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奉孝,你意下如何?”
    曹操转身,对着郭嘉询问道,如今两条计策摆在眼前,是去是留总要有个决断。
    “……嗯……”
    郭嘉沉思片刻,转身瞅了眼陆逊与庞统。
    而就在此时,庞统和陆逊面色沉着,目不斜视,虽然表现的很是矜持。
    可是那眼中悄然中露出希冀的目光,仍然可以看出,他们还是很在意郭嘉的意见,毕竟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独自于中军大帐议事。
    瞅了眼陆逊和庞统,郭嘉突然笑了起来,心下却是想起了宁容的少年说。
    此时的少年气盛,岂不正是应了那少年说~~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
    “主公,伯言之计在于势,以强势而变人心,迫使关内敌将不战投降,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此计颇有致远之风格,若是能成功,则上策也!”
    听到郭嘉的话,曹操忍不住瞅了眼陆逊,眼中带着笑意。
    怪不得自己总觉得这计策有些熟悉,听奉孝这么一说,可不正是致远善用之谋,驱大势以为己用,善变之算计人心,只是……
    “不过,此计虽好,却少了几分狠辣,致远之计策就像抹了蜂蜜的毒药,总会让敌人欲罢不能,自己主动吃下,而伯言之计策却只是扔给对方,至于吃与不吃,却不能由其掌控!”
    听到郭嘉的话,陆逊小脸露出沉思之色。
    “而至于庞统的移兵之计正是出其不意,声东击西的精髓所在,记得致远的《武穆遗书》中就曾有此记载,若是主公依此计行事,定然会大破长安,威震关中三浦之地也!”
    庞统闻言露出来笑意,抬头瞅着陆逊。
    郭嘉却是当然一笑,话音未落,只听话音一转。
    “但是,如今我军粮草匮乏,后力不继,若是走上路,移军西河,恐怕会过多消耗时间,到那时……只怕军心涣散!”
    郭嘉一眼指出庞统计策中的弊端,说白了就是现在的曹营没有充足的粮草,若是军粮到位,完全可以用此计策攻入关中。
    “唉!”
    好不容易有了两个主意,却都被郭嘉给否定了,曹操刚刚露出的笑意又凝重了起来。
    “咳!启禀主公,用膳的时间到了!”
    戏志才瞅着郭嘉的模样,不紧撇撇嘴。
    “呃?”
    曹操闻言就是一愣,自己正在商量军国大事,志才怎么提起这荒唐话了?
    莫非……瞅着戏志才,曹操暗自嘀咕着,莫非戏志才饿了?
    戏志才却是一口老血咽了回去,难道自己还能直接让曹操摒退左右不成?
    咳!
    看着不上道的曹操,戏志才眼色狂甩,曹操看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
    “咳咳……诸位从五鼓排班到如今,已经站了两个时辰了,双腿竟然还能如此挺立,孤王佩服不已啊……只是,孤却是饿了,诸位都下去吧!”
    曹操慵懒的起身,对着众人挥挥手。
    “诺!”
    曹洪等人躬身行礼,而后缓缓退出军中大帐。
    ……
    曹操等到众人退出后,又缓缓的坐了下来,此刻的帐下却只有四人。
    郭嘉和戏志才对视一眼,示意曹操,陆逊和庞统竟然还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伯言,士元,汝二人为何不下去吃饭?”
    听到曹操的话,陆逊和庞统对视一眼,最后陆逊点点头,示意庞统先说。
    “启禀主公,如今大军粮草不足半月,学生还是节省些粮食,如此大军也可多支撑些时日!”
    庞统说的很认真,方才郭嘉不是说他的计策缺点在于用时过长,耗费粮草吗?那他就不吃了,这样也能省下些粮食。
    “呃……呵呵呵……军中缺粮却也不缺士元口中这份粮食,你就放心的吃吧!”
    曹操听着这孩子般赌气的话,有些哭笑不得,终究还是年少气盛,受不得挫折。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士元虽不才,却也明圣人之道!”
    庞统却是一本正经的把致远的劝学搬了出来。
    “呃……”
    曹操却是脸上一沉,这是在指责自己吗!
    “罢了!十多万大军,每日吃喝数以万计,你一人之力终究是杯水车薪,若是十万大军皆省吃俭用,那还差不多!”
    曹操对着庞统教训道,说到最后,也就顺口说了出来。
    “大王英明!学生佩服!”庞统却是抢先一步,满脸郑重的对着曹操躬身行礼。
    嗯?
    曹操当下就是一愣,眼眸下意识的望向郭嘉,却见郭嘉沉思的眼眸一闪而过,紧跟着心头瞬间明白了什么。
    “士元,此计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用……”
    曹操倒吸一口冷气,直勾勾的盯着庞统,没吓着这少年的计策竟然如此歹毒。
    “嫁祸于人而已,死一人而救天下之事,相信大王若是许下重诺,自然会有人同意!”
    庞统云里雾里的对着曹操打哑迷,旁边的郭嘉和戏志才却是突然生出一阵寒意。
    “大王,学生伯言有计献上!”陆逊对着庞统暗自点头,却是出声打破了沉闷的大帐。
    “哦?伯言之计孤王已经知晓!”曹操有些疑惑的说道,不就是以大势压迫敌军内乱,而后走投无路出城投降。
    “不!方才之计只是掩人耳目而已!真正的计策,不到最后关头又岂可泄露天机!”
    陆逊却是出人意料的反驳道,铿锵有力的声音让众人一愣。
    这……
    难道方才的计策是骗人的?想到这曹操望着戏志才。
    戏志才赶紧摇摇头,表示自己事先并不知情,自己让曹操摒退左右,是因为他自己有事要说。
    瞅着戏志才的意思,曹操的好奇心猛然起来了。
    “那不知何时才是最好关头?”曹操探身问道。
    “只等该死之人死后,大王可依逊之计策行事!”
    陆逊紧绷着小脸,把自己的计策娓娓道来。
    曹操,郭嘉,戏志才三人,听着陆逊的计策,却是双眸放光,眼中满是震惊。
    “难道这才是凤雏,幼麟的真实实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