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人放心!曹军若是想追上主公,就必须从末将的尸体上踏过去!”
    “保重!”
    沮授临危不乱,郭图等人皆随着袁绍逃命去了,而他则必须留下来,想办法为袁绍保存更多的有生力量。
    “王兄,刘兄,兄弟就此别过!”李封对着两位袍泽抱拳道。
    “保重!”刘纮翻身上马,对着二人拱手道。
    “此去有死无生!”王冲冷眼撇过杀声四起的战场道。
    “驾!”
    几人互相凝视最后一眼,而后按照沮授的吩咐,率领大军分开逃窜而去。
    远处……
    战马嘶哑,喊杀震天,虎豹骑犹如一股洪流,卷起一片血花冲的袁军溃不成军。
    “元让,你往东,某往西,斩将杀敌!”
    曹仁望着远处的袁军分兵逃窜,立刻察觉出了敌军的意图。不过这是阳谋,也由不得他选择,若是不追就只能看着敌军逃跑。
    “好!”
    夏侯惇长枪所指,左威卫大军纵马疾驰战场之上,向着远处的王冲所部追去。
    “杀!”
    哒哒哒的马蹄声,踏着敌人的尸体很快就追上了这股步骑混杂的袁军,夏侯惇毫不客气的挥舞长枪,又是一场屠杀。
    “投降……俺们投降!”不知道谁高呼一声,紧接着剩下的袁军纷纷扔掉了兵器。
    “哼!”
    夏侯惇手持长枪,望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敌将冷哼一声,对于没有骨气的人,他向来看不起。
    “尔乃何人?官职何为?”夏侯惇道。
    “回将军,末将王冲,原袁公帐下禁卫军中郎将!”
    “嗤!有尔等背主之贼,也难怪袁绍会战败!”
    听到王冲的话,夏侯惇冷笑不已,袁绍的禁卫军类似于曹操的虎豹骑,如此嫡系军中竟然出现贪生怕死之辈!
    “抬起头来!让本将看看卖主求荣之人长得何等模样!”
    作为战胜者的夏侯惇,有资格嘲讽败军之将。
    “喏~”
    王冲低着头,双手死死的抓着大地,夏侯惇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屈辱,可是他不在乎。
    “嘭!”
    突然,王冲猛然站起身,就在夏侯惇打眼看他时,却是一阵沙土冲着他双眸飞了过去。
    “狗贼去死吧!”
    紧接着,就见王冲手臂中一根弩箭带着凛冽的杀机直奔夏侯惇的咽喉。
    “将军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众将士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亲卫夏侯忠反应最快,手中刀猛然掷了出去,试图打掉那支弩箭。
    铿!
    长刀撞上了弩箭,夏侯忠心中暗自一松。
    “啊……”
    然而还不等他松一口气,夏侯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众将士急忙望去,却见那杆偏移位置的弩箭正中夏侯惇的左眼,夏侯惇猛然拔了出来,弩箭带着眼球,鲜血顺着眼眶流淌下来,狰狞而可怕。
    “该死的!祖宗精血不可弃!”夏侯惇瞅着自己的眼珠子,猛然拔了下来扔进了嘴里,嘎嘣嘎嘣的声音吓得众将士一阵恶寒。
    狠!
    真狠!
    而那些投降的袁军更是瑟瑟发抖,望着夏侯惇仿佛看着一头恶魔,你能想想出,面前之人满嘴鲜血的吃自己眼珠子的恐怖景象吗!
    “王冲?杀!都杀了!”
    夏侯惇满脸恨意的盯着祈降的袁军。
    “杀!”
    夏侯忠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将军,捡起地下的大刀冲着那些扔掉兵器的袁军杀了过去。
    夏侯惇微微闭着眼睛,听着那不绝于耳的惨叫声,愤怒的情绪起伏不定。
    良久……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袁军,夏侯惇淡淡的撇了眼,转身骑着战马摇摇晃晃的走了。
    ……
    “主公,此乃袁绍帐下校尉刘纮首级,此人率军欲往河内,被末追上击杀!”
    官渡之战,颜良被黄忠一刀斩杀,此乃始料未及之事,是以袁军震惊之下大乱。
    曹操熟读兵法韬略,自然会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即刻命令大军追杀敌军。
    而后,袁绍仓皇逃窜之黄河以北,而曹操则分兵六路驻守延津,白马,官渡等黄河紧要渡口,兵锋直指袁军。
    此时,曹仁率领右卫大军得胜回来,正对曹操交令,曹操满脸喜欢的大加称赞。
    “启禀主公,此人乃袁绍麾下禁卫军郎将李封,愿投靠主公帐下!”于禁手持三尖两刃刀,押着败军之将李封而来。
    “哦?既然是本初的禁卫军,为何投降孤王?”
    “启禀大王,袁绍贪利忘义,置大军生死于不顾,自行渡河逃命,却令降将等率领将士与贵军厮杀,降将不敢触大王之虎威,愿意投降大王!”
    李封情真意切,心中暗自得意,他可是率领部分将士投靠曹操的,这些就是他上位的资本。
    然而……
    他却根本不了解曹操,或者是他不懂上位者的心思,换句话说,若是曹操处于袁绍今日之地位,难道他麾下的虎豹骑也要背叛与他?
    “哼!似尔等这不忠不义之辈,竟然还有脸祈降,来人,推出去砍了!”
    “大王,末将是真心实意的……”李封惊恐的大吼大叫。
    “呸!卖主求荣的玩意!俺许褚就看不起你这种败类!”
    随着他话音刚落,镔铁大刀噗嗤一声砍断了对方的头颅。
    “奶奶的,若是武卫军在此,何须脏了老子这把宝刀!”
    许褚骂骂咧咧的拿着血淋淋的人头请曹操过目。
    “文则,投降的袁军尚在何地?”曹操转身问道。
    “启禀主公,右威卫将其众押解在黄河之畔,只等主公钧令!”
    “嗯……把他们放了,让他们带上这颗人头回冀州吧!”
    曹操沉吟片刻,摸着胡须吩咐道。
    呃?
    “放……放了?”于禁不确定的问道,那可是数千俘虏啊!
    “不错!放他们回家,就说是曹操说的,同为大汉子民,没必要内室操戈,以令亲者痛而仇者快,冀州曹某人早晚会拿下!”
    曹操虎躯一震,满身的威严霸气侧漏。
    “主公英明,在下佩服不已!”程昱眼眸转动,立刻明白了曹操打什么主意,他这分明是想效仿当年宁容收黄巾之战。
    “喏!”
    于禁领命刚刚离开,曹操的好心情立刻就被夏侯惇的惨状打破了。
    “元……元让你受伤了?”望着满脸鲜血的夏侯惇,曹操惊慌失措上前拉着对方。
    “无碍!只是没了一只眼睛!”夏侯惇有些头晕目眩。
    “快!还愣着做甚!快叫郎中过来!”
    曹操宛如暴怒的狮子,对着众人大吼大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