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就在宁容悠闲悠哉之时,曹操却是眉头紧锁站在丞相府的大殿内,手中攥着一份檄文,浑身散发着冷意。
    “诸位,刘表汉室宗亲,天子驾崩后,不但自领楚王,现在更是发布讨贼檄文,号召天下诸侯,矛头直指孤,诸位以为如何?”
    曹操嘴角散着冷意,显然并不把刘表放在眼中,只是刘表这出其不意的檄文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主公,如今天子驾崩,天下分崩离析,各路诸位俨然已经没有了约束,自然纷纷会自立为王,不甘落后,至于这讨贼檄文?
    哼哼!主公大可放心,依嘉来看,这天下诸侯不但不会理会,恐怕就连那刘表自己也不敢妄动兵戈,要知道如今的刘备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难道就不担心刘备图谋他的荆州?”
    戏志才闻言,上前一步,继续说道。
    “主公,奉孝所言甚是,听闻那刘备收编白水军后,一边修书张鲁,承认其汉中太守之位,对其进行拉拢,而另一边却是日夜不停的挥军攻打益州,而成都的刘璋却是连连失利,显然刘璋不是刘备的对手,而刘备拿下蜀中只是早晚的事情!”
    戏志才的目光一直放在川蜀之地,因为刘备是个蛟龙,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事情。
    可是把这头蛟龙放入大海的人,却正是他的三弟宁容,虽然他不知道宁容出于什么目的,可是现在宁容闲赋在家,自然是受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而随着刘备在川蜀之地翻云覆雨,风生水起的不断壮大,那么人们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这个强大的敌人是宁容的罪责。
    所以,戏志才这短时间搜集了所有关于川蜀之地的地形人文,目的就是要牢牢的盯住刘备,寻找机会杀入蜀地,把他给抓回许都。
    他的想法很简单,人是我兄弟放的,可是现在人是我抓回来的,我兄弟的过我承担了!
    刘备自然不会知道,阴错阳差之间,他的背后有一个恐怖的目光正在盯着他!
    “咳咳咳……”
    荀彧手握嘴巴,激烈的咳嗦起来,脸色出现异样的潮红。
    “文若,你这是病了?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曹操颇为关心的对着左手边的第一人嘱咐道。
    “咳……不劳主公挂心,在下……咳咳……无恙!”
    荀彧说句话,咳嗦半天,脸色异常的难受。
    荀攸撇了眼荀彧,自然知道自己这位侄子为什么闹心。
    程昱手捻胡须,缓缓上前,对着曹操深深躬身,那郑重的模样让众人不由重视了起来。
    “主公,天子驾崩,元凶巨恶刘备遁逃益州,荆州牧刘表进位楚王,各地诸侯亦是蠢蠢欲动,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臣恳请主公正大位,登基称帝,号召群雄,兵发益州,为先帝报仇雪恨!”
    程昱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一个晴天霹雳炸响在大殿之上,众人闻之皆是一懵。
    很快,武将们首先反应了过来,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曹操登基称帝,他们就可以水涨船高,加官晋爵。
    “主公,程大人所言甚是,末将恭请主公登九五至尊,匡扶天下,为先帝报仇雪恨!”
    曹仁轰然跪倒在地,纳头对着曹操拜倒。
    “曹仁说的不错,如今天子驾崩,天下无主,主公又是大汉的丞相,值此为难之际,为了大汉江山不被异族蹂躏,主公必须登基称帝,抗起这万里江山!”
    夏侯渊紧随其后,也是跪倒在地恳求道。
    “末将恭请主公登基称帝!”
    很快,徐晃,李典,黄忠等人皆是跪倒在地恳求曹操称帝。
    曹操眼皮跳动,心中更是突突的狂跳,登基称帝……这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梦啊,可是此刻却就在他面前出现了,他相信只要他伸手去接受,那皇冠就会戴在他的头顶之上。
    只是……
    武将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微微转身瞅着左边的那些文臣,却见戏志才和郭嘉等人到是持支持态度,唯独荀彧几人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曹操何德何能能够荣登大宝,操乃大汉丞相,自然会发兵益州,为先帝报仇雪恨!”
    曹操沉默片刻,心中隐隐有些失望,果然如致远所言,天子的障碍除去了,可还是有人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诸位,都散了吧……”
    挥挥手,曹操转身离开了,对于刘表的事情也不再过问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把刘表放在心上,提出刘表也只不过是为了接下来这一幕罢了!
    ……
    “文若,天子已经驾崩,又未留下骨血,你又何必这么执着?”荀攸不紧不慢的跟着荀彧身旁说道。
    望着荀彧憔悴的模样,荀攸不五责怪的摇摇头。
    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了,是人都能够看出,这天下的大局已经变了,纵然是今日曹操不称帝,可是其他人呢?
    “文若,今日主公不称帝,可等到来日这天下诸侯皆称帝称王之时,那又当如何?
    只怕到那时,就算主公同意,这三军将士也不会同意,要知道他们的心中都在盼望着马上封侯,封妻荫子呢!”
    荀攸的话,荀彧又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一直坚持的路突然断了,这让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唉……”
    长长的一声哀叹,紧接着又是一阵咳嗦。
    “文若你乃谦诚君子,儒雅之人,心中怀念的也是这天下百姓,又为何非要固执那汉天子呢?”
    郭嘉摇着扇子走了过来,对着荀彧劝着。
    听到郭嘉的声音,荀彧却是猛然抬起头,直起身,眼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郭嘉。
    “奉孝,你与宁容关系最为亲密,你老实告诉某,天子到底是谁杀的?是不是他?”
    郭嘉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方才还是一副病怏怏的荀彧,此刻却宛如一头吃人的猛虎。
    瞅着双眸通红的荀彧,郭嘉心中一惊。
    他?
    “谁?文若,你在怀疑致远?还是怀疑主公?”
    郭嘉很快淡定了下来,眼神闪烁光芒,变得有些凛然。
    “你会不知道?”
    显然,荀彧并没有打算放过郭嘉,直觉告诉他,天子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