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征西将军?
    宁容暗自好笑,这袁绍提携自己的儿子还真是不遗余力,征西将军位高权重,岂是袁尚一小儿可担任的。
    “免了,败军之将,本帅不想沾染晦气!”
    袁尚高做战马之上,双眸傲然的望着前面,对于高干更是连正眼看都不看。
    闻听袁尚之言,高干一张脸猛然涨红,被当着这么多人奚落,这还是他成为并州刺史后第一次,死死的攥紧拳头,愤怒的脸色不言而喻。
    “呵……不服吗?”
    袁尚看到高干这副模样,笑得越发肆无忌惮了。
    “父王统帅大军征伐北地,幽州千里疆土尽皆俯首称臣,可谁知道等到本公子那位好二哥上任后,屁股还没坐热,竟然被那不知名的北燕侯给赶出了幽州……
    高大哥,听闻你与二哥一向交好,难道他就没有告诉你…自己的失败,谁说失败者没有意义?哼!依本公子看,这借鉴的意义还是有点的吗?”
    袁尚半是嘲讽半是安慰的对着高干说着。
    “……征西将军训斥的是,末将谨遵教令!”
    高干死死的咬着牙,瞪着趾高气扬的袁尚,鼻腔中发出愤怒的声音。
    “进城!”
    袁尚雄赳赳气昂昂的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进了上党城内,独自留下阴沉似水的高干等人,宁容骑着战马路过其身边时,不禁多看了两眼。
    “大人……”
    望着袁尚等人的背影,站在高干身旁的将校们面露不满的紧紧盯着,愤愤不平的喊道。
    “大人,弟兄们奋死力战,与赵云寸土必争,难道就让三公子如此侮辱!”
    “就是!他知道个屁,那赵云与徐晃封锁上党,多少兄弟喋血沙场,这才堪堪保住城池,三小儿如此行径真是让将士们寒心!”
    脾气火爆的将校更是破口大骂。
    “够了!”
    高干脸色难看的沉声冷喝,吓得众将校噤若寒蝉,目光凛然的划过众人,“败了就是败了!三公子谋略无双,就让他与赵云对垒!”
    高干说完,转身向着城内走去,袁尚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可不想再给对方把柄。
    咦?
    众将校目光彼此对视,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眼中带着一丝坏笑。
    哼!
    草包三公子尽人皆知,就让他去赵云处碰壁,等他哭爹喊娘的跑回来,就知道老子们的不容易了。
    ……
    却说袁尚率领大军进入城中,自然霸占了郡守府作为征西将军行在,而城中的防守也彻底被他带来的军队接管了,至于原高干的将士却是都被赶出了城。
    上党城并不大,能够容纳下三万大军已经是极限,袁尚自然毫不客气的先安排自己的心腹将士,宁容虽然不赞同他的做法,不过…以目前之形势,却也只能如此。
    上党城乃险要之地,诸军防御务必谨慎小心,原并州诸军熟悉地形,现驻扎城外可更好与城中相互呼应。
    这是袁尚对众将士的解释,宁容却是知道,实际上是这位三公子自幼娇生惯养,受不了野外宿营的艰苦,这才直接搬进了上党城内,而各营将士自然是他冠冕堂皇的理由。
    太守府。
    袁尚迈进大门的瞬间,整个府中乱糟糟的响成一片,吉利作为袁尚的门客,自然需要上前为主子谋划一番。
    宁容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就见吉利召唤府中所有仆人丫鬟,那些漂亮的侍女被留了下来,粗鄙的仆人被打发到前院,等到代表威武的铁戟被插在房顶,一杆袁字大旗迎风飘扬时,整个太守府已经姓袁了。
    而等到这一切都收拾完毕,袁尚满意的点点头,对着大将吕旷示意。
    咚咚咚……
    点将鼓响彻上党城,袁尚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头戴紫金盔甲,身披锁子鱼鳞甲,手持斩将刀虎视帐下群臣。
    大将军文丑杀气腾腾,站在右首位,身后吕旷、吕翔等各校尉数十人一字排开,浑身的煞气威武霸气,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袁将。
    而审配与逢纪作为袁尚的心腹谋士,自然是紧随袁尚身旁,这二人面南而立,分侍两旁为袁尚助威。
    宁容和周仓排在了大堂之外,有头有脸的都在内堂等候,不过瞅着站自己前面的吉利,宁容笑了。
    “丁先生,你可看出这其中的门道?”
    吉利悄悄的回头,对着宁容问道。
    宁容瞅着对方那不吐不快的模样,决定要做个好听众,面露疑惑的摇摇头。
    “嘿!俺给你说……这文武百官列队自有其规矩,文武分侍两旁才是正理,可你看这大堂之内,为何文武混杂?”
    吉利故作高深的对着宁容讲着,宁容顺着他的目光打量着大堂内,不禁暗自点头,右边是以文丑为首的冀州军,而左边皆是以高干为首的并州军。
    “嘿嘿!咱们这边算是三公子的皇亲国戚,左边那群并州家伙只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喽喽!”
    吉利很有优越感的对着宁容说着。
    “势如水火……”
    宁容笑吟吟的点点头,那优越感让吉利很满意,不过宁容心中却是更满意,袁军有矛盾对于他来说才是好事。
    “诸将可曾到齐?”袁尚目光一凝重颇有些威严的沉声喝道。
    “启禀大将军,并州麾下诸军将,除去前线把守要塞之将校,其余人等皆已到齐!”
    高干一步踏前,拱手抱拳行礼道。
    “嗯~”
    袁尚对于高干的识趣很满意,傲然的神色在其身上划过。
    “曹贼不自量力,以一隅之力竟然敢与父王抗衡,此乃取死之道,本公子甚鄙视之!
    然,来而不往非礼也,曹贼竟然敢在官渡挑衅我军,那本公子自然要还以颜色!
    官渡之事有父王主持,曹贼自然会兵败身亡,而并州之事却让父王忧心忡忡!”
    说到这,袁尚的目光望向了左手边,望着一众低头的并州将校,脸上露出不屑。
    “并州身靠太行天险,比邻司隶之地,实乃首冲要地,重中之重!因而……父王派遣本公子前来督战!”
    语气一顿,袁尚瞪着左手边的高干等人,继续杀气腾腾的训斥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