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865章荆州风云之死间

第865章荆州风云之死间

    时隔半年,刘备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同宗兄弟楚王刘表,当刘备看到刘表的那一刻,满眼写着震惊!
    枯萎的脸就像是那古老大树的树皮一般,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沟壑,拇指大小的老人斑也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蓬松的皮肤,浑浊的眸子,枯灰色的头发乱糟糟的露在外面,整个人蜷缩在床榻上,不时传来的咳嗽声,证明他还没有咽气。
    “这……这……”刘备惊诧的说不出话来,那房间内刺激的怪味让他想立刻逃离这里。
    “父王……父王……刘叔父来探望您了……蜀王玄德叔父来了……”
    刘琦满脸凄凄惨惨的伸手上前,凑到刘表的耳边说道。
    大殿内寂静无声,刘琦对着刘备做出无奈的表情。
    “叔父莫怪,父王……这些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刘琦眼眸通红,有些哽咽的对着刘备说道。
    是啊!
    刘备凝重的点点头,心中却是暗自摇头。
    当年,刘表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单人匹马闯入荆州,而后长袖善舞的架空掉上任刺史,成功坐拥荆襄之地,独霸一州。
    而后,为了能够巩固自己的权威,他拉拢蔡家,蒯家等荆州世家,不断抬高他们的地位,从来借机剿灭郡县割据兵权,统一收回手中。
    兵权在握的刘表,端坐在州牧刺史的大殿之上,意气风发的指天画地,发布自己的政令,他要按照自己少时的理想去打造一个桃源。
    自此,荆州刘表时代开启了,他不断任人唯贤,招揽四方贤明之士,对百姓更是减免税收,轻徭薄赋,与民休养生息。
    文治武功的不断发展,荆州八俊的名头冠在他的头上,从此,刘表开启了自己辉煌的一生。
    “唉!”
    刘备长叹一口气,那时的自己还只是个织席贩履的无名之辈,可是如今,自己手握天府之国的益州,而刘景升却奄奄一息,荆州也要陷入风雨飘摇中。
    “世事无常啊……”
    刘备暗自摇头,他当然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若非是他连累了刘表,那杯毒酒也就不会夺走刘表的生机。
    良久,就在刘备转身想要离开此地之时,只听床榻上的刘表传来了声音,
    “谁……来……了?”
    那声音仿佛夜枭一样刺耳,听在耳中宛如沙棘痛苦,可是……刘表吐字却异常的清晰。
    “父王,是刘皇叔……蜀王……刘叔父……”
    刘琦面色一喜,赶紧提高嗓门对着刘表说着,还生怕他不认人,把刘备各种称呼了一遍。
    “是玄德兄吗?”
    粗糙的声音异常难闻,刘表颤抖的爬了起来,刘琦赶紧上前搀扶着,外面听到声音的仆人也端着盆走了进来。
    “景升兄,正是小弟玄德啊……”刘备说着话,脸上的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嗯?
    下意识的伸手握住刘表的手,刘备却是心头一颤。
    骨头?
    就在那一瞬间,刘备以为自己抓错了,下意识的低头看去,面色却是一僵。
    形容枯槁的手,就像是鸡爪子一般枯骨无肉,整只手的皮已经松懈的不成样子了。
    刘备感觉心里有些不自在,就想松开刘表的手。
    可是刘表却是恍然为觉,浑浊的眸子瞅着刘备,而后一双手抓住刘备的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
    “真的是玄德……玄德你来看孤王了……”
    刘表认出了刘备,整个人仿佛活了过来,脸上带着喜气的对着刘备说着。
    “唉!景升兄,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刘备哽咽了半天,到嘴边的话却觉得索然无味了,如今刘表就是一个等死的人而已。
    “好……好啊……玄德来了,荆州就还是刘家的……哼……那群乱臣贼子……”
    刘表好像没有听见刘备的话,满脸气愤的咒骂着,此刻的他就像是个打架输了的孩子,找到靠山的模样。
    刘琦站在一旁有些尴尬,对着刘备满脸歉意,他觉得父亲还是老糊涂了。
    “父王……”
    对于刘琦的话,刘表却是恍若未闻,只是絮絮叨叨的对着刘备说着,这荆州是他们刘家的,不是那些乱臣贼子的,中间还时不时的愤怒高呼一声。
    “景升兄……景升兄!长公子呼唤你呢?”
    刘备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赶紧拉着刘表的手,示意他回头听听刘琦的话。
    “啊……”
    刘表露出迷茫的神色,刘琦趁着这空档赶紧跪地。
    “父王,孩子资质愚钝,不堪重任,有负父王多年苦心孤诣的教导,自知罪孽深重,不能为父王效命!
    孩子恳请父王能够允许孩儿前往荆州南部四郡戴罪立功,为守住荆州的南大门而鞠躬尽瘁!”
    刘琦情真意切的对着刘表恳求道,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也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武陵,零陵,长沙,桂阳……你……你想去哪里啊?”
    对于自己麾下的郡县,刘表却是张口就来,显然这些东西已经深入其骨髓。
    “孩儿不敢奢求,愿听凭父亲吩咐!”
    刘琦心中一喜,这是多日以来,刘表第一次正式考虑他的诉求。
    “……好……好啊……你是我刘景升的孩子,是人中龙凤,莫怕!莫怕!有父王保护你呢……”
    刘表瞅着刘琦期待中夹杂着恐慌的神色,眼睛却是突然明亮了起来,就像是回光返照。
    “玄德兄,劳烦您做个见证吧,孤王任命长子刘琦为武陵郡郡守,可听调不听宣!”
    刘表咳嗦着,对着一旁的刘备说着。
    “他们……咳咳……他们都在盼着孤王死呢……咳咳……你……你去给他们说,就说这是孤王的旨意……”
    刘琦赶紧站起来,帮着刘表捶打后背,直到一口黑血吐出,刘表这才止住了咳嗦。
    “弟,这就去……”
    刘备瞅了眼那黑血,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站起身说着话,向着外面走去。
    他知道刘表是在利用自己,因为此刻的刘琦已然没有了发言权,刘表这是想让外面的众人知道,刘琦身后还有他刘备!
    呼!
    也罢!
    诸葛军师说的对,荆州早晚都必须是自己的,只等刘表一旦去世,外面那些人定然会争权夺利,而刘琦就是刘综与蔡瑁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到那时,这些人定然会磨刀霍霍向刘琦,而自己却正好可以出师有名,打着刘琦的名字收复荆州。
    刘备打定主意,觉得这笔生意也不亏,便走了出去,他相信外面那些人定然都在,因为他们都在等,等刘表死的那一刻。
    殿内,刘表的咳嗦声不停的传来,直到刘备的背影消失。
    “刘琦,你可是向此人询问计策了?”
    刘表突然坐着了身子,板着脸对着刘琦问道。
    刘琦被刘表这突然的模样给吓住了,这还是自己那奄奄一息的父王吗?
    “父王……”
    刘琦露出欢快的神色,刘表心中一暖。
    “回答孤王!”
    严肃的打断对方,刘表提着一口气,死死的撑着。
    “回父王……”
    刘琦是个孝顺孩子,自然也就老实,没有隐瞒的说了一遍,刘表却是默不作声。
    “晋文公吗?”
    刘表沉吟良久,这才摇摇头对刘琦嘱咐道。
    “孩子,你要记住,这些人都是各怀鬼胎,亡我荆州之心不死,外面的蔡瑁等人是,这刘备自然也是险恶用心!
    不过……你不用担心,蔡瑁若是敢乱,自会被天诛杀,而唯独刘备此人乃是真龙,不可不防啊!”
    听到刘表这话,刘琦傻傻的瞪着刘表。
    “父王,刘叔父…他…他仁义贤明,听闻父王病痛后,还曾伤心的掉眼泪呢……”
    “哼!那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怪才宁容说的对,此人假仁义,惯会用这种伎俩来蒙蔽世人!
    你此去武陵郡,可多带些心腹之人,对于刘备要多加戒备,万万不可让其吞并荆州啊……”
    刘表死死的抓着刘琦的手不松开,眼中深深的担忧。
    “父王……孩儿,孩儿记住了!”刘琦瞅着父亲的模样,于心不忍的点点头。
    “好!好!我儿快快起来,你……你去吧!快走……现在就走……记住,不要回来为父亲守孝……”
    刘表脸色通红,对着刘琦摆摆手,猛然咳嗦了起来。
    “嘭!嘭!嘭!”
    刘琦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再抬头已经是泪流满面。
    刘表的话他自然明白,如今仗着父王的积威,他还能离开襄阳,若是父王薨了,第一件事就是四门禁闭,全城戒严,接下来就是清理他们这种乱臣贼子。
    刘琦心里很难过,但还是听从了刘表的命令,转身向外走去,途中却是碰到了回来的刘备。
    两人走了个对脸,默默的打声招呼,刘备向着刘表走去,刘表却是如磐石的坐在那里。
    “景升兄?”
    唤了几声没有动静,刘备心下一惊,伸手就要试探其鼻息,刘表却是猛然睁开眼睛瞪着刘备。
    “恶贼刘备,尔加害先帝,如今还想加害孤王不成?嘭!”
    刘表突然睁开眼眸,一脸惶恐的对着刘备厉声呵斥。
    呃?
    什么!
    刘备突然懵了,刘表这是怎么哦?难道又老糊涂哦?
    “啊……救命啊~”
    不知道什么东西被刘表吃了下去,而后就听其凄惨的狂叫一声,然后就是七窍流血而死,
    “快!冲进去!”
    殿外,蔡瑁等人听到动静猛然冲了进去。
    “主公……”
    “刘备,你真是好大狗胆,为了图谋荆州,竟然戕害楚王!”
    张允一声凄厉的狼嚎,蔡瑁拔出佩刀,对着刘备怒目而视。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