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着北燕国的正式建立,幽州的政务也随之慢慢的走上了正规。
    枢密院田畴,看着从幽州七郡各地送来的文件,感觉脑袋有些发晕,对于宁容的信任,他还是很感动的,自从出任枢密院以来,宁容对他可谓是彻底放权。
    田畴也很自觉的把幽州所有的政务都接了过来,如今幽州的重心就在易京,而他所在的枢密院,就是负责安定地方的。
    瞅着中书院每日和宁容深入民间,调查百姓生活困苦情况,而后就是起草诏令,制定一个个惠及民生的计划,田畴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大人,督察院的人又来了,他们要查幽州七郡的人口和田地分配情况!”
    正在田畴感慨幽州欣欣向荣的时刻,属下却是满脸不乐意的禀告道。
    “嗯……好!你通知户库司,把人口普查花名册,以及土地分配签订事宜书准备好,以备督察院查察!”
    田畴揉揉脑袋,先是一愣,下一刻却是反应了过来。
    “是!”
    属官答应一声,瞅着田畴却是没有离开的意思。
    “有事?”
    田畴人老成精,岂会看不出下属脸上的不悦。
    “大人……督察院这些人是不是吃饱撑得啊,三番五次查察咱们枢密院,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枢密院是藏污纳垢之地呢!”
    听到上司询问,属官心中的不爽算是爆发了,立刻不爽的抱怨道,未了,却是又加了一句。
    “大人,现在很多人都在不满督察院那帮人,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
    为了增加自己话的可信度,属官又把枢密院同仁拉上了。
    田畴静静的瞅着属下,直到他抱怨完了,这才开口说道。
    “督察院,掌北燕国之风纪纲要,其职责就是查察奸佞枉法之事,这可是侯爷亲自制定的国策,难道会有错?”
    “不是,大人,侯爷自然是没错……”
    一听牵扯到宁容,属官立刻焦急的解释道。
    “查吧!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咱们枢密院执幽州政务之牛耳,若是没有督察院监督,一旦权力滥用,苦的就是幽州百姓,去吧!”
    田畴不想解释太多,挥挥手就让他下去了。
    不过……
    在田畴的心里,他对于宁容制定的政策还是很赞赏的,君不见三院五军建立之后,幽州的事情快速的走向了正规吗!
    首先是军政分离,三院和五军互不统属,它们彼此单独对北燕侯宁容负责。
    其次,三院之中的枢密院执掌幽州总政务,包括人口,税收,钱粮,车马攻城器械,如此也可以在后勤补给上约束五军。
    至于三院内部,田畴却是清楚的记得宁容的话,枢密院,督察院,中书院分别拥有政务权,监督权和立政权,这唤作三权分立,各司其职。
    咦?
    田畴想到这,突然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作为北燕国的侯爷,随着北燕国事情逐渐增加,而宁容的事情好像越发的轻松了。
    “这大概就是明主的胸襟吧……”田畴感慨一声,起身向着易京楼走去。
    ……
    易京楼,现在是幽州权力的中心,也是宁容这位北燕侯居住之所,每天这里将会有无数政令下发三院并各郡县。
    “侯爷,枢密院田畴大人求见!”宁容正在皱眉思索,李大憨上前禀报道。
    “哦?让他进来……哦!对了,另外,派人通知刘纬台和阿二前来见本座!”
    “诺!”
    李大憨一身飞鱼服英武非凡,谁能想到,那个街头的砍柴人能成为北燕国的上层人物,北燕侯的心腹。
    嗯!
    李大憨紧紧拳头,横跨绣春刀,出了殿门,眼中一片火热,脸上满是坚定。
    这一切都是侯爷给自己的,是侯爷让自己一步登天,自己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
    锦衣卫的传令很快,是以刘纬台和庞统听到宁容的召唤也不敢怠慢。
    很快,二人就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大殿,当先看到的却是枢密院田畴。
    “见过侯爷!”
    两人迎着田畴的目光微微点头,上前行礼道。
    “免了!今日诏你三位前来,是因为本侯有件重要事情宣布!”宁容开门见山的说道。
    “第一,本侯欲在三院之下,另组建四监,名为,国子监,少府监,将作监与军器监。
    国子监,仿前朝太学而立,前汉武帝设置“太学”是为了承袭传授儒家经典,今日本侯立国子监亦是如此,幽州能否繁荣昌盛,人才尤为重要,所以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轻慢!
    少府监,负责征收山海地泽收入和管理手工业制造,所领诸事均为本侯之私人财政事项。说白了,就是本侯的私库!
    将作监,掌管宫室建筑,宝贝器皿制作以及各种有利民生异样器用,同时还必须鼓励民间发明创造,征幽州优秀匠人,授予殊荣,要知道,只有创造才能改变,就比如这把太师椅……
    军器监,打造各种攻城,防御之器械,以备五军都督府大军征战所用!”
    宁容伸手手指,一条条的对着三人说道。
    田畴暗自感慨,这下北燕国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尤其是国子监尤为让他欣喜。
    “主公英明,国子监担负幽州国学之重任,这国子监祭酒之职非鸿学博儒不能胜任!”
    宁容接过话,点点头,“不错!这也是本侯找尔等之原因,国子监可以先建立起来,祭酒之人尔等也需细心留意,此事……就交由田大人处理吧!”
    “臣遵命!”
    田畴眼眉抖动,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是真想对宁容说,枢密院的活已经够多了。
    “嗯…田大人只需物色人选,至于国子监之建立,正是将作监的第一个任务,纬台,你立刻征召境内工匠巧手,不要吝啬钱财与官职,让他们为幽州建设增砖添瓦!”
    随着宁容目光转动,刘纬台赶紧应到。
    “诺!”
    宁容淡淡点头,对于刘纬台他还是很放心的,这个没有受过儒家思想摧残的人,不会有士农工商根深地固的等级观念,相信他可以很好的传达自己的指令。
    “少府监就由庞统你来筹划,军器监也一并交给纬台,这四监之地位与三院平等,只对本侯负责!”
    宁容最后一句话,让三人顿时一愣。
    什么?
    这岂不是说工匠的地位可以和他们这些儒家人同样高贵了?
    田畴眨眨眼瞅着宁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可以想想,这个消息传出去,将会在幽州引发何等的风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