,阿大与阿二,阿大魁梧有力,剑法出神,武功高强,性格却是如其主一般,不苟言笑,整日背着一把剑跟在帝释天左右!
    而阿二却相对活泼一些,是帝释天的左膀右臂,性格聪敏,诙谐有趣,只是其人相貌丑陋,最恨人对其相貌指指点点!”
    瞅着韩衍款款而谈的模样,张南和焦触却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呃……韩大人,你……你见过那帝释天?”张南疑惑的问道。
    “不曾见过!”韩衍摇头道。
    “那你与这人有亲戚?”张南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张将军何处此言,在下乃是代郡之人,哪有如此霸道之姓氏的亲戚!”韩衍笑着回道。
    “那你咋对他这么熟悉呢?”张南瓮声瓮气的声音,炸响整个房间。
    “……至于这个嘛……”韩衍会心一笑,转身却是避而不答,对着台上的袁熙拱手继续说道,“公子,此人如此招摇过市,若不是蠢货,那必然是所图甚大!”
    “嗯……不错!文人贤才皆是待价而沽,难道此人是想引起父亲的关注?”
    袁熙点点头,沉思着头,对着几人嘀咕着。
    他也确实想不起此人什么目的,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杀害自己的人,那自然有所依仗,只是……这引人注目的手段是不是太过激烈了些!
    在袁熙心中,此刻的帝释天就如躬耕隆中的孔明一般,是在为自己造势,为自己扬名,好让自己能够买个好价钱!
    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无疑在袁熙心中,袁绍就是那个帝王!
    “公子,管他有没有所图,俺看,不如直接抓起来,若是他真有才华,那最好,否则……哼哼,俺老张必然让他知道厉害!”张南不爽的叫嚣道,这些读书人就是墨迹,没有俺当兵的兄弟们痛快。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