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824章舌战群儒?

第824章舌战群儒?

    “元直兄旅途劳累,不如先行休息一夜等到明日再去拜见吴王如何?” 周瑜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徐庶询问道。
    “公谨兄此言不妥,吴王既然在五凤楼等候在下,庶自然不敢托大!还是先公后私吧,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徐庶进东吴,自然不会傻傻的以为接下来的事情会如同这东吴的风景一样秀美。
    “如此,就先请元直兄在偏殿等候,瑜也好先去五凤楼通禀一声,以全我家吴王迎客之礼!”
    周瑜示意身后的吕蒙带路,徐庶闻言双手抱拳,心中却也知道这是应有之意。
    “如此,在下就等候吴王召见!”
    听到徐庶的话,周瑜笑吟吟的点点头,对着身后的吕蒙又吩咐两句,这才转身向五凤楼方向而去。
    ……
    “先生请随末将来……”
    吕蒙带着徐庶来到了偏殿,徐庶本以为只是在偏殿略使休息,却没想到,进入偏殿后却是一愣。
    然而下一刻他却是嘴角上扬,露出会心的笑容,因为徐庶看到殿内有二十多位文武官员,正峨冠博带,整衣端坐的瞅着他。
    吕蒙率先对着殿内众人介绍道:“此乃蜀王使者徐庶,徐元直,大都督有令,令其在此休息片刻,等候主公召见!”
    徐庶满脸好奇的瞅着吕蒙,只见吕蒙说完话后,就转身退了出去,再回头望着殿内的众人,心中竟然浮起一种古怪的神色。
    呃?
    这事情应该不会这么巧合吧?
    徐庶心中这般想着,抬脚迈了进去。
    张昭等人自徐庶进入偏殿,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身上,丰神飘洒,纯朴内敛,一看就是带着目的来江东的。
    “某乃江东小人物张昭,早就听闻先生弃剑从文,半路出山,却不知可有此事?”
    听到此人自称张昭,徐庶心下一动,脑海中想起那则故事,随口回道:“仗剑天下纵然能救的一人,十人,百人,却不如胸有韬略,就天下与万民!”
    “哦?某家听闻良禽择木而栖,蜀王刘备本是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天子亲封皇叔,其却大逆不道,加害天子,不知先生为何为这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前来江东?”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张昭却是一击必中,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徐庶看着咄咄逼人的张昭,脑海中却是越发的清醒,看来自己要试上一试了,就是不知宁先生故事中的舌战群儒为何会真的发生!
    没错!
    此刻的徐庶内心即是疑惑,也是感慨,更多的却是感到恐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预料未来之事?
    罢了!
    自己姑且试上一试,就看看接下来到底如何?
    “呵呵!在某看来,蜀王谦卑仁义,大爱无私,若是大王真想加害陛下,岂会授人以柄?此事就连三岁孩童都能明白,就是不知江东子布为何闭眼不闻!”
    徐庶的话让张昭一阵哑然,这明摆着说他是睁眼瞎,可是他却无从反驳。
    ……
    “如今荆州楚王命在旦夕之间,闻听蜀王起大军与涪陵,兵锋直指武陵郡,今又遣先生来我江东,不知蜀王作何打算?”
    徐庶闻言转身,却见说话之人乃是虞翻。
    “蜀王仁义,自然不忍心夺取同宗兄弟之基业,如今楚王立刘综为世子,以蔡瑁为大将军辅佐。
    然蔡瑁虽骁勇水战,却不负忠心,若是楚王一旦驾鹤西去,此贼必将挟世子以令荆州,到那时,整个荆州将会听蔡家之言!
    况且,豫州曹操早就对荆州垂涎三尺,阴谋阳谋,明说暗说,猖獗之心尽人皆知,不知若是曹操起大军南下,那蔡瑁又会如何?”
    徐庶步步为营,踏步向前,虞翻怔怔的瞅着对方。
    “敢问虞先生,若是蔡瑁投降曹操,江东又会如何?”
    徐庶猛然低下头,眼眸盯着虞翻喝问道。
    “……这……这……”徐庶瞅着满脸恐惧的虞翻,身子猛然挺直了起来。
    “虞先生不用说了,你的答案已经写在脸上了!”
    ……
    “如此说来蜀王屯兵涪陵,朔江而下,难道还是为了救荆州不成?既如此,那不知先生来我吴地却又是为何?”
    身后又一人高声质问,徐庶转身望去,却见那人独自坐角落之中,巍峨高官难以掩盖其脸上那傲然的神色。
    “哼!若是某没有说错,只怕先生恐欲效仿苏秦与张仪之旧事,前来东吴合纵连横的吧?”
    俨然,步骘已经看穿了诸葛亮与徐庶的意图。
    不过……
    徐庶却是毫不沮丧,脸上甚至带着跃跃欲试的探究之色,心中却是狂呼,宁先生真乃神人是也!
    “步骘?步子山你只是知道苏秦与张仪为辩士,却不知苏秦与张仪亦是豪杰。
    遥想春秋战国之时,苏秦佩六国之相印,张仪两次相秦,皆有匡扶人国之谋,岂是区区辨士可以相提并论的!
    君等闻蜀王发兵,就在此肆意嘲笑,大谈道义,难道诸位都忘记前孙将军是如何折戟沉沙的吗?”
    徐庶毫不客气的把孙坚给搬了出来,这话就是告诉他们,你们东吴与荆州才是世仇,而他们蜀国只是为了天下江山而已,步骘听闻,暗自垂头,默然无语。
    ……
    “哼!先生所言皆是胡言乱语,强词夺理,全不是正经之谈,我等儒门弟子,明圣贤之智,究治国之策,敢问先生有何经典之论?”
    徐庶闻言却是缓缓转头,心中的复杂恐怖已经是无以复加,因为从开始到现在,这些人的所言所论竟然皆在宁先生的舌战群儒故事之中,就连这些问责之语的前后顺序都是丝毫不差!
    “怎么?先生难道感觉羞愧不成?”
    严峻看着陆逊脸上复杂的模样,却是误以为抓住了对方的痛处,却不知陆逊退后一步,却是突然眼前一亮,再望着满座的所谓大才,却是猛然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世间之人,越是没有真才实学之人就越是卖弄经典,而越是胸有神策之人,却越是低调行事,生怕高人一等!”
    徐庶开怀大笑,众人望着笑弯了腰的徐庶,皆是面面相觑,莫非这厮疯了不成?
    “严峻,尔只会寻章摘句,却是世上那些迂腐儒士的所为,哪能够依此兴国立事。
    古有躬耕莘伊尹,垂钓姜子牙,还有张良、邓禹等名士高人,这些人皆是经典论著。
    可是他们却是创立江山,为天地之人立命,受后世人之敬仰,难道这些大贤整日在笔砚之间数黑论黄不成?”
    面对徐庶的诘问,严峻垂头丧气地无以作答。
    ……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