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然而,山谷寂静无人,并没有想象中的敌军林立,巨石滚落,弓箭满天飞。
    哒!哒!哒!
    心脏的跳动声,混合着马蹄的踩踏声,就在黑狗率领族人来到山谷尽头时,突然间眼前一亮,一座大营暴露在他的面前。
    “族长,这是北府军的大营!”
    手下的族人满脸喜气的对黑狗说着。
    “嘘!”
    黑狗望着尘土飞扬的军营,赶紧对着族人示意,切莫出声打扰到里面的北府军。
    “族长,北府军就在眼前,若是咱们可以杀进去,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族人跃跃欲试,满脸的青筋鼓鼓跳动。
    “蠢货!”
    黑狗闻听其言,立刻转身低声训斥道。
    “命重要还是功劳重要!这次咱们羌人亏大了,多少部落的兄弟再也回不到大草原了!”
    听到黑狗的话,其余羌人也是感同身受,昨日还一起喝酒吃肉的兄弟,今日却是永久的躺在了那片陌生的汉土。
    唉!
    想当初他们羌人联盟七八万大军,跟着马腾和韩遂浩浩荡荡杀入关中,一路上烧杀抢掠,过的真是好不痛快。
    可是……在回身看看现在,跟随马腾的这部门羌人联军,如今损失三四万之众,剩下的已然不足两万了,这对于羌人的损失可是异常惨重。
    “你去通知白狼,就说咱们发现了北府军大营,不能轻举妄动,怕打草惊蛇!”
    在汉地待久了,黑狗却是越来越狡猾了,这怯战的理由倒是一套一套的。
    ……
    “大族长,族长命小的前来报信,前面发现了北府军军营!”
    羌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白狼警惕的瞅着两侧,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
    “山谷中可安全?有没有埋伏?有没有发现北府军?”
    其实,整条山谷并不长,若是黑狗部落真的遇到敌军,战争的喊杀声自然可以让他听见。
    只是,他实在是被这些神出鬼没的北府军吓怕了,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一点都不像中原汉人的军队,到有点和他们羌人游猎有点相似,而最可怕的还是他们战斗力,这才是最恐怖的。
    “走!跟本族长禀报大将军!”
    白狼带着那羌人来到马腾战马之前,把前面的情况禀报了一下,马腾闻听此言,立刻让白狼先行,白羊断后,而他则等待着白狼部落半渡后则前进。
    ……
    山谷之上,宁容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不禁露出了笑意,这马腾可真够谨慎的。
    “军师,咱们杀不杀?”武大和殷暑站在他身旁,窥视着山谷中的西凉军。
    “此役战胜敌人不重要,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才是最主要的!现在马腾戒备之心很强,纵然可以杀退他,也不能尽全功!”
    宁容摇摇头,改变了心中原有的计划。
    “通知众军注意隐蔽,放他们过去,任何人不得惊扰下面的西凉军,否则格杀勿论!”
    瞅着宁容认真的眸子,殷暑不敢大意,赶紧向着众军传令而去。
    “武大,你去通知刘若,让他们往洧水河撤退!”
    “是,侯爷!”
    武大干脆利索的行礼,转身向着山谷外的军营而去。
    “咕咕……咕咕……”
    居高临下的望着那些西凉军,武大没有理会,而是学着布谷鸟的叫声长短不一的叫着。
    军营中,刘若和路招正在等待着敌军的到来,这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西凉军不会不敢来了吧?”路招笑得有些得意。
    “不会吧!俺可是要在这些人身上捡功劳呢!”
    听到刘若的话,路招对其嘲笑一声。
    “真是没出息!北府军就这么点人,魏王的左右威卫军队编制与咱们相当,你就死了扩军那条心吧!军师是不会同意的!”
    刘若难得的没有反驳,反而笑嘻嘻的问道。
    “怎么?你听到啥消息了?嘿嘿!都是老哥们了,给咱说说呗!”刘若讨好的拉拉对方手臂。
    “呵!告诉你也无妨,听裴统领说军师有这个打算,北府军满编就是一万五千人,等回朝后军师会向魏王建议保留北府军番号!”
    “咱们军师的影响力,和在魏王心中的地位你也知道!他老人家开口,不会有错的!”
    “所以啊……”
    路招说着话,抬头认真的瞅着刘若道。
    “你若是想积累战功升官也可以,但是,老子可警告你,北府军这块招牌不能搞砸了,老子还想在里面混一辈子呢!”
    路招恶狠狠的说着,刘若却是满脸诧异。
    中郎将?
    若是一辈子就干个中郎将,那还要个屁功劳啊!
    “要不说你傻!武大武二两兄弟那是军师的人,自然扎根北府军,朱灵你也看到了,军师把猛火油交给了他,俺可是立志跟着军师混的,这其中厉害关系还不明白?”
    刘若被这番话说的瞠目结舌,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军师在北府军已经扎下了浓密的树根。
    “军师神机妙算,跟着军师打仗确实痛快!”
    刘若沉吟片刻,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嘿!那就对了,军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江山总有安定的那一天,到那时皇帝会给你十万大军?做梦去吧!
    还是现在的好,北府军横行天下,上面有军师看护者,咱们不显山不露水的控制着一万多人,魏王不会忌惮,其他人不会眼红,这日子多爽!”
    刘若震惊的瞅着路招,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睿智远见的路招,这还是那个朴实无华的路招吗?
    “放心吧!军师大人早就知道俺的打算,你猜军师怎么说?”
    路招瞅着刘若的模样暗自好笑,眨眨眼戏谑道。
    “啥?”
    刘若整个人都麻木了,难道军师又有惊世之言?
    “嘿嘿!军师曾言,功劳这东西还是多多益善的,若是有朝一日被封侯,定然要高风亮节的表示只要点财宝,而不要兵权!滋滋……俺下半生就这么过了!”
    路招一双眸子紧紧注视着远处的羌人,闪烁着渴望的光芒。
    “呼……”
    刘若却是想的更多,随着众将士封爵,那北府军的地位就会越来越高,而只有爵位又没有实权,朝廷肯定不会担心,到那时,北府军将会是一块香饽饽,若是保持编制不变,那只能说裁汰老弱,到那时北府军的战斗力将会更加恐怖。
    “不错!北府军才是咱们的家!”刘若想明白这些,却听布谷鸟声声而来,脸色立刻凝重的了起来。
    “军师有令,立刻撤退!”
    刘若对着路招嘀咕一声,二人翻身上马,率领大军静悄悄的向远方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