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却说刘若和路招撤退之前,却是按照原定计划在军营中布置了一番,北府军各军营营帐中旗帜一律不动。
    而后又把早已准备好的活羊取出,让麾下将士们把活羊的后腿吊起,前腿放在战鼓上,调整好位置这才绑缚就位。
    就这样,路招和刘若这才带领将士们,马勒嚼链,兵士衔枚,悄然集合,一队队相互遮掩着向着洧水而去。
    “路招,你说军师为何不让咱们大张旗鼓的前去?武二和朱灵不正在洧水等候西凉军吗?咱们如此小心翼翼,若是让西凉军跟丢了,那岂不是坏了军师大事!”
    刘若骑在战马上,有些疑惑的问道。
    瞅着刘若皱着眉头深思的模样,路招却是满脸不以为然。
    “管他呢!既然这是军师命令的,咱们照做就是!”
    路招很是光棍,军师既然说让他们在营中制造假象,他自然听命行事。
    ……
    另一边,却说马腾等到白狼所部安稳的通过山谷,立刻下令全军迅速通过山谷不得停留,直到他们来到北府军军营外,悬着的心这才放心。
    “呼!宁容真是妄为智者,如此山谷若是埋下一军,定然可以杀退咱们!”
    马腾脸色露出鄙夷之色,转身对着侯选说道。
    “传令众军,稍事休整后,立刻发起攻击。”
    马腾现在是恨透了北府军,想到自己无端的损失就对始作俑者宁容狠狠不已。
    但他也知道宁容是一位智谋非凡的人,别看他方才骂的凶,那也只是出出气,现在他却是不得不谨慎。
    于是,马腾吩咐麾下精锐斥候兵分左右向着北府军军营迂回,并且让侯选盯住大营,若一旦有北府军撤退的迹象,马上向他通禀。
    等这一切都布置妥当,马腾立刻胸有成竹的杀了进去。
    “杀啊……”
    “吼……吼……”
    西凉军挥舞战刀长矛,挑开北府军军营大门,呼啸着杀声向着里面杀去。
    咚!咚!咚!
    突然,就听见军营深出不时传来“咚咚”的鼓声,鼓声一响,西凉军被吓了一跳,马腾更是亡魂大冒,第一个念头就是中计了。
    “不好!快撤!咱们中计啦……”
    马腾狂吼一声,赶紧带着西凉军又杀了回来。
    呼……
    等冲出军营,却正好碰到前来迎接的侯选。
    “主公……”
    侯选很疑惑,望着空荡荡的军营,并未见一个北府军杀出来。
    “人呢?”
    马腾更加疑惑,那咚咚的鼓声等了一会,却是消失了。
    呃?
    西凉军的将校皆是面面相觑,搞不懂这是什么疑阵。
    “将军……将军等等俺……”
    就在众人彼此沉默之时,却见一个肥胖的西凉军撒开脚丫子疯狂向外跑,其中一只鞋子也早已不翼而飞。
    “站住,尔战马何在?”
    侯选面色涨红,没想到他会如此丢人。
    “回……回将军,小的一时心惊,战马把小的摔了下来……”
    侯选闻听此言,抽出战刀就要杀了这丢人现眼的东西。
    “将军,不要杀俺,不要杀俺,小的有重大发现……”
    气喘吁吁的说着,双手扶着膝盖,抬着头祈求道。
    “说!”
    侯选眼中的杀意仿佛刀片子,呼啸着将其笼罩起来。
    “将军,这……可是一座空营啊……”
    ……
    马腾等人面面相觑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几只羊被吊在了旗杆上,吊的疼了便会四蹄挣扎,前腿蹬在战鼓上,就会发出咚咚的打鼓之声。
    等羊蹬的累了,便又会停下来,等过一会儿,羊有了劲就又开始挣扎,战鼓就又响起来。而远远听了,就像是人在敲打战鼓通报消息似的。
    “狗贼!真是欺人太甚!”
    马腾面色羞红,自己竟然被几只羊给吓住了,这若是传扬出去,自己一世英名啊!
    “主公,末将治军不严,又中了宁容诡计,望主公允许末将戴罪立功!”
    侯选瞅着马腾的神色,单膝跪地,主动把黑锅拦在了自己身上。
    “起来吧……”
    马腾挥挥手,赞赏的瞅了眼侯选,赶紧吩咐道。
    “北府军设下疑兵,定然在争取逃跑时间,如今其奸计被侯将军识破,想来该不会走远,诸军立刻前往查探!”
    随着马腾的命令,所有的斥候疯了似的向着四面八方飞奔而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回来的斥候带来了好消息。
    “启禀大将军,前往洧水的方向,发现战马马蹄印记。”
    听到这话,马腾精神抖擞,立刻下达了格杀令,全军出击,务必一举歼灭北府军,活捉宁容。
    ……
    哒哒哒……战场疾驰,西凉军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北府军却是已然冲到淯水的对岸。
    “狗贼!”
    马腾咬牙切齿却也无计可施,奈何桥梁被北府军弄断了,望着茫茫的河面,他却是阴沉着脸望着左右的副将。
    “主公,不如淌水而过!”有人建议道。
    “主公不可,此乃洧水,河水虽不深,却也能没半匹马,若是北府军半渡而击,那岂不危险!”有人立刻反驳道。
    “若是有船就好了……”不知谁低声嘀咕一句,却是让马腾眼眸一亮。
    “狗贼北府军,休走!可敢决一死战!”
    候选瞬间领悟了马腾的意思,对着对面的北府军吼道,北府军却是满脸不屑的挥舞马鞭,得意洋洋的走了。
    “快!准备船只过河!”
    只有亲眼见到北府军离开河对岸,马腾这才敢过水追缴敌人。
    洧水河旁边是一个村庄,唤作夏家村,侯选带领西凉军砸开百姓的大门,却是空无一人,只有一艘木兰舟放在墙边上。
    主人没在家,西凉军自然毫不客气把船收为己有;当然,若是主人在家,西凉军只可能抢的更多。
    “嘭!”
    狠狠踹开大门,侯选麾下的西凉军很快收集了数十艘战船,至于村落为何空无一人,西凉军却是没在意,只是骂了两句晦气。
    马腾望着河岸上的船只,一双眸子自然而然的放到羌人身上。
    “启禀大将军,白狼所部愿意为大军开路!”
    白狼嘴角一抽,自知在劫难逃,不用马腾命令,自己跳出来请命。
    “上船!”
    马腾见白狼识趣,也就没有多说,只等羌人平稳过河,在对岸列阵以待后,马腾一声令下,西凉军这才登上船只,浩浩荡荡的向着对岸划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