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郭嘉一头雾水的瞅着魏王宫的大门,方才曹操那两句话,虽然说起来无意,可是这会儿他回想起来,却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奇怪!
    难道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要发生了?
    郭嘉摇摇头,漆黑的眸子闪烁光芒,不知道为何,他突然对于自己此次前去官渡有些担忧,那种感觉挥之不去,就像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唉!
    最后撇了眼魏王宫的宫门,郭嘉背着手,缓缓的向着家的方向而去,这会儿他却是想起了宁容,那个神神鬼鬼的家伙。
    ……
    郭嘉不知道,就在他离开没多久,曹操也接见了一个人,若是宁容在此定然会认出此人。
    “主公,末将冯习前来交令,三个月以来,将士们挖掘古墓一十二座,其中西周古墓两处,战国君侯墓地三处,前汉三千石以上大官者七处,其中收获最丰富者乃是前汉广川王之墓地!”
    冯习面带土黄之色,对着曹操把三个月来的战果,如数家珍的数了一遍,神情中隐隐中带着一丝亢奋。
    “……主公,所获财宝部分通过黑市流落到那些世家大族手中,尚有一些财宝已储存在暗宫之中,现已登记造册,还请主公过目!”
    曹操接过那厚厚的一本记录册,随意的打量了几眼,心中已然有数,望向冯习带着几分笑意。
    “冯习,这一年多幸苦你了,现在感觉如何?若是你……若是你想建功立业,孤王定然会给你统兵打仗的机会!”
    曹操伸出宽厚的大手,动情的拍打着冯习的肩膀。
    “主公,末将文不成武不就,若非主公提拔,现在尚且不知在何地落草为寇,是主公您给了兄弟们活路,兄弟们都感激您的知遇之恩!”
    冯习说的很认真,很动情,曹操能够感觉到对方说的是心里话。
    “至于末将却是和兄弟们在一起久了,也就不想分开了,俺们都是见不得光的人,虽然不能在战场上为主公开疆扩土,可是能够为后勤保障做出贡献,这辈子也算没有白活!”
    说到这,冯习微微一顿,抬起头瞅着曹操。
    “主公,兄弟们都商量好了,这辈子也就这么活着了,就期盼着主公能够登基称帝的那一天,到那时俺们只愿意做个富家翁……”
    “不!”
    曹操动情的挥挥手,不等对方说完,打断道。
    “你们都是魏国的功臣,若是真有朝一日,孤定然把你们的名字写在功劳薄上,你们的事迹虽然不显,可是你们的名字将会世代受到后世帝王的供奉!”
    “主公……”
    冯习感动的叫着,眼眶湿润微微透红。
    “来!这是孤王特意为你准备的!”孤王说着话,在身上摸出一块金制的令牌,递给了冯习。
    “望乡侯……”
    冯习双手接过,诧异的望着上面的字,这东西他并不陌生,他们先祖冯迁郎当年就有一块,与之配套的还有一页金册,那是朝廷册封公侯的象征。
    “没错!望乡侯……这是孤王提前给你的册封,其实……朝廷上下文武百官还不知道,孤王已经改良了爵位制度,毕竟现在的爵位太混乱了,而你……望乡侯是孤王的第一位侯爷!”
    “嘭!”
    冯习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感动的满脸涨红。
    “主公厚恩,习无以为报,唯有肝脑涂地,挖掘古墓,为大军筹措军费以报主公大恩!”
    曹操也是被他搞得心情激荡,上前搀扶起冯习。
    “好好好……快快起来,你可是孤王的望乡侯,来……这是孤王的敕封令,你回去后再宣读,从即日起,他们将会享受校尉之待遇,纵然他们不能走在阳光下,可是他们的后代将会替他们享受!”
    听到曹操的话,冯习那颗心却是满满的,他没想到对方考虑的如此周到,虽然他们不能列于大庭广众之下,可是他们能够封妻荫子,那何尝不是一种荣耀。
    “末将替将士们谢主公隆恩!”冯习再次行礼,缓缓打开那份敕封令,却见摸金校尉四个鲜红的大字龙飞凤舞悬于其上。
    ……
    曹操送走了冯习,心中那颗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半,冯习带来的那本记录本给了他信心,他没想到当初差点被自己杀掉的那群盗墓贼竟然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惊喜。
    意外之财总是让人欣喜,更何况只要自己的这支黄泉军活着,他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财宝作为军费,而对于这支游走在地狱与人间的军队,他却是充满了信任。
    曹操知道,在这个礼法大于天的时代,没有哪个诸侯敢向他这般疯狂,而盗墓贼自然是不容与世间,这天地间大概也只有自己可以收留他们,给他们出人头地的机会。
    疯狂?
    曹操面露狰狞之色,他的疯狂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而他若要让悬着的心完全放下,就必须要疯狂到底才可以。
    “卢洪,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望着面前的靖安司首领卢洪,曹操却是不似方才那般和蔼可亲了,阴狠的模样仿佛腊月的寒天让人心中一阵冰冷。
    “回主公,卑职亲自带队,已经把那些感染瘟疫的百姓偷偷运到了冀州等地!”
    卢洪的话很低沉,可若是传出去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曹操竟然指使麾下传播瘟疫?
    这……这若是被天下人知道,定然会群起而攻之,而曹氏宗族也必然会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很好!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吗?”曹操再次确认道,他曾经听宁容讲起过,人只要犯罪就会有痕迹,而痕迹就是心里活动迹象的表明,高手往往就是通过这些不起眼的痕迹来发现幕后黑手的。
    虽然宁容讲的神奇无比,就像是天方夜谭似的,可是鉴于宁容的能力他还是选择相信,至于袁绍麾下……田丰、沮授、许攸、逢纪等人,虽然做人不够完美,可却是智谋却是一等一的,这些人还是会让曹操感觉到忌惮的。
    “主公放心,参与行动者皆是江湖上请来的游侠,事成之后卑职把他们全部留在了那里!”
    卢洪干脆利索的说着,曹操眀悟的点点头。
    杀人灭口!
    “很好!此事你就放到肚子里吧!若是泄露出去……哼!”
    接下来的话曹操没有说,可是卢洪却是浑身颤栗,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赶紧对天发誓,绝不会泄露天机。
    ……
    卢洪紧紧衣服,默默的隐藏到黑暗当中,曹操默不作声的坐在黑洞洞的大殿之中,直到一丝光亮照进大殿,沉寂的大殿再一次被打破了。
    “主公,卑职前来交差!”随着低沉的声音传来,曹操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放在了赵达的脸上。
    “卢洪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曹操面无表情的问着。
    “回主公,卑职跟随卢统领来到冀州,而后……”
    听到赵达的话,曹操默默点头,若是卢洪在此,定然会惊的全身冷汗直冒,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如此绝密的事情,竟然被第三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消息放出去了吗?”曹操再次问道。
    “回主公,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只是……”
    赵达说着说着话,声音小了下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呵呵……你是不是想说,孤王为何引火烧身对吗?”
    曹操却是毫不在意,反而心情很舒畅的反问道。
    瞅着曹操的模样,赵达赶紧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能够让曹操愿意讲解,真是太不容易了。
    “你不懂!大军阵列数月,兵锋凛冽,若是不打,这支锋利的刀刃就会磨损。”
    曹操意有所指的说着,赵达却是迷迷糊糊。
    “下去吧!对了……把华佗给放了!派人把他送到长安刺史府。”
    曹操挥挥手,对着赵达吩咐道,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
    “唉!奉孝啊……不是孤不告诉你,而是这事情太过阴毒,只能孤王自己一个人将来带进棺材里啊!”
    对着黑暗,曹操的叹息声回荡在整个大殿。
    ……
    雍州。
    宁容行走在城中,身后宁府亲卫虎视眈眈的瞪着两旁的路上,因为瘟疫的关系,往日恢复生气的长安城又陷入了死静之中。
    “敲门!”
    宁容撇了眼那地上的垃圾,对着身后的周仓吩咐道。
    “砰!砰!开门!快开门!刺史大人驾到!”
    周仓把门敲的震天响,里面的百姓却是瑟瑟发抖,不敢上前开门,直到听到是宁容来了,这才颤颤歪歪的开了一条门缝。
    “嘭!”
    一拳狠狠的砸在门上,砂锅大的拳头把那木头门砸了个大洞,门后的人吓得瘫软在地。
    “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只此一回,下不为例,否则……本侯让你也变成垃圾!”
    宁容不无威胁的说着,吓得那人赶紧下手去抓,这段时间刺史大人严格的要求城中的卫生,前两天还杀了一家满门老小,据说就是因为不遵从卫生条例,若说现在的长安人对什么最熟悉,莫过于卫生条例了,这可是用命换来的记性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