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719章宁容断案

第719章宁容断案

    为什么不早说!
    否则,自己定然不会住在这倒霉催的客栈里。
    叶三娘仿佛知道众人的想法,笑得有些戚然。
    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而且……死的还是自己客栈里面的人……
    “那……下一个会不会是咱们……”
    怯懦的男人患得患失的带着恐惧,悄声嘀咕着。
    可是,此刻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最是安静的时候,纵然是他不经意间说的,众人还是听得真切。
    呃……
    众人闻言,不由彼此对视两眼,狐疑着眼眸不知道想着什么。
    嘭!
    三角眼突然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身后的座椅摔倒在地。
    “不……不行!某……某……不会……走……”
    结结巴巴的满脸涨红,激动之下的三角眼更是说不出来,却越是如此他越是焦急。
    砰砰砰……
    不断的敲打着桌子,试图能够表达清楚。
    “你……你想离开?”
    书生双手放在桌案上,突然转身问道。
    “嗯……嗯嗯……”
    三角眼有些激动的对着书生连连点头。
    天见可怜的,自己容易吗,每到关键时刻,越是想努力控制自己的口条,可越是控制不好。
    呼……
    深深一口气,三角眼感激的瞅着书生,没想到这个忧闷书生竟然这么善解人意。
    书生认真的打量着对方,摇摇头。
    “不行!现在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虽然有鬼神作祟的可能,但是,在没有排除大家的怀疑前,任何人都不能离开!”
    书生说的有道理,宁容赞同的点点头,现在客栈死了两个人,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谁是凶手,可是大家也都没有证据排除自己的嫌疑。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向宁容这般想。
    “嘭!凭什么,老子凭什么听你的,你算什么东西!”
    秃子狂傲的拍案而起,指着书生的鼻子骂道。
    “你算个什么物件,竟然敢在老子面前鼻子里插大葱,瘦不拉几的狗崽子,什么时候也敢对老子呲牙了……”
    “……”
    瞅着秃子急赤白脸的喝骂,书生始终是那副苦大仇神的模样,直到对方骂累了,这才淡淡的开口回道。
    “凶手不是人就是鬼,若是人……那不是凶手的人,自然可以不要着急离开!”
    “你……”
    秃子被对方一句淡淡的话,弄的哑口无言。
    怎么办?
    走?那岂不是不打自招!不走?难道等着被杀?
    ……
    “先生,你看……”
    却是史阿,自始至终坐在宁容身边,瞅着在座的众人各怀鬼胎,在他的眼中这些人每个人都有怀疑,可却又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对方的可疑。
    “嗯?”
    宁容眼眉一挑,撇了眼史阿,漠然的点点头。
    “咳……”
    轻咳一声,瞅着众人的目光,宁容满意的暗自点头。
    咦?
    伸手一摸,却是摸了个空,自己的蝴蝶型变声器呢?
    “啥?”
    史阿一愣,却是听见了宁容的嘀咕,蝴蝶……变声器是什么鬼?
    “没什么!”
    挥挥手,示意史阿不要打扰自己。
    “诸位,拂晓就要来了,某天亮后还要赶路,可是看目前这情况,若是不把事情说明白,某是无法离开这个客栈了,对吧?”
    瞅着众人诧异的模样,宁容嘴角上扬。
    “第一,鬼神之说向来是无稽之谈,所以,夜叉鬼杀人,大家就当个故事姑且听听算啦!”
    宁容伸出两根手指头,撇了眼书生,继续说道。
    “第二,至于为什么伙计明明在二楼,却突然死在一楼,这个手法其实很简单,因为……只要有两人相互配合,就可以顺利掩人耳目!”
    “你的意思是?大家看到的那个伙计是凶手假扮的?”书生凝重的转身,问道。
    “当然!”
    宁容脸上露出笑意,“这件事情最清楚的应该就是你这位以忧闷书生示人的易容高手!”
    “什么!”
    “呃?什么意思?”
    “你买怀疑我……”书生瞅着宁容,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就是,虽然老子看这家伙不爽,可是,老子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这家伙确实和大家在一起,当时伙计的尸体还是他检查的……”
    秃子一脸公义的说着,听到他的话,众人却是恍然大悟的模样,纷纷点头。
    “不错!他一直和咱们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凶手!”怯懦的男人帮腔说道。
    “就是啊……当初还是他和你冲在最前面,发现了那胖子的尸体……”
    村姑打扮的妇人,指着那胖子厨子的尸体。
    ……
    “呵呵呵……继续,不得不说,这客栈的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宁容嘴角泛着笑意,不理会众人的神色,自顾自的讲着。
    “某想来,作为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吧……首先,凶手用菜刀杀了胖子,而后故意折腾点生意出来,为了就是能够让住在楼下的伙计出来查看……
    而后,凶手又以相同的方式杀了伙计,等这一切都妥当处理完后,为了能够躲避大家的视线,一个新的计划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宁容语气一顿,带着几分不屑与好奇。
    “而后,就是你,假扮伙计的模样,为了就是让大家看到伙计那时还活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脸色骤变跳下二楼,显然,这一幕落到众人眼中,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而等到大家发现死者是伙计时,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方才站在二楼,老板娘门口的人!
    不得不说,这种手段虽然简单,却更加实用,因为你在心理暗示大家,这一幕根本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
    史阿听到宁容的解释,有种焕然大悟的感觉。
    “你!当时就是你突然跳下楼,而后大惊失色的吼叫,成功的骗过了大家!”
    手指着那刀客,史阿把矛头对准了沉默寡言的刀客。
    “不错,有能力能够连懒十七刀,而使人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这房间应该只要三个人可以做的!”
    史阿脸上充满肯定的说道,“刀客算是一个,第二个自然是某,第三个却是……你!”
    “什么?你……你没有开玩笑吧……”怯懦的男人瞠目结舌的指着自己问道。
    “当然!你可以骗过别人,却骗不过某的这对眼睛,怪不得,昨日第一次见到就感觉你很怪异,虽然你在极力扮演一个惧内的寻常人,可是你的腿却出卖了你!”
    史阿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仿佛眼前那层迷雾消散,可以看透了一切。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