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695章未雨绸缪的北燕侯

第695章未雨绸缪的北燕侯

    呃?
    抬头,对上那双冷酷的眸子,往日的记忆慢慢浮上心头。
    “方队长,你能力出众,做事稳重,这血杀队责任重大,本座看,也只有你能够担此重任!”
    “哦!兄弟们的命可就攥在你的手中了,每次行动,你必须计划周详,做到百分百成功!”
    “……”
    记忆中,宁容那殷切的眼眸慢慢的与现在重合了。
    “呃!”
    霎时间,方鷹心头一怔,这是要分权的节奏啊!
    “主公英明果断,末将资质愚钝,唯有以主公马首是瞻!”
    方鷹很聪明的表示了自己的意思,一切安排听从组织安排!
    嗯!
    好同志!
    宁容站起身,欣慰的拍拍方鷹的肩膀。
    “明日,出征的大军就要回来了,锦衣卫准备的如何?”
    “回主公,明日是末将掌值,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陶大宝侧身,对着宁容恭敬说道。
    他们四大千户和方鷹轮流率领五千锦衣卫伴随宁容驾前听命,每日这边其实只留下六百人维持易京治安。
    易京虽大,可莫要以为六百锦衣卫忙不过来,其实方鷹说的都是战斗力人员,这衙门中的文职他并没有说。
    “很好!许都来的天使安排好了吗?”宁容继续问道。
    “回主公,天使暂时安排在招贤别院中……”方鷹随着转身,回答道。
    “嗯!本座听闻最近城中的世家有所意动?对吗!”
    宁容点点头,骤然转身,眼眸瞬间严厉了起来。
    “……是!”
    方鷹心头一颤,饶是接触过宁容,可这会还是感觉一阵寒芒刺痛后背。
    “主公放心,末将已经对那些心怀不轨的世家豪强密切监视了起来,只等他们一动,末将立刻把他们一网打尽!”
    方鷹迎着宁容冰冷的眸子,赶紧回禀道。
    “……嗒……嗒……”
    听到方鷹的话,宁容慢慢的转过去,手指敲打的椅子,房内静的吓人。
    “不必了!这些贪鄙之人不成气候,等到明日过后,本座给他们增加些盟友再说!”
    良久,宁容好似想到了什么,摇摇头,拒绝道。
    ……
    宁容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方鷹等人。
    “这……主公的意思是?觉得这些人力量太弱,要给他们增加的力量?”方鷹不确定的对着另外四人说道。
    “好像是这个意思。主公这是对咱们锦衣卫的考验吗?”罗贯钟也有些拿不准,难道是觉得锦衣卫办事太容易了吗!
    两人默契的转身,瞅着李大憨,陶大宝,李成三人。
    说起来,这五人也是有趣,虽说方鷹是锦衣卫指挥使,他们的顶头上司,但是他的权力却并没有一手遮天。
    李大憨,李成,陶大宝三人的出身是易京本地民壮,本是上不了台面的人,只是被宁容破格提拔,不断历练,这才走到今天,所以这三人无形中就亲近许多。
    而方鷹和罗贯钟虽然也是臣服宁容,只是这二人资历最老,是流云阁时代的老人,所以他们又走的很近。
    就是这种诡异的平衡,造就了今日锦衣卫这种派系分明的局面。
    伟人曾经说话,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宁容对这句话是深以为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他就这么旁观着一切。
    ……
    深夜。
    宁容瞅着明月,望了眼易京城家家户户明亮的光晕,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回易京楼,令通知刘纬台来见本座!”
    宁容吩咐着,在几人的簇拥下,回到了易京楼。
    刘纬台来的很快,宁容前脚回到书房,他后脚就到了。
    “说一下张颌军,张南军,焦触军,鲜于辅,齐周,鲜于银,轲比能,步度根等部的情况……”
    幽州大地之上,已经插遍了他宁容的大旗,这支军队是时候回来复明了。
    其实,与其说是让他们征服幽州七郡,倒不如说是让他们耀武扬威,宣誓领土主权的。
    毕竟,在幽州境内,还没有哪只武装是他们的对手!
    “本座听说,轲比能这一路灭了许多山贼,土匪,军队人数已经扩充到三万多人。”
    宁容的话虽然是在问刘纬台,可是语气却是肯定的。
    “回主公,从这一路征战的结果来看,轲比能此人野心极大,而且此人不像步度根那般排斥汉人,反而对那些收编汉人一视同仁……”刘纬台不敢隐瞒道。
    “嗯!”
    宁容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道。
    “主公,辽西郡至易京城,张颌将军却是稳扎稳打,消灭了许多异族骑兵,听闻百姓箪食壶浆泪眼想送。”
    听到刘纬台的话,宁容突然玩味的笑了。
    “呵!有趣!”
    几路大军出征各郡,其他州郡皆是望风而降,大军所过之处平淡无奇。
    可偏偏在辽西,轲比能和张颌遇到了逃亡归去的蹋顿的袭击,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轲比能和蹋顿打生打死,张颌却是稳扎稳打,步步蚕食,最终自然占据了辽西,只是再一次被蹋顿跑了。
    不过……
    这一路回来却不平静了,轲比能因被张颌抢占先机,就把怒气发泄到土匪,马贼身上。
    而张颌却不动声色的对着那些异族骑兵挥起了屠刀,所过之处是风声鹤唳,竟然比当初的公孙瓒还要狠上三分。
    “明日是燕侯国的建立大典,组建阁台僚属已经是迫在眉睫之事,招贤别院现在有多少人?”
    宁容在心中默默盘算着糜贞生娃娃的日子,最近做事情越发急迫了,他必须在走之前把幽州梳理顺了。
    “这……”刘纬台一脸生无可恋的低着头。
    “怎么?人很少?”宁容呼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瞅着宁容的模样,刘纬台鼓起勇气,小心翼翼道。
    “回主公,别院内……只有朝廷天使……”
    “什么!”
    宁容啪的一声手掌摔在桌案之上,怒声道。
    “噗通!”
    刘纬台吓得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主公明查,幽州民生疾苦,战乱不断,更兼多狂风暴雨,是以许多贤能之人南下中原……”
    呼!
    听到刘纬台的话,宁容倒是想起来了,自古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看来在成为悲歌之士前,还要忍受这四季分明的环境。
    “你起来吧……”想通这点,宁容淡淡开口。
    “此事暂且不提,督察院你筹备的如何?”
    “回主公,万事俱备,只等主公令下!”刘纬台恭紧的弯腰道。
    “很好!记住,督察院御史乃是本座之眼睛口舌,所招之人,务必是中正,教条,廉洁,修身之人!”
    这话宁容已经不是第一次提了,刘纬台却是早已领悟,说穿了,就是找忠君爱国的书呆子。
    “臣领命!”
    瞅着刘纬台小心谨慎的模样,宁容挥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良久……
    等到四下无人,宁容伸伸懒腰,这才缓缓的开口道。
    “十七,可学会了?”
    随着宁容的话,一道身影慢慢在后面走出。
    只见此人身穿黑衣,脸带青铜面具,腰间佩戴着一枚星月玉佩,脚步顾盼之间,带着几分霸气的风度。
    “不错!不错!十七……哦,燕云你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
    宁容瞅着面前这一举一动和自己颇为相似的燕云,很是满意的赞叹道。
    “燕云,拜见尊主,属下诚惶诚恐,不及尊主神韵之万分之一!”
    燕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对着宁容行礼道。
    第十七……也就是现在的燕云,随着十七楼的暴露,宁容已经下令撤销十七楼客栈的据点,于范阳郡另秘密组建十七楼,只是这十七楼楼主换成了主人。
    而十七楼的原楼主,自然不能再用第十七这个名字,所以,就被宁容赐名燕云,升为上五楼之楼卫,替宁容执行秘密任务,那就是……假扮帝释天!
    “起吧!”
    宁容挥手令道,他留在幽州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便让燕云暗中观察自己,模仿自己的一举一动,为了就是在关键时刻能够骗过众人,安定人心。
    “你放心,幽州的政务会有人去处理,你只需要做本座的影子就可以了!”宁容盯着燕云安慰道。
    “能够做尊主之影子,属下感觉自己实乃邀天之幸,这是属下莫大的荣幸!”燕云语气有些亢奋的回道。
    “嗯!”
    宁容能够听出,燕云的话是他的真心话。
    其实,在他的规划中,三省六部的组织架构是最让他放心的,因为这样他可以让幽州这架机器自己运转。
    可是,宁容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就暴露身份,所以他就退而求其次。
    督察院,行御史监察之职责,唯肃正刚纪。
    枢密院,行掌管百官之职责,唯统理政务。
    中书院,秉承君主意旨,掌机要诏书,政令发布。
    宁容俯身在纸上一笔一划的组织架构。
    在他的设想中,管理幽州一地,此中枢三院,下辖地方郡县,已经足够用了。
    至于军事,自然是以五军都督府掌幽州军队之统兵之权,主报考核功劳,奖罚惩处等,而具体的研判,提供粮草之事自然是枢密院下的兵马司。
    当然,统兵权与调兵权必须分开,这是防止军对集体叛逃最有力的办法,相互节制,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才是宁容这个北燕侯应该做的事情。
    如此,五军都督府相互节制,五军都督府又与枢密院相互制约,而自己又可以夺其调兵之权,只是……
    宁容不断在纸上构思着,写到最后却沉默了……
    军事情况瞬息万变,若是没有调兵权,那将会贻误战机,可是这调兵权应该由谁掌控呢?
    唉……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