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呔!贼将休的猖狂,某家文丑来也!”
    只听一声暴喝传来,吕旷猛然回头,但见远处黑骑席卷着狂风杀来。
    哈哈哈……
    看到来人正是文丑,吕旷得意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真是苍天保佑,天不绝我也!
    对面的赵云提枪冷对凝神,望着那一团黑云由远及近的快速杀来,眼眸不由一缩,那强劲的风已然说明了一切。
    悍将!
    “此人不愧是是河北四庭柱之一,这气势……确实了得!”
    赵云的眼神不仅挺直了两分,眼神仿佛苍鹰,带着犀利的神色瞅着来人。
    “曹贼狗将,休得猖狂!某家来会会你!”
    文丑纵马而来,手中长刀在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狠狠的对着赵云劈了下来。
    “驾!”
    赵云不敢托大,从战术上重视敌人,从战略上藐视敌人,宁容对他说的这句话,他记得很清楚。
    “嘶~”
    照夜玉狮子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四蹄催动仿佛在蓄力一般,只等文丑杀到百步远,猛然窜了出去,就像是一支离箭的弦,雪白的光闪过,却是令人看不真切。
    “杀!”
    赵云和文丑异口同声的大喝一声,而后刀枪碰撞在一起,发出剧烈的振动之声。
    嘶哑……
    战场交错而过,文丑和赵云振动手臂的内劲,双腿控制战马,再次调转马头冷冷的凝视对方。
    高手!
    文丑眼眸闪烁着兴奋,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对方有内劲。
    猛将!
    赵云撇了眼握着长枪的右手,在他眼冷冷的望着来将文丑,淡淡道。
    “赵王无辜欺我疆土,此乃大丈夫所为乎!”
    面对赵云正气凛然的质问,文丑漠然无语。
    没办法!
    自己的主公自己知道,对于袁绍他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卖弄,不过……他却也不会背叛,因为他们的感情有些复杂,亦是主臣,亦是兄弟。
    “废话少说,尔敢斩我大将,就要以命偿命!”
    文丑端坐马背,手中长刀傲然的指着赵云。
    “哼!”
    赵云这会儿也是听得勃然大怒,这袁将皆是蛮不讲理之辈,该杀!
    “看枪!”
    赵云挺枪纵马,单搦文丑交战。
    “呔!”
    文丑自然是来者不拒,手中长刀闪烁,跃马飞奔而来。
    铿锵!
    铿!
    兵器的碰撞声不绝于耳,火花不断划出,赵云挥动龙胆亮银枪犹如梨花带雨,霎时间形成一层薄薄的雾气将两人笼罩里面。
    而文丑目光越发凝重了,他没有想到敌将的枪法竟然练到了如影随形的地步,这四周的水雾看似触之可破,可是那实际上乃是枪锋快速转动留下的枪影,若是不小心碰到,轻者血肉模糊,重者残肢断臂。
    “着!”
    文丑越战越勇,鼓舞力气奋力厮杀,一杆大刀在其手中仿佛轻若无物,巨大的力道不断砍向赵云的长枪。
    赵云的枪法以巧变而动,而文丑则选择大开大阖的军中杀阵,试图以力降十会,铿锵声振聋发聩。
    “再来!”
    数十个回合转眼间交错而过,两旁的将士看的是如痴如醉,不时间还欢呼呐喊。
    吕旷却是浑身发冷,额头冷汗淋漓,就在方才他还要去挑战一下对方,没想到此人竟然能够与文大将军交战数十回合而不败,真是厉害啊!
    其他人则是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明智,否则宋西岂不就是自己的下场。
    “哼!”
    长枪游走如盘龙,赵云的枪法是越来越刁钻,面对文丑骤马来攻的长刀是凛然不惧,手中的枪法虽快,却并不紊乱。
    铿!
    文丑深呼一口气,本欲逞龙虎之威,体力却是不断下降,他终究不是张飞那种猛将,那种越战越勇的猛将。
    阵前不输人,自然更不能输阵,文丑抖擞精神再次迎战,抡起掌中日月乾坤刀,刀锋咆哮将赵云团团围住。
    城头上,陆逊望着城池下的战况,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
    “来人!取弓箭!”
    随着他一声大喝,身旁的将士快速取来一把石胎弓递给了陆逊,然后一脸敬佩的等着他大显神威。
    士卒曾经听人讲过军中的故事,凡事用弓箭的高手皆是深藏不露,而每次关键时刻就会大喝一身,而后箭如连珠一气呵成,直奔敌将咽喉。
    嘭!
    敌将应声而到,己方将军挥舞大刀砍下敌将头颅,而那些敌军自然吓得狼狈逃窜,到那时就是他们痛打落水狗之时了。
    是以,此人正目露崇拜的盯着陆逊,以为他就是故事中的主角,可是……
    “咳!有没有轻点的……”陆逊试了三次,仍然没有拉开弓弦,额头大汗淋漓。
    “呃?”
    那士卒只感觉额头有无数只乌鸦在呱呱叫着飞过。
    “看箭!”
    猛然接过陆逊手中的弓箭,但见那士卒张弓搭箭直奔敌将文丑而去。
    咻!
    破空声惊动了战团中的文丑,大惊失色下立刻跳出战团,挥舞大刀拔开箭矢。
    咻咻……
    连放三箭,却是皆被文丑云用长刀拨落。
    文丑却是面色铁青,对着赵云怒斥道。
    “呔!卑鄙无耻的狗贼,竟然想暗箭伤人!”
    赵云只感觉有些冤枉,自己还用暗箭伤人?
    再说了,方才那三柱连环箭虽然准头齐准无比,可是那力道显然不足以伤害他们。
    “再来!”
    赵云撇了眼城头,却见陆逊正在看着自己,而放冷箭的将士还举着弓在他身旁。
    是了!
    赵云心中暗自点头,提着长枪再次赶去。
    文丑自然是针锋相对的纵马举刀砍向赵云。
    咔!
    铿!
    嘭!
    战团飞舞,卷起一片尘埃,将士们爆发出呐吼声,为自己的将军呐喊助威。
    嗡……
    突然,文丑手中长刀挽了一个刀花,而后就见文丑竟然放弃手中长刀,不知何时左手一把冷剑劈了过来。
    啊……
    赵云躲闪不及,右手臂被文丑砍了一剑,手中龙胆亮银枪差点脱手而飞。
    “撤!”
    赵云百忙之中急忙虚晃一枪,纵马跳出战阵,对着身后的左领军大喝一声,冲进了城中。
    陆逊却是心有灵犀一般,早早的打开城门迎接赵云等人回城,等到文丑想要追赶之时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唉!
    文丑叹口气,就差一点他就可以活捉敌将了。
    ……
    “将军,您没事吧?”小鱼赶紧迎了过来,急切的望着赵云右手臂问道。
    “无妨!”
    赵云微笑着摇摇头,把龙胆亮银枪递给小鱼,而后就见其解开护臂,拿出一包鲜红的血液扔了出去。
    “呃?”
    身后众亲卫疑惑的瞅着赵云,原来受伤是假的啊!
    “这皆是伯言之计!来人……传本将令,封锁关隘,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出战!”
    随着赵云的命令传出,关隘口上挂起了免战牌。
    ……
    袁营。
    “唉!”
    文丑还在叹气没能击杀赵云,却见传令兵急忙冲了过来。
    “启禀大将军,敌军挂起了免战牌!”
    “哦!”
    文丑漠不关心的随意嗯了一声。
    而后……
    免战牌?
    “什么?你说什么?”回过神来的文丑蹭的一声跳了起来。
    “回……回将军,敌营挂起了免战牌!”
    传令兵颤颤抖抖的说着,他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却不防文丑神色却是怔住了,有些欣喜有些……古怪。
    默默的转过去,胸怀中他掏出一封密信,那信是袁尚交给他的,说是破敌的良策。
    文丑默默的瞅着第二条,但见上面写道,若是敌军闭门不出,高挂免战牌,则将军可以……
    “来人!传令吕旷,立刻安排将士去敌营前骂阵!”
    “喏!”
    传令兵去传令骂人去了,文丑却是把那密信又撞进了怀中,他还不放在的拍拍胸口,
    ……
    “呔!城上的贼兵听着,曹操就是没种的混蛋!”
    “狗贼曹操假仁假义,欺师灭祖丧尽天良!”
    “无耻!卑鄙!曹贼卑鄙无耻……”
    城下的袁军破口大骂,城上的陆逊却是不屑一顾。
    “真是蠢笨无知的憨货,就连骂人都没点心意,竟然也好意思出来混!”
    陆逊根本就看不起城下的敌军,旁边的赵云不由摇摇头。
    “行军打仗就像六月的天,天气是说变就变,稳扎稳打,切记心浮气躁!”赵云有意无意的提点着。
    “嘿!赵将军,不知你看过猛将程咬金智取威虎山这一段吗?”陆逊嘿嘿一笑问道。
    “此计本来却是从《三十六策》中看到过,不过……只是看了个题目,其中内容却是不太了解!”
    提起宁容的兵书,赵云严肃的沉思着。
    “不瞒将军,那一段故事说的就是眼前这景象,猛将程咬金攻打威虎山,可是威虎山易守难攻,乃是天险之地,敌人据守天险而不战!”
    “没办法!军令如山,程咬金将军不得不令想他法取威虎山,后来……他便突生一计,令几百两人轮番出营骂喊,若是咱们没有动静,接下来几天该文丑喝酒了。”
    听着陆逊的话,赵云决定今夜回去先把程咬金取威虎山这段钻研透彻。
    日落日出,这三天文丑是不断对着他狂轰滥炸,赵云却是充耳不闻,他在等。
    “报……启禀将军,敌将文丑正在营前饮酒!”
    当斥候兵把消息传到军中大帐,赵云立刻笑了出来。
    “好!严令将士不得理会,且明日再说!”
    陆逊走进中军大帐却是正好看到这一幕。
    “将军感觉如何?”陆逊笑语盈盈问道。
    “呵呵……这种提前判定对方生死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赵云重重点头,脑海中却是想起了宁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