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咳,侯爷您可还记得董贵妃?先帝的妃子?”周仓望着宁容,继续说道,“当初董贵妃怀有身孕,是侯爷您救了她一命,而后又让她住进了丞相府,俺听说其实魏王并没有病,而是董贵妃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华神医这段时间一直住在丞相府照料她!”
    什么?
    宁容整个人惊的站起身来,这可比他听到曹操杀华佗还要震惊,董贵妃生孩子,你把一个郎中叫去干啥,这事不是接生婆该干的吗?
    呼……
    “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来!算算时间,董贵妃应该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分娩了吧!”
    宁容对着周仓问道,心里却是暗自推算着时间。
    “侯爷,具体情况俺也不清楚,只是听人隐隐约约传,说什么董贵妃爱吃酸的,肚皮是尖的,卧榻之处隐隐有龙吟传来,还说是先帝保佑,不至汉家皇族血脉断绝……而后,也不知为啥,魏王对于此事大为关心,三天两头送吃的……总之,现在许都传的是沸沸扬扬……”
    听到周仓的话,宁容却是沉默了下来。
    这事不用考虑,他就知道曹操是怎么想的!
    当初,看到怀孕的董贵妃,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斩草除根,怕的就是肚子里生出个先帝遗子。
    可是……却被自己劝住了,因为若是她生的是女儿,那就真的皆大欢喜了,董贵妃将会养尊处优的被颐养天年,这个女孩也定然会荣华富贵一生,而曹家就可以顺理成章更进一步了!这是当初自己的设想。
    然而……
    宁容没有想到,这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竟然有人坐不住了。
    “侯爷,您想想办法吧,来时李先生嘱咐俺,他让你赶紧去救华神医,还说只有你能够救他!”
    嗯!
    宁容点点头,对着旁边的裴元绍吩咐道。
    “想救华老神医,某自然是有办法的!你既然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元绍,你去把宁武叫来,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吗!”
    “嘿!”
    裴元绍拉着周仓告退了,眼角带着兴奋,远远的还听裴元绍说什么他就知道侯爷有主意。
    屁!
    李儒这老家伙,明白着已经想出了主意,只不过这家伙狡猾,不愿意说出来。
    宁武现在是宁家亲卫中什长,宁容并没有帮他,听裴元绍讲,这小子现在的武艺越发刁钻古怪了。
    接到裴元绍的命令后,他很快就出现在了宁容身边,虽然他从小算是在宁府长大的,可是对于宁容他还是行军礼。
    “卑职宁武参见侯爷,还请侯爷示下!”
    望着面前这个比萝卜头大点的娃娃,宁容很难相信,军功薄上的战绩是他完成的。
    “宁武,你现在立刻准备一下,这是我的亲笔信,你把他亲自送到许都,交给李先生,而后去面见魏王,就说我旧病复发,奄奄一息,等着神医救命呢!”
    “喏!”
    宁容的话他并没有多少反应,只是痛快的接过书信,躬身行礼后离开了。
    …
    深夜,就在宁容为华佗担心时,二十四楼送来的消息让他嘴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这是一封来自荆州的密报,瞅着里面的内容,他却是摇摇头,谁能想到连周瑜和诸葛亮竟然都变得如此阴险了,这可和那些高大的文学形象截然不同。
    周瑜设计坑了益州军,把一座魔鬼城送给了诸葛亮,而无独有偶,诸葛亮竟然也在长沙城同时坑了周瑜一把。
    唉!
    良久,宁容心情沉重的叹口气,说起来这都是让瘟疫给逼迫的。
    根据他收到的消息,这次的瘟疫显然是从荆州开始爆发的,如今荆州七郡已经有半数感染,好在他急时秘密传令甘宁,让他严防死守,不能放过一个北上之人。
    瘟疫,就是一种可怕的恶魔,它的传播速度之快,传播途径之广,简直让人防不胜防,而最关键的就是这玩意根本就没有办法治疗,往往都是一人得病全家死亡。
    恐怖!
    也因此,老百姓把这看成是上天对人的惩罚,定然是哪个昏君惹怒了老天。
    可是宁容知道,这玩意每次都是伴随着灾难来的,正所谓大灾之后就是大疫,极有可能是上次的洪涝灾害,荆州没有防御措施,再加上环境潮湿,这才引发了潜在的病毒。
    想到这里,宁容突然提起书案上的硬字笔,想起前世那些卫生条例,还有一些简单的防范措施,奋笔疾书的写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阵凉风吹进房间,伴随着开门的咯吱声,陆逊却是神色凝重的走了进来。
    “师傅,商县传来紧急公文,说其境内有十六人患寒热重症而亡,死者皆是形容枯槁,面色狰狞发黑,与瘟疫病症相同!”
    沉甸甸的几句话,宁容被震的傻在了那里,手中的笔滚落在地却是没有反应。
    呼……
    嗤……
    宁容喘息着浓重的粗气,再抬头时却是一双猩红的眼眸,让人看了心头发颤。
    “商县县令何在?京兆郡郡守何在?甘宁何在!”
    宁容一拳砸在桌案上,整个人狰狞的冲着陆逊发出咆哮嘶吼,那恐怖的模样看的陆逊心头发寒,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失去理智的师傅。
    “师傅,现在只是怀疑……也许……”陆逊宽慰道。
    “该死!都该死!这是能够隐瞒的了的事情吗!杀!全部杀了!”
    宁容愤怒的咆哮道,他太相信这个时代的掌权者了,总以为他们满脑子仁义礼智信不会弄虚作假,却没想到这玩意几千年来一脉相承,无耻之极!
    “伯言,立刻传我口信给甘宁,让他给我封锁南郡所有道路,就是那些荒芜孤山也不能放过,总之……若是在有人闯入雍州或者豫州,告诉他,我亲自扒了他的皮!”
    “还有!立刻传我刺史令,雍州境内所有郎中必须向各郡县衙门报道,所有药铺,药农必须全部把药卖给府衙,在令各郡守,县令严格按照此条例办事,如有懈怠者,诛其九族!”
    宁容心中真是恨极了,离县县令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对自己阳奉阴违。
    “另外……让北府军携带郎中与草药,察查雍州境内所有府衙,可行先斩后奏之权!”
    陆逊听了这话,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到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只是躬身说道:“是,谨遵钧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