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902章各怀鬼胎的羌人

第902章各怀鬼胎的羌人

    望着突如其来的敌人,白马羌人揉揉稀松的睡眼,都被吓懵了,这深更半夜的莫非曹军来夜袭军营了?
    “死吧!”
    远处西凉军挥舞弯刀,借着战马巨大的冲击力,俯冲而过,带走一颗人头。
    “狗贼,拿命来!”
    白马族长眼眶通红,眼珠瞪裂,望着那远处族人被疯狂屠杀,心中恶气汹汹。
    “啊……死来!”
    铿的一声,白骨兵器狠狠的与庞柔的战刀撞在一起,猛然催动战马向着西凉军冲去。
    恶风呼啸而过,黑夜中一抹殷红飙起,硕大的头颅腾空而起,白马族长调转马头,宛如饿虎扑食,再次向着庞柔杀去。
    “尔敢!”
    庞柔阴狠的暴喝一声,竟然和自己交手之时,还去杀自己麾下小兵,这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呜呜呜……”
    一把战刀抡成满月,铁血无情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对方,眼中杀气肆意横行。
    哼!
    白马族长越战越勇,毫不畏惧的挥舞兵器再次杀了过去。
    ……
    远处,黑夜下,宁容带着一众武将亲卫,居高临下的望着乱糟糟的羌人军营。
    “自相残杀?”
    路招不可置信的瞪着大眼睛,下意识的望向宁容,眼神中带着可怕的敬意。
    “这……这是咋回事?”
    裴元绍几人对视一眼,也是满脸疑惑。
    “呵呵……”
    宁容望着不断崩溃的羌人骑兵,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突然,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传来,裴元绍猛然踏前一步,护在宁容身前,手中紧握狼牙棒,肌肉绷紧做好防御的架势,撇了眼远处的黑夜,却是并没有见到危险示警传来。
    “启禀侯爷,此人鬼鬼祟祟,已被拿下!”
    很快,两名宁府亲卫走了过来,中间押着一个身穿兽皮之人,那人鼻青脸肿,头发蓬乱,显然被揍的不轻。
    “狗贼!”
    裴元绍气势汹汹的踏前两步,一手抓起那人的头发,月光下一张惨不忍睹的脸露了出来。
    羌人!
    高鼻梁,褐色的眼睛,尖嘴猴腮,面容凄惨,嘴角噙着鲜血,一双眸子在宁容几人身上游走,最终放在了宁容身上。
    “咕噜咕噜……”
    羌人张开嘴就是一通乱叫,裴元绍上前就要踢他,却被宁容制止了。
    “说汉话,你们的鸟语本侯不听,白羊那老家伙当上族长,难道眼睛也长到头顶上去了吗?”
    宁容脸上带笑,神情却是泛着冷意。
    “呸!你们这些汉人狡猾,欺人太……太多,族长让俺前来是为了与汉人结盟的,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的高傲为汉人带来灾祸!”
    瞅着羌人凶残的模样,宁容无语的撇嘴。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宁容说着话,对着裴元绍挥挥手。
    裴元绍狞笑一声,上前一把抓起那羌人,提着他就像提着小鸡子似的向远处走去。
    啊……
    惨叫声不时传来,听着那钻心刺骨的痛苦之声,众将露出满意的笑容。
    很快,裴元绍就带着那羌人回来了。
    再看见那羌人时,宁容仔细端详了好一会,这才确认眼前这猪头正是方才的小鸡仔。
    “回去告诉你们族长,不想被灭族,就听候本侯的差遣,不过,投名状还是需要的!”
    宁容云里雾里的话,让众人有些迷惑。
    “投名状?”
    不但那羌人疑惑,路招等人也是不解。
    “嘎嘎嘎……”裴元绍得到宁容的示意,嘴中发出一阵怪笑,桀笑着把投名状解释了一下。
    “庞柔!此人阴险毒辣,想必你们也恨他入骨,今夜过后把他的人头送来!”
    “你……”
    如今两军交战,他们白羊族岂敢众目睽睽之下杀害神威天将军的副将。
    “哼!人荒马乱,机不可失……”宁容淡淡说了一句,就让裴元绍把人扔了回去。
    “咱们也走吧!”
    望着那羌人消失在夜色之中,宁容转身对着众人说道。
    路招等人满眼的疑惑,瞅瞅羌人使者,瞅瞅远处的厮杀,再看看宁容,总感觉这一切都和宁容脱不开关系。
    “军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刘若只感觉百爪挠心,好奇的对着宁容问道。
    “是啊,军师,那白羊族人为何来此?”
    “可不是,马腾又为啥杀白马族人?”
    听着众将士叽叽喳喳的言语,宁容露出了讳莫如深的笑容,道:“说起来很简单……只不过是利益二字!”
    宁容微微一顿,只等到把众人胃口吊起来,这才不咸不淡的说道。
    呃?
    利益!
    这是什么鬼话?
    众将傻傻的对视,这不听还好,一听却是更加迷惑了。
    “呵呵……”
    宁容嗤嗤一笑,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
    时间倒退半个时辰,就在羌人四部对着长生天盟誓,为了羌族的生死存亡而共同进退之后,白羊等人纷纷起身告退了。
    然而……
    望着漆黑的夜,瞅着白马远去的背影,白羊大长老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露出决绝的神情,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站住!”
    西凉军大营,手持长矛的将士拦住了纵马疾驰的白羊大长老。
    “诸位,在下白羊部落大长老,有要事求见大将军,十万火急,还请通禀!”
    白羊大长老满脸凝重,守卫的将士盯着他看了片刻,转身向着中军大帐跑去。
    就在白羊大长老等的心焦之时,守卫终于带来了好消息,白羊大长老急不可耐的冲进了中军大帐。
    “白羊拜见大将军!”
    老白羊死后,他以大长老的身份成为了新一代的族长,自然可以代表白羊部落。
    “哦……不知尔部深夜求见本将有何紧急之事?”
    马腾端坐在虎皮大椅之上,瞅着趴在地下恭敬的白羊,淡淡的声音飘了过去。
    听到马腾的声音,早就畏惧汉人如虎的白羊更加恭敬了,头紧紧的低在地下。
    “是……是有紧急军情通禀,今夜白狼居心叵测,召唤我等共聚大事,其中白马,黑狗等多有对将军不敬之语,恐有二心……”
    白羊斟酌着语言,不敢有丝毫隐瞒,态度恭敬极了。
    静!
    马腾瞳孔一缩,盯着地下趴着的白羊长老默不作声,
    死一样的寂静,对于白羊而言那是无比的煎熬,噗咚……噗咚……他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抬起头来,看看此人是谁!”
    良久,马腾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来。
    “…嗯……”
    白羊缓缓的抬起头,一双鹿皮靴映入眼帘,目光不断上移,瞳孔不断放大,那熟悉的模样让他的脸惊恐的扭曲在了一起。
    白狼!
    他怎么在这里?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