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武二的脸上露出迷茫的回忆之色,很快就被狠辣取而代之了,狗屁的不畏死,自己今日到要看看,金狼旗能不能后退!
    “标高二,攻城弩准备!二百步……三连急射!”
    武二挥舞手中旌旗,对着旁边的校尉吼道。
    “攻城弩,三连急射!”
    校尉面色一整,带着恐惧的味道,大声的嘶吼道,他知道将军这是发怒了。
    嗡……
    熟悉的刺耳声再次响起,上百支攻城弩仿佛闪电霹雳,划破了天空的寂静,带着雷霆般的霸道,浩浩荡荡的钻入了羌人的身体。
    嘭!
    一声剧烈的撞击,无数羌人纷纷跌落马下,北府军却是看也不看,井然有序的继续装填攻城弩,而后口号喊起,再次射了出去,
    “标高一,攻城弩准备!一百五十步,射!”
    随着校尉的命令,稀稀疏疏的攻城弩,再次铺天盖地的冲了过去,饶是羌人骑术精湛,可仍然被这密密麻麻,错落无致的攻城弩给洞穿了。
    两轮射!
    白狼的眼睛都直了,整个羌人骑兵的气势为之一滞,一丝不被人注意的恐惧浮上心头。
    他们悍不畏死,他们回到长生天的怀抱,他们可以笑着去死!
    可是……
    那也是和敌人同归于尽,那也要带走敌人的灵魂,只有这样他们的长生天才可以惩罚敌人。
    然而现在呢?
    敌人就在数百步之外,可他们在前赴后继的去送死,弓箭竟然都射不到对方阵地上,这种碾压似的的打法,一时间让他们精神有些错乱。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汉人的军队战斗过,虽然他们也曾惧怕这个庞大的帝国,可是天下纷乱之时,他们羌人怕过谁。
    白狼转身瞅着自己麾下的族人,心下已经有了退却之心,下意识的望着过了河中央的马腾,白狼压下了心中的异样。
    “儿郎们,大将军就在身后,咱们的援军来了……冲啊……”
    白狼喊的很豪迈,却是暗自压低速度,不让白狼族冲到最前面,至于其他羌人的死活,他已经不放在心里了。
    武二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在攻城弩不断消耗之时,他突然发现那三杆最大的旗帜竟然止步不前,其中就有金狼旗。
    “呸!什么狗屁死士,都是一群藏头露尾之辈!”
    武二现在有能力这么鄙视白狼,这应该是胜利者的特权,就像霍去病可以封狼居胥一样。
    “将军,攻城弩不多了……”
    攻城弩射的痛快,杀敌自然也痛快,可是这东西本就是个消耗品,多少攻城弩也禁不住这么上百根上百根的连射啊。
    “还能支持几轮射击?”
    武二闻听噩耗却是很淡定,并没有校尉想象中的慌乱。
    “启禀将军,还有……不足四轮……”
    校尉心中估算了一些,赶紧对着武二说道。
    “很好!传令将士们,自由精准打击,留下两百支攻城弩!”
    听到武二的话,校尉不敢怠慢,立刻去传令军需官了,说了二百就必须是二百,少一根都不行,这就是军令!
    对于军令,宁容向来毫不留情,有时甚至偏执到最精确的数字,夏侯渊曾经私下劝他不要过于苛求,毕竟当兵的都是目不识丁之人。
    宁容却是苦笑摇头,没办法,学算学的总是对数字颇为敏感,后来为了说服夏侯渊,他就给对方讲了一个马蹄钉的故事。
    随着细细碎碎的攻城弩,躲在后面的白狼却是猛然间欢呼了起来。
    “儿郎们!北府军没有攻城弩啦……”
    仿佛为了验证白狼的话,当最后两根攻城弩飞入河中后,树林中沉默了下来。
    “吼……”
    羌人骑兵心有余悸的摇摇脑袋,而后发出欢呼雀跃的吼叫。
    ……
    马腾也笑了,他赌对了,胜利就在眼前。
    然而……
    一声巨响将他从喜悦中惊醒了,不知何时,他的身后突然射来一只火箭,被侯选下意识的挥舞兵刃斩断两截。
    “真是够蠢得!竟然在水上用火攻!”
    侯选的话还未落地,就见他面前嘭的一声,掉入河中的火箭闪烁了两下火花,却是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火花霎时间向着四周蔓延。
    “水……水怎么着了!”
    面前这一幕彻底让他们的常识崩溃了。
    咔嚓!
    数十丈宽的河面,熊熊大火把西凉军包围了,一颗木板蹦到船上,马腾下意识的捡起一看,一股刺鼻的味道钻入腹腔。
    “不好!这是火油!”
    马腾脸色骤然大变,这水中难道都是火油不成?
    “将军,这不是火油,真是太恐怖了,火油岂能在水中燃烧,竟然还会爆炸?”
    侯选就在一瞬间,却见四面八方的西凉军将士纷纷跳入的水中,躲避那已经燃烧的船只。
    可是……
    ……啊……好热啊……痛……救命啊……
    西凉军疯狂的大吼大叫,水中灼热的燃烧,他们仿佛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快炸了。
    “快!快闪开,这油能够在水中燃烧!”
    马腾来不及阻止,惊慌失措的西凉军有的跳下了水中被火烧死,有的站在船上与船只一同被毁尸灭迹。
    猛火油猛烈的燃烧着,所到之处无不是惊涛火浪,无数的西凉军踩着遍地的火油被大火吞噬。
    “哈哈哈……”
    路招和刘若眼睁睁的看着水中的西凉军在火焰中跳舞,嘴中爆发出热烈的笑声。
    “族长!”
    河中的变动,自然惊动了白狼,白狼瞅瞅前面,再看看后面,还是决定当做看不到,只要自己杀了北府军,抢劫到那弓弩车,马腾的死活他不会放在心上。
    “冲!”
    羌人骑兵再次组织冲锋,北府军却是狠狠的瞅着,直到快突进五十步后,上百支攻城弩毫不留情的全部被射了出去。
    武二决定防守一搏,急促而紧张的攻城弩毫不客气的洞穿敌人,他甚至亲自射出一支攻城弩,望着对面吓的趴在战马上的羌人骑兵,两轮过后他又停止了射击。
    呼……
    白狼小心翼翼的抬头,望着那遮遮掩掩的树林,露出了恐惧之色。
    “族长……”
    又有人在呼唤他,可是他再次权衡利弊后,终于还是决定返回河岸救马腾,相对于冲阵,还是救人可以保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