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数日后,长安城。
    雍州刺史府衙门一片肃杀,府衙中的丫鬟与仆人皆是满脸凝重,脚步匆匆的来回行走,数千北府军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严防死守,不让任何人靠近,而最里面却是裴元绍率领的宁家亲卫,昼夜不息的分三班倒检查任何进出房间的人。
    自从宁容遇袭晕倒后已经过去七天了,这期间数十个郎中整日围绕着宁容打转,伺候宁容比对他们自己都上心,瞅着那些满脸狰狞,杀气凛然的士兵,他们哪里敢半点怠慢。
    可幸的是,这中间宁容慢悠悠的醒了一次,眼眸疑惑的瞅着房中的众人,他气息游弱的建议夏侯渊留下部分士兵镇守关中与陇西,其余将士还是撤回长安城的好,毕竟长安城乃是大汉之都,若是因久而变,那可是得不偿失。
    夏侯渊满脸大喜,对于宁容的建议他自然是听从的,而让他欣喜的是宁容终于活了过来,这也让赵云等人松了口气。
    是以,夏侯渊把这喜讯立刻写入军报中,连夜派遣将士火速送往许都不得迁延。
    要知道,这段时间曹操的书信是一日一封,不断的询问宁容的伤情,关切的语气让夏侯渊都有些嫉妒了,有时他都在想,若是自己生死未卜,不知道曹操会不会伤心痛哭。
    ……
    “老先生,请这边走……”
    这日,裴元绍满脸喜色的在头前带路,时不时的回身望着这位鹤发童颜的老头,亲兵更是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对方。
    “咳~老朽跑不了……宁小子帐下怎么有你这样的憨货!”
    华佗气喘吁吁的挥挥手,示意自己还不用别人搀扶。
    “嘿嘿……”
    裴元绍挠挠头,傻笑着望着华佗,他这也是心焦,好不容易看到神医,生怕对方在跑了。
    “咯吱!”
    门被推开了,赵云赶紧上前行礼,恭恭敬敬的说道。
    “老神医,请您无论如何都要把宁小弟治好啊!”
    对于赵云的话,华佗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点头。
    得到宁容遇袭的消息,曹操满脸愤怒,恨不得立刻飞马前去探望,却被郭嘉等人拦了下来,现如今他们和袁绍不断派遣重兵囤积黄河一带,紧张的气氛仿佛能够凝固黄河断流,大战一触即发,此刻形势万分紧迫,不得以下,他这才恳请华佗前往长安救治宁容。
    不过,就算曹操不说,华佗也放心不下宁容。是以,他得到消息后就立刻奔着长安而来,因为一路心焦,数日奔波,此刻却是颤颤悠悠的浑身疲惫不堪。
    华佗静静的走上前,裴元绍赶紧搬过一个坐凳放在床榻边,华佗却是满脸凝重的查看起宁容的病情。
    但见宁容躺在床榻上,呼吸均匀,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双眸下带着一丝疲惫,嘴角轻轻抿着,胸口缓慢的起伏不定。
    “呼……”
    华佗经过一番望闻问切,满脸凝重的深呼吸了几下,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老先生,怎么样?”赵云和裴元绍是满脸担心,望着华佗的神色,却是越发的焦急了。
    良久……
    却见华佗一脸凝重的点点头,缓缓道:“还好!若是老夫在晚来一步,宁小子这命就要去阎王处报道了!”
    听到华佗这般说,赵云和裴元绍的脸色又是惶恐又是喜悦,担心的是宁容的病情,喜的是还是可以救回来的。
    “赵将军请放心吧!宁小子的命老夫定然会救回来!只是……”
    华佗沉吟着扫过房间内的众人,有些沉默。
    “老先生尽管吩咐!不管何种草药,在下定当发动大军全力以赴!”
    赵云赶紧表态,他还以为华佗是需要什么名贵之药。
    “咳……老朽需要用金针渡穴之法刺激其身体三十六大穴位,此过程务必谨慎小心,所以还请诸位院中等侯,让无关人不得靠近,不得发出声响……”
    华佗认真的对着二人叮嘱道,严肃的表情让二人意识到了严重性。
    “老先生放心!房中事交给您,外面由在下亲自把守,谁人敢影响老先生治病,在下的龙胆亮银枪定让他有口无音!”
    赵云说着话,满脸郑重的转身向着门外而去,手中龙胆亮银枪杀气凛然的警惕四周。
    裴元绍自然不敢怠慢,对着宁府亲卫下达了死命令,整座院落静悄悄的沉默了下来。
    ……
    等到房间只有华佗和宁容两人时,华佗从袖子中摸出一根银针,对着宁容的谭中穴刺了下去,手指轻微的捻动,而后猛然一提,银针被拔了出来,随之宁容的眼皮猛地一下睁开了。
    “咦?您老人家这么来了!”
    宁容看清来人是华佗,心下一阵哑然。
    “哼!好好活着难道不好?非要装神弄鬼的!”
    华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另一根银针却是趁其不注意又是刺入其胸口某穴位,宁容刚感觉到疼,华佗却是已经拔出了银针。
    “呃……你老人家都知道我在装病,怎么还用针扎我?您不会是想发泄吧?”
    宁容幽怨的坐起身,瞅着华佗说道。
    “嗤!老夫要杀你还用浪费银针!你小子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是如此胡闹,方才给你把脉时发现,你胸中隐隐酥软,这是元气不畅,血脉侵入肺腑的症状!虽没有大事,可长此以往,终究不是好事!”
    华佗对着宁容喋喋不休的教训道,可以看的出来,对于宁容这种类乎自残的脑残行为他老人家表示很不满。
    宁容揉揉胸口,却是感觉舒服了许多。
    “嘿!您老人家不知道,这次打生打死的死伤无数,雍州算是安定了下来,西凉的杂音也被消灭了,接下来就是分割西凉的利益了……我却是有些碍眼了……”
    宁容絮絮叨叨的说着,这话他也就能和华佗说,因为他老人家的眼里只有患者,心中只有草药。
    “这就是你们这些聪明人的计谋?拿自己命开玩笑?”
    华佗像个小孩子似的撇撇嘴,宁容只得苦笑。
    没办法!
    为了能够骗过众人的眼睛,他只能用这苦肉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