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父亲,这……这也没必要这么急吧?”
    马超瞠目结舌的嘀咕着,这昨天他还和赵云打生打死呢,今个竟然成了亲家。
    这……这华丽的转变,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马腾冷冷的撇了眼马超,对于自己的长子他还是很看重的,马铁和马休兄弟二人注定担不起马家崛起的重任。
    可是……
    马腾却是深深明白一个道理,这年代不是勇武就能活到最后的,想当初西楚霸王那是万人敌,何等了得,可最后呢?还不是被汉高祖夺了江山。
    智谋!
    这玩意马腾没有,马超也没有,他活了这么多年,对于韩遂那鸟人虽然看不惯,但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智谋确实是个好东西。
    是以,当宁容抛来橄榄枝后,他第一时间就动心了。
    赵云,人长得一表人才,武功自然不用说,年纪轻轻统领一军,封侯拜相自然不在话下。
    更关键的是,赵云和宁容的关系,才是最让马腾看中的,对于宁容的恐怖他是深有体会,对于宁容的为人他更是深入了解了一番,怪才宁容在曹操心中的地位那是奇妙而不可代替的。
    很好!
    等外面大队人马浩浩荡荡,锣鼓喧天,欢声笑语响彻天地之时,马腾就更加满意了。
    宁容和赵云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这就更加让他满意了。
    “你懂什么!那赵云英果不凡,宁容更是国士无双,咱们马家重现祖宗的光辉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马腾满脸陶醉,他和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一样,把家族看的比自己命还重要。
    “……这又和那姓宁的有什么关系,那厮诡计多端,不是好人!”
    马超提起宁容,脸色有些不好看,现在他可是了解明白了,原来那闫行早就投靠了宁容,正布下陷阱等着他钻呢。
    若不是宁容突然改变了主意,只怕昨日那场大戏过后,他和他麾下的西凉军将会不知不觉中成为对方的阶下囚。
    想到这些,马超就感觉浑身发冷,人怎么可以奸诈到这种程度,自己踏进城中的那一刻,他竟然还在和自己演戏,说什么只有等到大军彻底放松警惕之事,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是昨日看到父亲的那一刻,他的心却是柔软了起来,对于闫行的恨仿佛在那一霎那消失了。
    “孟起,你记住,那宁容是赵云的亲人和家人,赵云是你的妹夫!明白吗!”
    马腾脸色一沉,异常严厉的对着马超命令道。
    有些事情他还是不知道的好,这是马腾的想法。
    “喏!”
    瞅着父亲隐隐有些动怒,马超只能低头领命。
    ……
    马腾嫁女,赵云娶亲强强联手,缔结连理,这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能够看出来,这对于曹军来说是一件好事。
    夏侯渊驻守在五百里外的冀县城,听闻赵云结婚的消息后,虽然不能亲自赶来,可是却连夜送来了十辆马车的礼物,其中不乏府库中的金银珠宝,可是他却毫不在乎,公帑私用这事他并不担心,他相信曹操会明白他的用意。
    “请大将军下马,饮酒入门!”
    在宁容的特意指挥下,整个迎亲队伍转了半个城池,这才堪堪来到马家的临时府邸。
    赵云本是马上将军,虽然不嗜酒,可是对于酒那自然是来者不拒,对方派出了马超,这家伙毫不示弱连干十碗面不改色,目光挑衅的瞅着赵云。
    “喝!”
    新郎饮酒,本就是表示诚意,更何况来人还是他的大舅哥,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喝。
    赵云不怒而笑,对于面前那酒水是来者不拒,对面的马超眼睛都瞪圆了,他大概是在想,这家伙怎么这么能喝!
    其实他哪里知道,赵云可是早就被宁容的酿酒熏陶出来了,虽然马超准备的也是好酒,可是在他嘴中淡如水。
    宁容站在旁边,瞅着马超不甘心的还要拿坛子喝,赶紧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
    “好!都是好汉子!神威将军不但勇猛无敌,酒量竟然也是如此出众!咱们的白袍将军自然不能不懂礼数!”
    随着宁容咋咋呼呼的声音,旁边看热闹的大声叫好。
    “裴元绍,来!把咱们的好酒端上来,让神威天将军尝尝咱们的酒够不够烈!”
    宁容说的豪气,可是眼眸却是挑逗着马超,瞅着对方那玩味的目光,马超当下心中有些恼怒,不想在他面前败下阵来。
    “倒酒!”
    马超大喝一声,裴元绍很是狗腿的赶紧抱着一坛子五宝佳酿跑了过来,撕开密封的一瞬间,酒香飘荡在整条街道。
    “好酒……”
    “嘶……真是好酒,好香啊……”
    马超喉咙涌动,望着琥珀色的酒水,肚中酒虫翻滚不停。
    “将军请……”
    裴元绍又屁颠屁颠的给赵云倒满,虽然换了坛新酒,可同样是酒香飘十里。
    宁容不动声色的撇了眼裴元绍,瞅着马超身旁酒坛子上的六十,再看看自己这边的二十,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干!”
    大碗碰撞,赵云豪迈的一饮而尽,酒香淳而不烈,竟然有种梅花的清香。
    马超不甘示弱,端起大碗也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酒水下肚,腾的一下让他脸色红润了起来。
    “好酒量!再来一杯!”
    宁容拍手叫好,裴元绍赶紧殷勤的上前。
    啪!
    两杯酒下肚,马超手中酒碗摔在地下,宁容若不是看在大喜的日子里,早就让他不省人事了,赶紧招呼马岱扶住他。
    “某自罚一碗!”
    赵云诧异的打量着马超,又是一碗下肚,脸色全无变化,看的马岱一愣一愣的,啥时候大哥酒量这般差了!
    “走!接新娘子去喽……”
    马腾满脸浓浓的笑意,他知道门前的事情,对于马超的事情他是一笑而过,知道是宁容搞的鬼,可他不在乎。
    “来!喝了这杯酒,你我不分彼此,就是一家人了!”
    马腾端着一杯酒,旁边的托盘中还有两杯,瞅着对方饱含深意的神情,宁容哪里还不明白。
    赵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甚是豪爽,宁容紧随其后,盯着马腾重重点头。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请!”说着话,宁容一饮而尽,马腾这才满意的露出笑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