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二位将军,嘉有场功劳送给二位,不知二位……”
    “请先生示下!”
    面对郭嘉的试探,二人很干脆的摆出领命的模样。
    “两位请看……这七路大军各自占据隘口,若是两位能够放火捣乱袁术其他路的兵马……”
    郭嘉眼眸雀跃,在地图上不断比划,一条条妙计如何实行,如何开展,对着杨奉二人耳提面命,听得二人心中大呼,幸好不与此人为敌,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郭嘉余光撇向两人,很是满意的暗自点头。
    气势!
    就是要在气势上压迫他们,要让他们明白,与自己对抗是必死无疑,而投降自己一方,又是最正确的决定。
    ……
    事后,在杨奉二人的里应外合之下,曹操的兵马步步蚕食,袁术的军队本就不是赵云,黄忠等人的对手,这下更是败的一塌糊涂。
    最终,袁术的七路大军,损失惨重,除了极少数兵马逃回寿春,其余诸军不是投降就是被杀,赵云更是越马扬威,连斩雷薄,陈兰,张纪三员大将,恫吓的袁军不敢近前。
    可是……
    就在袁术气急败坏,急忙收缩兵力预备与曹操于寿春城下大战之时,曹操却是被一封书信惊呆了!
    ……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曹操目瞪口呆,手中的饭碗跌落地下,尤不可知。
    这是……
    戏志才,郭嘉,荀攸等人彼此对视,皆是感到诧异。
    主公养尊处优日久,麾下势力越发强横,身上那股雄主的气势也越发的迫人。
    而就算是在寿春城下,被袁术阻半月之久,都没有如此失态的主公,为何因为一封信而如此?
    那信中到底写了什么!
    所有人,此刻都充满了好奇,曹操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
    这没头没脑的笑声,更是让人疑惑。
    “敢问主公,不知有何喜事传来?”
    郭嘉仗着熟络,替众人问出了心声。
    “哈哈哈……公孙瓒醉死了,袁绍攻下了易京城,占据了幽州,并令其子袁熙领幽州牧……”
    曹操说到这,突然停顿了下来,脸上藏着笑意。
    “唉!虽说此事早在意料之中,可是如今袁绍吞并四州之地,主公不可不防啊!”戏志才忧心忡忡的说道。
    “冀州,并州,幽州自古皆是苦寒之地,袁绍得此三州,兵力必然更胜从前,而青州更是盐铁之州,商贾往来利益巨大,如此两者相结,那袁绍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天下第一诸侯!”
    荀攸曾经在袁绍手下待过,自然对河北的物阜民丰更加了解。
    听到两位顶级谋士的忠心,曹操心中欢喜,脸上却是露出了笑意。
    嗯?
    袁绍与主公乃是劲敌,这两者之间必有一战,主公为何不忧反喜呢?
    郭嘉眼神灼灼,目光在书信和曹操脸上转动,脸上突然也挂上了笑意。
    “主公这封信恐怕还没看完吧?”
    “不错!”
    曹操突然提高了嗓音,很是欢喜道。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恐怕让世人侧目了……”
    “什么?帝释天?”戏志才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未听过此人。
    “此人竟然能以一己之力谋夺幽州?”荀攸摇摇头,表示不太相信。
    “嗯……这信中内容不祥,不过……如今此人向朝廷请封北燕侯,欲与袁绍分庭抗礼!”
    曹操沉思着瞅着几位谋士,这才是最主要的。
    “主公,既然事已成舟,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他和袁绍龙虎斗,主公作壁上观!”荀攸脑袋转动很快,上前建议道。
    “北燕侯?此人野心还真不大!不过,嘉却对此人更感兴趣!”郭嘉摇摇头,表示对帝释天本人更感兴趣。
    沉思片刻的戏志才也是上前说道:“主公,此人既然能够令幽州众人臣服,想来有些手段,所以我等应该早作准备,无论为敌为友,都要做到知己知彼!”
    戏志才的建议很中肯,是以曹操不断点头。
    不错!
    如今有帝释天抢了幽州,那就势必和袁绍成为死敌,而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那幽州就是自己的朋友。
    不过……
    朋友这东西就是用来出卖的,如今袁绍势大,他曹操可以和幽州南北夹击,共抗袁绍。
    可若是哪天幽州势力强大,曹操也自然会资助袁绍遏制幽州势力的发展。
    同样,相信换了帝释天也会如此!曹操不相信一个能偷天换日的人,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主公,曹洪将军在南阳与张绣对峙情况微妙,河北袁绍和帝释天也必然有场大战,所以……我等应该尽快消灭袁术,班师回朝!”荀攸再次建议道。
    是啊……
    之前他们还可以拖着,现在天下局势变动,却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只是这寿春城深,墙高,若是强攻,必然损兵折将!”
    曹操苦恼的摇头,攻城并不是不可以,而是他根本打不下来。
    “主公,不如结交孙策,令其出兵攻击袁术,此人对袁术可是恨之入骨!”戏志才建议道。
    “好!那就让孙策承吴侯之爵位,另赏封地庐江,九江二郡!”曹操当机立断,想好了与孙策瓜分袁术的计划。
    “主公,那幽州的帝释天……”郭嘉提醒道。
    “封其为幽州牧,并进北燕侯,就由奉孝代为拟旨,连同孙策的册封一同传回许都,奏请天子加盖玉玺!”
    “主公英明!”
    郭嘉笑嘻嘻的模样,不拘礼数的对着曹操笑道。
    “去!你个酒鬼,若是再想不出破城之策,操就罚你不得军中饮酒!”
    瞅着郭嘉玩世不恭的模样,曹操没好气的对郭嘉说道。
    “啊……”
    郭嘉闻听此言,瞬间拉长一张苦瓜脸。
    “那主公还不如杀了嘉呢!不让喝酒,这不是要人命吗!”
    郭嘉紧紧抱着腰间的酒葫芦,仿佛生怕曹操给抢过去似的。
    “你啊……”
    曹操被他这副模样逗的哭笑不得。
    被郭嘉这么一搞,帐内的气氛却是活跃了起来。
    荀攸突然上前,对着郭嘉问道:“奉孝,观你这悠哉悠哉的模样,看来是胸有成竹了啊!”
    “嘿!”
    听到荀攸的话,郭嘉笑了下,却是先灌了口酒。
    嘶……
    “什么?奉孝真有良策!”曹操噗通一声站起身来,他方才只是开玩笑,没想到郭嘉竟然真的有了!
    “主公,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老百姓总会抢在雨季来临之前,收割完成……”
    郭嘉说着话,眼神慢慢的深邃了起来。
    “下雨,水涨,只是苦了这一城的百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