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丑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挺进蒲津关下,远远的距离蒲津关三里外安营扎寨。
    “来人,传本将令,大军安营扎寨后,各级将校来中军大帐听令!”
    “来人,立刻传斥候营上前,三人为一队,将方圆十里之内的地形、敌情祥加探查后,速来禀报本将军!”
    “来人,传令前营将军宋田,令其将攻城器械准备妥当,迅速架起云梯,推进八百米!”
    不等大军营帐搭建完毕,文丑手持利刃,身披铠甲,站在一块巨石上,威风凛凛的不断传下将令。
    上党郡的南部与司隶境内的河内郡与河东郡接壤,而河内郡在司隶境内以东,再往南便于豫州、兖州搭界,因靠近曹操的老巢,文丑生怕打草惊蛇,便将目光放在了河东郡。
    而河东郡与上党郡中间隔着羊头山与天井关之地,此片地形较为复杂,羊头山孤零零的只有一座山峰,因为向南延伸出两座山脊,看起来像是两只羊角,因此而得名。
    天井关虽然有关之称,此地却不是真正的关隘,上党郡背靠太行山,因而地势陡峭,境内山峰丘陵较多,而天井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那是因为出天井关才能看到并州与雍州的真正关隘蒲津关。
    文丑不愧是统兵多年的大将,选择安营扎寨之处却是独具匠心,他把整座营盘依天井而建,两侧丘陵上树木茂密,虽然两侧不适合大军埋伏,可是安排小股军队以壮声势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
    天井背后就是羊头山,那是上党郡的腹地,高干率领的三万大军东征的孟津关便距离此地不远,若是有不测,两军也好互为犄角,有个可以撤退的后路。
    未虑胜先虑败,此乃真将军也!
    当然,文丑并不以为自己会败给赵云,千军万马避白袍的威名他听过,可是他也仅仅是听过而已,想他文丑那是河北四庭柱,成名之时名动天下,那时的赵云还只是一区区百人将,面对后生晚辈他心中隐隐有股傲气。
    更何况……
    伸手摸着怀中的书信,他的底气更足了,那是三公子写给他的妙计,上面竟然将赵云军中未来的举动勾画的清晰明了,虽然不知道三公子何时有这等未卜先知之能,可是……若是此计是真,那他将会一举干掉赵云的左领军,杀入长安。
    想到这些,文丑就是心头一阵火热。
    “咚咚咚……”
    聚将鼓响彻在整个军营,将士们忙碌着埋锅造饭,文丑召集众将开始分配任务。
    军情如火,容不得他有丝毫懈怠。
    “吕旷何在?”
    牛眼大的火烛在昏暗的中军大帐摇曳着,把文丑的威猛的身影拉的修长。
    “末将在!”
    吕旷踏步而出,抱拳听令,镔铁锁子铠甲发出铿锵有力的撞击之声。
    “着你立刻率领五千精兵前往蒲津关下叫阵!”
    随着文丑话音落地,一支漆黑如墨的令箭向着吕旷飞去,吕旷伸手猛然一抓,只见一片殷红没入手中,那是一个‘令’字。
    “前营将军宋西可在?”
    文丑眼眸凛然的瞪着满头大汗的宋西。
    饶是寒冬将至,可是宋西被文丑锐利的眼神盯着还是全身寒气直冒,直接从脚底掌窜到了胸口,太吓人了。
    “末将在!”
    宋西大声的吼道。
    “本将交付你的军令可曾完成?”
    文丑步步紧逼的追问道,宋西望着对方眸子中的杀气,心下惶恐不已。
    “启禀大将军,十二驾云梯已搭建完毕,周围拒马桩也已布置妥当,五百游骑时刻警戒四周!”
    宋西一口气将整个防御部署说了出来。
    嗯~
    文丑听到这话,脸上的神色稍有缓和。
    “很好!宋将军,你立刻整顿麾下将士留守军营,两厢多布弓箭手,本将亲自前往杀敌,若是敌军敢来,立刻射杀!”
    “诺!”
    宋西心下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让自己看管大营,相比攻城还是看管大营更加安全些。
    文丑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又对其他众将校吩咐一番,而后率领两万大军杀向了蒲津关。
    ……
    蒲津关下,吕旷早早的率领五千甲兵列阵叫骂。
    “呔!关上的狗贼听着,你家吕爷爷在此,还不快来送死!”
    吕旷手持长枪,对着关上的左领军卫破口大骂。
    “袁狗!”
    守城的将士没有命令不敢私自出关,面对底下的谩骂只能小声的反击。
    “哈哈哈……缩头乌龟,听说你们那赵将军生的貌美如花,肤色白嫩,不会是个女扮男装的娘们吧?”
    吕旷口无遮拦的阴损着赵云,随后袁军中也是爆发一股轰然大笑。
    “哈哈哈……”
    城头上,左领军卫气的紧握兵刃,锐利的眸子散发着杀机,眼睛时刻盯着中间那道白袍,只待他军令下达,他们将会屠尽这群狂吠不停的袁狗。
    陆逊爱着青色长衫,这是他和师傅宁容学的,他觉得身着青色长袍,站在城头指定千军万马,乃是一代军师的无上的风采。
    腰间还跨着一柄宝剑,虽然不如曹操的倚天剑等上古名剑出名,可是这把剑也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因为它是被赵云从高干的身上抢回来的。
    “赵将军……”
    陆逊的小脸凝重的转身,他担心赵云会一怒之下打乱他的部署。
    “放心!他的狗头早晚是本将的!”
    赵云目不转睛的盯着关下的吕旷,平静的语气带着森然的杀机。
    陆逊却是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关下来将他不认识,可是这不妨碍他为对方感到悲哀,被白袍将军赵子龙恨上的人怎么可能活的长久。
    开什么玩笑,赵云是谁?那可是师傅十绝榜的第二,天下武功除了吕布,何人能够与其比肩?更何况吕布早就死了。
    河北?
    袁营?
    陆逊摇摇头,据他所知,最厉害的也莫过于颜良和文丑了,可是看此人这身影应该不是这二人。
    河北四庭柱?
    张颌,高览,颜良,文丑……
    如今张颌已投靠了师傅,颜良和高览又在官渡与魏王对峙,而剩下的文丑听说是个沉稳内敛的家伙。
    想到这些,陆逊暗自告诫自己,接下来的行事必须小心谨慎,不能给对方一丝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