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过……
    每个人的关注点不同,就比如刘纬台,他方才好像听到了庞统的名字?
    “先……先生……”庞统也是一愣,他以为宁容说漏嘴了。
    “呵呵……有其一,自然就会有其二,相信你们都会很好奇,本侯面具下到底是张怎么样的脸!”
    宁容说到这,瞅着两人哑然的神色,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闻听此言,刘纬台和田畴迅速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奇,说实在的,他们的好奇可不是一两天了!
    “田先生,别来无恙啊……”
    宁容说着话,突然伸手把脸上的面具接下下来。
    “嘶……”
    田畴骤然抬头,当初就是面色聚变,倒吸一口冷气,手指颤抖指着宁容。
    “你……你是……宁容……”
    张嘴结舌的田畴,脸上的震惊无以言表。
    “你……你……”
    田畴怎么都没有想到,和自己想出三个多月的主公,竟然是当初见过的怪才宁容。
    “呵呵,田先生好记性,竟然还记得某,不错……如假包换,本侯就是帝释天,帝释天就是宁容!”
    宁容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瞅着震惊的田畴和刘纬台。
    刘纬台脸上更是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他没有见过宁容,也没有见过二十四楼的尊主,更不知道二十四楼的使者长什么样!
    不过……
    怪才宁容的大名他可是听过啊,只是没想到,这个遥不可及的名字竟然就是自己尊主的使者?那尊主会不会是……
    瞅着想入非非的刘纬台,宁容也不愿意解释,毕竟二十四楼尊主的身份是他最隐秘的身份。
    “那他……”
    田畴不愧是辅佐刘虞安定幽州之人,惊讶过后,瞬间冷静了下来,手指庞统。
    “不错!他的本名唤作庞统,字士元,阿二……只是假名而已!”
    宁容说起这个脸上全是笑意,全然没有看到庞统翻白眼的表情。
    阿二?
    嗤!
    这名字真是够俗气的,自己好歹也是要励志做凤雏的存在!
    庞统自从听完宁容的话,就把幼麟陆逊当做了对手,誓要让凤雏超过幼麟!
    “咳!此乃本侯之绝密,不可泄露身份!”
    宁容郑重的警告一声,又把面具带上了。
    “诺!”
    三人齐声答应道,这确实是绝密,要知道天下人皆知,怪才宁容是曹操的右军师,谁又想到,此人竟然还是幽州的北燕侯!
    这……
    难道主公想要自立为王了?
    刘纬台和田畴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点点头。
    这……大概是对眼前这一幕最合理的解释了!
    震惊过来,宁容转身坐在太师椅上,继续对三人吩咐道。
    “中书院,枢密院,督察院,尔等三院乃是北燕国之中枢权力机关,自当对有幽州下辖各郡县的官员进行考评。
    即日起,你们三院各派人选,三院会查一应官员的官职,对一些尸位素餐者,不称职者立刻清除,而后提拔青年才俊,备案上报!”
    瞅着宁容雷厉风行的模样,三人瞬间从震惊中回醒了过来。
    田畴重重点头,对于幽州的现状,他虽然很满意,可是那些昏聩无能者仍然让他痛恨。
    如今得到了宁容的明确的答案,田畴自然会用雷霆手段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官!
    “如今幽州七郡皆在北燕国掌控之内,除凌迟是易京国相外,其余众人,鲜于银,鲜于辅,轲比能……分别任上谷,代郡,范阳等六郡太守之位,至于其他县令,就从这些天前来幽州的文人士子中选拔!”
    考试!
    这是宁容所能想到的最佳最快的办法。
    不过,想到田畴是幽州的老人,与这些豪强大家或多或少的有些联系,宁容便没有把这件事情交给他,而且任命了其他督察院官员监考,至于武试,自然是张颌和方鷹前去震场子。
    “若是没事,就各自回去处理公务吧!”
    “臣等告退!”
    瞅着有模有样的庞统,宁容颇为自得的摸着下巴,又一个大才被自己绑在了战车上。
    ……
    “末将张颌,齐周,步度根,张南,焦触,拜见主公!”
    瞅着面前五人威武雄壮的模样,宁容满意的点点头。
    这可是自己亲自任命的五军都督府的五大都督,虽说这五人中也就张颌算是当世名将,可是宁容要的不是冲锋陷阵的将军,而且忠心耿耿的将军。
    “起来吧,北燕军组建的如何了?”
    听到宁容的问话,北军都督张颌踏前一步。
    “启禀主公,北燕军北军都督府两万大军已经甄选完成,正在磨合战阵!”
    “很好!”
    宁容满意的点点头,目光转向其他几人,皆是同样的回答。
    “北燕国立,北燕军建,想必此刻消息早就传入袁绍耳中,诸位万万不可懈怠,相信很快袁绍就会有所动作!”
    宁容对着五人告诫道,自己夺了袁绍的口中食,以袁绍那小肚鸡肠的个性岂会善罢甘休,若是不打上一仗,他的怒火是不会冷静下来的!
    “诺!”
    诸将摩拳擦掌,他们和宁容想的一样,这场仗是奠定北燕国地位的战争,不可不重。
    只是……
    瞅着张颌有些迟疑的模样,宁容暗暗思索却是了然。
    “张颌将军,辽东的乌丸对辽西虎视眈眈,本侯命你做好应对之策,若是他敢伸手,就给本侯砍了!”
    宁容霸气侧漏的对着张颌吩咐道。
    “诺!多谢主公!”
    感动之余,张颌却是有些惭愧,主公如此大仁大义,自己却为了自己而犹豫不决。
    “无妨!张将军乃真壮士也!”
    宁容知道,张颌不想与袁绍正面为敌,毕竟对于他来说,袁绍毕竟是他的前任。
    不过,宁容也不会逼迫与他,毕竟每个人对于前任都有个适应的过程。
    嗯……
    这么想着,宁容露出了笑容,暗自得意。
    嘿嘿!
    长得帅的人都是这么体贴下属的!
    “诸位将军对本侯忠心耿耿,本侯自然也会对诸位推心置腹,不知诸位可想看看,本侯面具下面是何样子?”
    宁容突然玩味的对着五人问道,场景却是如同方才一样,宁容看到了满满的震惊。
    “切记,此乃北燕国之绝密,不可外传!”
    宁容最后对着五人嘱咐道,心中暗想,如今见过自己真面目的共有八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