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半个时辰过后,淳于琼率领几十个残兵败将狼狈的向着邺城跑去,而赵云刚刚占领了酸枣大营,尚未来得及休整,曹操的新军令就送到了。
    “嘶……”
    左领军卫的统领将校听到曹操的命令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真是没想到,就连高览都败了!”
    “是啊!这下子袁家算是彻底完了!”
    众人窃窃私语,彼此赞同的点点头。
    河北雄主袁绍已经驾鹤西去了,如今是其二子袁熙坐镇邺城,听说其雄才大略更胜袁绍,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只要给袁熙时间,他定然可以重整河北山河。
    然而……
    且不论袁熙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单说寒冬腊月天的曹操显然是不会给袁熙这个机会。
    随着淳于琼和高览两路大军惨败而退,曹操的最高军令传遍了河北大地。
    幽州,大将张颌率领五军都督府的将士们自幽州起兵,浩浩荡荡的一路南下。
    并州,黑山军张燕接到曹操的军令后没有任何迟疑,立刻率领自己本部兵马出黑山,一路摧枯拉朽般的向着邺城而去。
    青州,臧霸率领神翼军如天兵降临,截住了袁谭的援救之路,神出鬼没的神翼军杀的袁军丢盔弃甲,不得寸进半步,被死死的压缩在青州境内。
    徐州,镇守将军车胄接到曹操的军令后,立刻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淮南边境,协助糜竺等人防御蠢蠢欲动的江东,一路自北海国南上,步步蚕食青州的地盘。
    ……
    随着六州十九郡的大军源源不断的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邺城包围而去,整个天下无不为这股风声鹤唳敢到胆寒。
    邺城!
    告急!
    “废物!”
    暴怒声从赵王宫的深出传出,仿佛巨龙在咆哮,吓得宫中的奴婢太监是瑟瑟发抖,
    “大王,许大人求见!”
    而就在这时,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站在袁熙背后说道。
    “……呼……”
    听到身后的声音,袁熙铁青色的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直到他调整好了表情,这才缓缓转身,对着太监挥挥手。
    “叫!”
    太监不敢抬头,听到袁熙的话如闻圣旨,赶紧弓着身退了出去。
    很快……
    许攸迈着八字步,不急不慢的来到宫殿内,先生抱拳躬身对着袁熙行礼,而后这才起身开口直言说道。
    “启禀大王,淳于将军和高览将军如今兵败而归,邺城已然是人心惶惶,今日更有消息传来,那曹操号令幽州、青州、并州、徐州、冀州、兖州等六州十九郡曹军浩浩荡荡的向邺城而来……”
    说着话,许攸微微停顿片刻,瞅了眼面不改色的袁熙,他继续说道。
    “不出三日,曹军定然会兵临城下,还望大王早日决断!”
    说到这,许攸撇撇嘴,嘴中有些苦涩的味道。
    谁能想到,曾几何时如日中天,天下第一霸主的袁家,如今竟然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而随着高览和淳于琼的兵败,整个邺城是人心惶惶。
    “唉~”
    良久,袁熙这才叹口气,他明白许攸的意思,事到如今,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派遣大军阻挡曹军的进攻之势。
    且不说他们军队还有没有这个实力,就是冀州下辖各郡此刻只怕早已经落入了曹军之手,没有了地方的支持,大军出征无异于自取死路。
    “许大人,当务之急不知您有何办法?”
    袁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还算客气的对着许攸问道。
    “这……”
    听到袁熙的话,许攸不禁一阵头疼。
    如今这四面楚歌的形势,纵然是当年的楚霸王面临如此情景时,尚且不能抵过高祖的包围,最后落了个自刎而死的下场,又更何况与他。
    “大王,邺城城坚墙厚河深,城内尚有五千护城军,又有十多万百姓,若是咱们坚壁清野……想来能够坚持个两三年……”
    许攸的话仿佛让袁熙看到了希望,只要他能够守住邺城两三年,那他就还有机会。
    两三年?
    不!
    一年!
    只要能够坚持一年,曹操定然会撤兵,因为当今天下能够有实力统一天下之人,不仅只有曹操一人,江东的孙策和蜀中的刘备更是时刻盯着曹操。
    曹操派数十万大军征战冀州,只要自己能够死死把对方拖在冀州,相信孙策和刘备不会放过这个入主中原的大好机会。
    而到那时……
    想到这,袁熙的心有活络了起来。
    “许大人,如今楚国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还望大人能够不计前嫌,与孤王同甘共苦共渡难关,若是……若是有朝一日,楚国能够重生,孤王定然不会忘记今日许大人匡扶楚国之擎天之功!”
    袁熙说着话走下宝座,颇为动情的拉着许攸的人,时至今日,他能够依靠的人已经不多了。
    “大王……”
    许攸能够感觉到袁熙的话是真心的,心中这会也是被感动的哽咽了起来。
    “先王对在下有简拔之恩,若非先王厚恩,在下此刻尚不知在何处苟延残喘,如今先王基业危在旦夕,在下愿报先王之厚恩与大王……”
    袁熙听到许攸这番动情的话,很是满意的连连点头。
    “好!好……许大人……”
    许攸和袁熙四目相对,颇有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模样,一种动情的情意在两人心中缓缓的升起。
    “对了,许大人,沮授大人有消息了吗?”
    回过神的袁熙眉头微微皱起,想到被绑架的沮授至今杳无音信,他的心中有些黯然,若是沮授老大人此刻在此,也许还能为孤王出谋划策。
    “回大王,在下这几日遍查邺城,却是没有沮大人的下落……”
    许攸也是皱眉摇头,此刻他满心里是报效袁熙,说话自然也更加诚恳。
    “唉~”
    袁熙挥挥手,身形有些憔悴的转身坐回了宝座上。
    “许大人,邺城坚壁清野之事就交给你了,孤王有些累了!”
    许攸重重点头,他能够了解袁熙此刻的压力。
    “……大王,城中粮草若想支持两三年,却还缺少些……”
    许攸转身就要离开,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说道。
    “那不知许大人有何计策?”袁熙知道,对方既然提出这个问题,自然已经有了主意,没看见对方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吗!
    “甄家!”
    许攸眼眸明亮,缓缓吐出两个字。
    “甄宓?”
    袁熙心头一动,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