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退!”
    “唯有退兵,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田丰目光灼灼带着自信,抬头对着颜良说道。
    “哦?”
    颜良抿着嘴唇,心下却是想到书信上的计策。
    “颜将军,曹操此人擅长用兵,变化无常,其人数虽少,却不可轻视……”
    田丰听到颜良的话,还以为对方有什么不解的疑惑,又自顾自的讲道。
    “机会稍纵即逝,现在曹操率领大军前来,咱们偷袭官渡,兵进许都的计划已然落空,
    因而,为今之计不如长期坚守,你我可上书主公,言及退回黄河北岸。
    而后主公可以凭藉山岭黄河的坚固,拥有三州的人马,外面联合英雄豪杰,内部实行农耕用以备战。
    而后再挑选精锐部队,分为奇兵,趁敌人空虚轮番出战,用来骚扰黄河南面。
    敌人援救右边,我就攻其左边;敌人援救左边,我就攻其右边,使敌人疲于奔命,百姓不能安于本业。
    如此疲敌之计不用三年,曹军必败,而我军必胜!”
    田丰双眸闪烁精光,他的眼界在这一刻升上了天空,仿佛在俯视着整个大地。
    可惜……
    他的这种经国安邦之策却只能对牛弹琴了,因为颜良早已经先入为主的被袁尚的书信震慑住了。
    “田大人所言甚是,然而……您的这些话还是等回到邺城,为主公讲吧!”
    颜良缓缓站起身,魁梧的身材充满霸气。
    “现如今,本将已有破敌之策,田大人可看本将是如何斩杀曹军的!”
    ……
    “报……启禀主公,白马城探子来报,颜良闻听延津之事,立刻派遣副将淳于琼统领五万精兵,昼夜兼程的向着延津而去!”
    曹操望着茫茫黄河水,听到斥候的话,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哈哈哈……颜良已入孤瓮中矣!”
    “公达,此次解白马之围,你当为头功!”
    曹操的话充满了自信,就仿佛他已经斩将夺旗,杀了颜良一样。
    “在下不敢居功,此皆主公运筹帷幄,三军将士誓死杀敌之功勋!”
    荀攸和曹操一言一语指点江山,远处而来的郭嘉却是皱着眉头,心中总有种怪怪的感觉,这一幕他总是觉得有些熟悉。
    ……
    曹操并没有发现郭嘉的异样,如今颜良分兵延津,他立刻派遣于禁率领一万五千将士对延津做出佯装强攻的准备。
    而于此同时,他丢下曹仁等将在后,亲自率领虎豹骑与黄忠的右领军卫将士快速奔跑向着白马杀来。
    “吁!”
    曹操登上土山遥望山前平川旷野之地,颜量军营中军旗招展,号角齐鸣,排成阵势,紧锣密布,远远一看就像仍有十万大军般似的。
    “主公,这……”
    曹纯和黄忠骇然的瞪着前方军营,不是说好了不足五万人的吗?
    可看这军营中的架势,足有十多万之众。
    “哈哈哈……袁军虚张声势也,颜良计穷矣!”曹操却是开怀大笑,马鞭摇着远处,“营中虽遍查旌旗,但营盘炊烟却不足以十万大军用度……”
    曹操的话没有说完,黄忠和曹纯立刻明白了,只是脸上带着一丝尴尬,枉费自己还是南征北战的大将,竟然连大军埋锅造饭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给忘记了。
    “众将士听令……冲锋……”曹操狞笑着挥舞倚天剑。
    “呜~~”
    凄厉的号角声低沉婉转的响彻整片大地。
    “驾!”
    黄忠挥舞大刀,一马当先的率领右领军卫冲向了袁军的大营。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快,轰隆隆的声音震天撼地,黑甲曹军此刻就像是一股黑色的洪流席卷着海浪向着袁军挥起了屠刀。
    “杀……”
    敌营就在眼前,黄忠催促战马的速度不减反增,荆棘倒立的营门口就在眼前,黄忠却是伸手一提马缰绳,战马前蹄猛然高高跃起,嘶吼一声跃入袁营,手中长刀顺势而下。
    咔嚓!
    巨大的力道在战马俯冲的冲击力下,一刀将整个营门挑飞,飞出五六丈远的距离轰然落地,摔得粉碎。
    “杀……”
    右领军卫仿佛潮水一般涌进了袁营。
    “将军,营中无人!”
    不知是谁惊奇的大吼一声,黄忠立刻一怔,目光望向那几处尘烟,心中就是咯噔一声。
    不好!
    中计了!
    “后军改前军,撤!”
    随着黄忠的命令刚刚落下,但见营门四周突然涌现出无数土黄色的袁军,旌旗如云。人马如潮,五万袁军把营寨团团围困。
    轰!
    随着一声震天响,土黄色的袁军刀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弓弩手见缝插针,摆出一副大举进攻的架势。
    远处,颜良嗜血的舔着嘴唇,对着旁边的传令官道。
    “开始吧!”
    嗡……
    随着传令官手中的旗子不断地挥动,袁军以圆形防御阵营不断向前压缩,狰狞的箭矢宛如雨下,黎明前的黑暗在火光的照耀下宛如白昼。
    烈火在身边燃起,无数黑烟把黄忠所部围困在军营,很快……宛如地狱跑出来的恶魔彻底迷茫了整个大营。
    “杀!”
    黄忠奋力的挥舞袖袍,试图看轻前面的战况,可是那黑烟带着刺鼻的味道模糊了他的视线。
    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嗦,凄厉的蜂鸣声传来,黄忠下意识的爬在马背上,那是弩箭的声音。
    嘭!
    轰!
    摇曳的火光就像流星,弩箭在黄忠身边檫肩而过,向着旁边那粗大圆桶射了过去。
    “油!”
    熊熊大火霎时间把右领军卫分割开来,嘈杂的杀伐声,凄厉的惨叫声充斥在耳边。
    “列阵!冲……”
    黄忠想要分辨东西南北,却是被浓烟与大火包围,根本就看不清楚方向,此刻他心中明白,周围那些干草定然被撒了水,只是……虎豹骑在哪里?
    自己率领大军冲营,纵然是被敌军埋伏,可是虎豹骑就在眼前,以他们那强横的铁蹄,难道还怕这些袁军?
    见死不救吗?
    黄忠已经来不及思索,短短片刻时间,袁军就将他们杀了个措手不及,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伏杀。
    先是布下陷阱等着自己钻,而后就以弓箭包围自己,等到自己刚要阻止冲阵时,漫天的大火伴着滚滚浓烟席卷而来。
    “铛铛铛……”
    黄忠愤声大呼,试图召集将士们冲阵,可是却被那厮杀的惨烈声覆盖了。
    “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