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马腾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营中的众将,拖着下巴,一双虎目散发着凛然杀意。
    “攻城一役,损失惨重,侯选,阵亡将士可统计出来?”
    听到这话,众将把目光放到侯选身上,只见侯选满脸凝重的站起身答道。
    “启禀主公,阵亡将士三万一千余人,重伤八千六百多人,多是被那火焰灼烧的……”
    听到侯选这话,众将倒吸一口冷气。
    马腾脸色阴沉的可怕,仅仅一个试探性攻击,他们竟然伤亡过半,这让他们有些烦躁。
    本来,他把西羌人放在前面,就是为了用西羌人的人命去试探曹军的杀手锏,如今杀手锏倒是出来了,可是这代价也太大了。
    “看来,想要攻打离县城,强攻并不是个办法!”
    众将漠然点头,脸色戚戚然,这次损失最大的就是那些西羌人,西凉军跟在后面,见势不妙掉头跑了。
    庞柔阴狠的瞪着那些西羌将帅,他当然知道他们恨自己,可是在那种情况下,监军也无能为力。
    “主公,离县虽坚,却占地狭小,其中囤积器械武备定然有限,今日一战我军没讨到便宜,想来那曹军的器械也损失惨重!”庞柔微微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马腾气吞万里如虎的霸占虎皮大椅,听到庞柔的话不由撇了眼羌人首领。
    缓缓点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庞柔说的有道理,如今他们围困离县城池,城中的攻城凿、擂木等必然消耗甚多。
    只是……
    若是想再攻城,还必须让羌人打头阵!
    “好!今日之仇,明日再报,众将整军备战!”
    马腾当机立断,雷厉风行的对着众人命令道。
    ……
    深夜。
    等夜幕降临,西凉联军趴在自家大营里,双眼呆呆的望着天空,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白天那一幕仍然让他们心有余悸。
    “喂,兄弟,你说……咱们还能回去吗?”
    西凉兵满脸怅然的对着身旁的人说道。
    “唉……”
    一声幽幽的叹息,沉寂的夜晚却是说不尽伤。
    “还能回去呢?大概只有天知道阿!”
    “是啊,曹军真是太恐怖了,咱们损失过半,竟然连城头都没有摸到!”
    众将士彼此对视一眼,白天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尤其是那火,根本就扑不灭,幽蓝色的火焰真是太吓人了。
    ……
    同样的一幕,在羌人大营中也在发生。
    白天那场攻城战,他们羌人联军可是冲在最前面,那铺天盖地的攻城凿,那密密麻麻的巨石,还有那蓝色的鬼火,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满眼的恐惧。
    “族长,咱们白狼部落损失了三千人,儿郎们士气低落,您看这……该怎么办啊!那马腾明显就是拿咱们铺路!”
    白狼族的长老,满脸苦涩的对着白狼回禀道。
    他们白狼部落可是西羌的第一大部落,麾下控弦之士两万余人,横行西羌,所有部落无不仰其鼻息,就是白马和白羊也不敢放肆。
    可是…仅仅一个两个时辰,三千多将士就这样埋骨他乡了。
    “族长,听马腾的意思,明日还要攻城?”
    白狼听到这话,眉头深深紧锁,这攻城的代价也太大了,他们伤不起啊!
    “你去,悄悄的把白马,白羊,黑狗几个族长唤来!就说是关系到西羌人生死存亡的大事!”
    白狼凶光毕露,他能够干掉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上任老族长,称霸草原,可不是良善之辈。
    神威天将军的威名他当然惧怕,可那也是因为他还活着,可若是他要死了,就是神来了,他也要拼上一拼。
    时间不大,白羊长老、白马和黑狗三部族的族长悄悄的钻入了白狼的营帐,因为怕泄露机密,白狼并没有在自己的中军大帐,而是选择了一顶不起眼的小帐篷。
    “长老你幸苦一下。”白狼对着那长老跳动眉毛,一个眼神传递了过去,长老眼眸闪过狡猾的亮光,蹲在不起眼的地方把风。
    ……
    “诸位,咱们都是长生天的子孙,俺白狼对神灵起誓,接下来的话皆是肺腑之言,如违背誓言,灵魂不得安息。”
    白狼等到三人做好后,首先用锋利的匕首划破手掌,对着苍天盟誓。
    “……大族长,您这是……”黑狗面色黝黑,疑惑的问道。
    白羊长老和白马族长神色皆是有些凝重,这白狼一上来就是对长生天发下毒誓,这让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
    “攻城之事,白狼部落损失惨重,你们几家想来也不好受!”
    白狼首先抓住了众人的痛处,目光炯炯的盯着三人,最终对着白羊长老说道,“白羊一族今日虽未参战,可如今也是仅剩下千人儿郎,损失不可谓不重!”
    白狼学着汉人的模样,有些沉重的说道。
    “明日,后日,谁也不知道前面这座城池何时能够攻下,谁也不知道到那时西羌人还能有几人回到美丽的大草原!”
    黑狗想起白天的损失就恨恨不平。
    “大族长,您发话吧!俺听您的!这汉人太狡猾,分明就是葬送羌人的生命!”
    白狼眼中精光闪烁,重重点点头,转身望着另外二人。
    “白羊部落损失惨重,乃是失败者,按说没有地位和大族长定交,但是,此事涉及到羌人的灭亡,曹军的恐惧和强大你们也看到了,并不是白羊部落的儿郎们怯站,实在是那根本就是前去送死!”
    白羊长老留下浑浊的泪水,情真意切的对着三人说道。
    “白羊部败落了,可是白羊部落不能灭亡!汉人的战争就让汉人自己去打吧!”
    “好!白羊长老坦诚,不愧是长生天的子孙,俺白狼对天盟誓,三年内不会对你们有任何敌意!”
    白狼很诚恳,白羊很感动,彼此凝视,眼中满满激情。
    “不知贵部意下如何?”白狼文绉绉的对着白马问道。
    “呼……没说的!羌人不能做无辜的羊羔!说不得反了!”
    白马族长深吸一口气,脸色凝重的重重的拍向大腿,毅然决然的说道。
    “好!那咱们羌人四部,就在长生天的见证下,共进退!”
    白狼伸出粗大的手掌,郑重的说着。
    “啪!”
    白羊、黑狗、白马三人,把手掌重重的握在一起。
    “共进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