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775章问计贾诩

第775章问计贾诩

    ……
    “大人,小的完成任务了……那张绣已经决定造反了……”仆人跳进一所院落,壮着胆子喊着。
    “呼……咯吱……”
    然而,院内除了风声并没有任何动静。
    一扇破旧的门被风吹来了,仆人左右回头打量着静静的院落,心里狐疑着,缓缓向房门走去。
    噗……
    黄豆大小的烛火在仆人走进房间的瞬间突然被点亮了,仆人被吓了一跳。
    “啊……”
    “鬼叫什么!还不快点过来!”蓦然,几个黑衣人出现在房中。
    仆人看清来人,心下缓缓的松了口气。
    “嘿嘿,各位大人,你们的计策果然厉害,那张绣被骗了,此刻正在调兵遣将呢……”
    仆人毫不犹豫的从头到尾的描述了一遍,脸上有些洋洋得意,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黑衣人看他的目光,犹如看到一具死尸一般。
    “很好!此人你可认识?”领头的黑衣人擦着钢刀,对着仆人示意道。
    嗯?
    那仆人低头瞅去,吓得赶紧退后两步,他这才发现,原来地下竟然躺满了尸体,其中几个人还是他认识的,正是那守卫府库的士兵和几个将军的侍妾。
    “你……你们……他们是你们杀的?”
    “桀桀……当然,你不会真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对一百两纹银感兴趣吧!”
    “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可以死了!”
    随着一声冰冷的声音,刀光闪烁,那仆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咽喉处一抹嫣红绽放,紧接着那仆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大哥,就这厮还想加入咱们九天谍者?真是痴心妄想!”
    “闭嘴!若不是你泄露身份,岂会多此一举!”领头的大哥呵斥一声,而后这才命令道,“快!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兵乱开始,咱们就下手!”
    ……
    许都,司马府。
    司马懿静静的坐在那里,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听着老仆传来的消息。
    “少爷,计划已经顺利展来,这次咱们的人都是隐藏在后面,只希望世子福大命大能够逃脱这次危机吧!”
    “呵呵!若是他真能逃过去,那可真是福大命大了……”司马懿阴恻恻的笑着,脸上却是笃定的神色,继续说道,“立刻传信给宛城,适当的时候把消息告诉世子,我倒要看看,在生死关头,他这个孝子会怎么选择!”
    听到司马懿阴冷的话,老仆脸色变的有些僵硬。
    少爷用计真是越来越狠辣了,张绣军力不殆,势必会直捣黄龙,而跟着曹操最近的人自然就会首当其冲的倒霉。
    “诺!”
    “还有,不能留下任何把柄,一切小心谨慎为上,我总觉得这两天许都太过平静了!”
    司马懿突然想到了这两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宁容,赶紧又对老仆叮嘱道。
    “是!”
    瞅着脸色凝重的少爷,老仆赶紧记在心中。
    ……
    许都。
    黑夜之中,张绣心中一片火热,望了眼那扇大门,瞅着那几个护卫守在门口,张绣带着胡车儿翻身窜进了院中。
    想要做到不被人发现,面对这点护卫,自然难不住张绣和胡车儿这两员武艺高强的大将。
    “你在这里守着,若是有人来此,立刻通知本将!”
    张绣对着胡车儿吩咐一声,趁人不备窜进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而胡车儿在其走后,立刻隐遁在回廊的房顶之上。
    张绣进入房中,抬头瞅着那低头看书的贾诩,却并没有急迫向前,而是先整理了下衣服,而后又躬身行礼。
    “张绣见过贾叔父,叔父一切安好!”
    张绣口称叔父,直接以晚辈的架势拜见贾诩。
    “哦?原来是将军来了,请进来吧!”
    张绣人就在贾诩五步之外,可是贾诩却仿佛刚刚发现一般,和蔼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若是其他人听到定然会吓一大跳,这还是那寡言少语的毒士吗?
    “诺!”
    张绣却是不敢怠慢,别人恐怕不了解,但是对于贾诩他可是最为了解。
    当初在董卓军营时,贾诩为人虽然足智多谋,但却更懂的明哲保身之术,从来都是静默无言,鲜有主动献计之时,更多时都是隐藏幕后不为人知。
    而且其人用计最是简单毒辣,每出一计皆是入骨三分,让人痛不欲生。
    张绣仍然记得叔父生前对他说的话,若有不决之事可询问贾诩,但却万万不可与之为敌!
    傲慢无礼的张济尚且如此恭敬,张绣自然是不敢打扰贾诩读书的雅兴。
    “叔父,那曹贼欺人太甚,绣忍不可忍了!”张绣开门见山的对贾诩道。
    “真的?”
    贾诩放下手中书,洞彻人心的目光直视张绣。
    “是!此贼抢走了……”张绣坚定的点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用说了,此事某已经知晓了,只是不愿意你去做别人手中那柄剑!”
    贾诩意有所指的说着,还想在劝一下。
    可是,张绣显然没有听到心里去。
    “叔父,叔父待某亲如子,孩儿怎么能让他老人家死不瞑目!”
    听到张绣这显然误解的话,贾诩沉默了。
    张济的身影在眼前浮现,贾诩和蔼的目光瞬间凝重了起来,双眸交错仿佛雷电哀鸣,一场腥风血雨再其眼中不断上演。
    也罢!
    曹操竟然色令智昏,那老夫怎么样也不能让老友蒙羞。
    “将军若想出这口气,老夫有以下两策,就请将军自己决断吧!”
    “请叔父示下!”
    张绣眼眸发亮,对着贾诩再次躬身道,心道,叔父果然有计谋在心。
    “一策,将军即可收拾细软,趁那曹操没有反应过来,连夜拔营起寨,带着你的人去荆州投靠刘表,江东孙权,或者益州刘备,这三人皆是对曹操心怀鬼胎之人,你若去,定然会被收留!”
    张绣听到贾诩的话沉思片刻,果断的摇摇头。
    刘表此人外强中干,更何况现如今荆州内部都是一团麻,自己进去顶多还是一守门将,更何况现在自己把宛城拱手相让,已经得罪了刘表,荆州是断然去不得。
    至于江东孙策,叔父当年与其父多次交兵,甚至差点夺了孙坚的性命,若是孙家兄弟记恨自己,那等于自投罗网。
    至于刘备……虽然自己与其交情不深,可是此人如今刚刚立足益州,也不知大师兄张任混的如何,若是去投奔也是一时两难。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