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039章润计细无声

第1039章润计细无声

    冯礼在曹操的示意下退出了中军大帐,典韦率领两名虎卫军亲自将其送到旁边的营帐休息,而后虎卫军手持利刃昼夜贴身保护冯礼之安危。
    冯礼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不过他是真心来投降的,却也不忌讳这些,想着等到自己建功立业以后,能够位极人臣,那感觉自然是极好的。
    “主公,冯礼此计虽巧,却不得不防!”
    赵云在冯礼退出中军大帐后,率先迈步出列说道。
    “嗯!”
    曹操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明白赵云的意思,人是左领军抓来的,可是若是最后出了差错,那可是与左领军无关。
    “尔等以为如何?”
    曹操眉头微微簇然,对着众人问道。
    “主公,聊胜于无,可以一试!”谋主荀攸沉思片刻,慢悠悠的对着曹操说着。
    而站在一旁的宁元和郭奕却是对视了一眼,对于荀攸的话他们听出了另外一层意外。
    那就是,谋主荀攸并不太看好这次行动,可是他却也没有什么理由反驳,只能说试一试,至于怎么试?
    “如此,就令其率领三百将士前往,寅夜挖掘地道以通邺城!”
    曹操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这三百人就是尝试的代价,攻城自然可喜可贺,可若是失败那就只能牺牲点他们了。
    “曹仁,此事由你来安排,其余人等整顿军马,若是城中有变,立刻杀入城中!”曹操停顿了一下,对着众将命令道。
    “得令!”
    众将军轰然应诺,然后鱼贯而出。
    ……
    “启禀大王,东曹主事司马懿大人送来加急密信!”
    头戴白色尖帽,脚踏鹿皮靴的靖安司走进了中军大帐。
    “呈上来!”
    随着曹操的命令,那靖安司校尉低头哈腰稳步上前,将手中一枚密封好的书信递给了曹操。
    啪!
    曹操仔细检查了一番封口出的密封图案,确实这密信没有打开过的痕迹,这才打开竹筒,取出里面的密信看了起来。
    “嗯?”
    下一刻,曹操眉头皱了起来,不知书信中什么内容,竟然令其露出这副表情。
    然而……
    还不等人反应过来,曹操的眉头又舒展开了,眼眸中竟然还带着几分震惊与笑意。
    “有趣!真是有趣!好一个司马仲达啊!”
    曹操笑吟吟的说着,语气却是有些平淡,令人听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下去吧!”
    淡淡的挥挥手,那密信掉入了火炉子里,随着火焰陡然拔高而起,密信已然化为了灰烬。
    然而曹操此刻的心中却是不能平静,皆是因为这等信的内容来的太快也太准了。
    密信的内容并不复杂,说的正是东门守将冯礼之事,而其中的记录才是冯礼投降的真正原因,原来是许攸被袁熙的一番话鼓舞的热血沸腾后,便开始命令各军将军坚守城池,同时传下严酷的法令管理邺城,可是冯礼却是因酒醉而有误巡警,这才被许攸痛责了一顿。
    而怀恨在心的冯礼自然不买许攸的帐,因此他便偷偷的潜地出城降操。
    “原来如此……”
    这等密信虽然没有太大价值,可是他却令曹操看透了冯礼的人,如此卑鄙之人自然是更加让他信任的。
    可是……
    想到司马懿这速度,曹操不由的陷入了沉思,纵然这几年的靖安司在司马懿的手中越发壮大,可是此刻真正面对这个庞然大物时,他突然警醒了起来。
    法正!
    下一刻,一个人名跳进了他的脑海中。
    靖安司分东西两曹,当初西曹主事法正破获九天谍者大案时,那在靖安司也是一时风头无俩,只是这十多年他被司马懿一直压一头,而低调了下来。
    锱铢必报乃是法正的性格,其人诙谐洒脱,无拘无束,向来以无视纲常礼法而著称,也许自己应该给他点机会。
    曹操默默的想着,一个锱铢必报的骄傲的人,却被人压了十年之久,想来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呵呵~
    曹操笑了,身为上位者,权衡利弊最重要,再强大的力量若是不为自己掌控,那留下来终究是个祸害。
    司马懿恐怕不会想到,在他眼中只是一封普通的军中密报,却是引起了曹操的疑心,与此同时又给自己树了一个强敌。
    ……
    “启禀尊主,事情皆已办妥!”黑夜中一个身影对着青年人恭恭敬敬的说着。
    “很好!你立刻返回许都,告诉法正,他的机会来了!”
    青年人神情淡然的吩咐着,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并没有大喜大悲的模样。
    “宁军师的计谋果然够毒!”沮授不知何时出现在宁容身边。
    宁容回头撇了眼对方,却是不禁摇摇头。
    “在下也只是因势利导罢了!”
    沮授显然不打算放过宁容,继续说道。
    “真是好一个因势利导,只是把两个时间碰撞到一起,就能发出意想不到的结果,怪才军师真是名不虚传!”
    听到沮授的话,宁容就知道自己的把戏瞒不过对方,他无非就是让司马懿送信的时间与冯礼投降的时间凑到一起。
    “沮公何必顾左右而言他?这转在下注意力的做法,可不像是你的行径!”
    宁容突然意味深长的对着沮授笑了。
    “……”
    沮授愣住了,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你……你都知道了?”
    沮授不确定的问道,语气有些沉重,心中有些惊慌。
    “当然,若非如此,在下又怎么可能消除路途上的时间!不过……许攸真是好算计啊!”
    寻常人听到宁容这话定然是摸不着头脑,可是沮授却是顿时脸色聚变一阵发白。
    “你……你……”
    手指着宁容半天,却是你……你的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沮公放心,在下一诺,驷马难追,说了不去插手邺城之战,就自然不会去插手,只是……可怜了那三百好男儿啊!”
    宁容这些年见惯了生死,对于那句杀一为罪,杀万为雄的话却是理解的越来越透彻了。
    “唉……”
    沮授仿佛受了沉重的打击,虽然此次交锋袁军取得了胜利,可是曹军并没有收到什么巨大损失,而令他最震慑无力的还是宁容的算计,真是令人胆颤心惊。
    ……
    是夜。
    冯礼率领三百精壮之人从地道而入,趁着夜色无人,一行人钻水洞,爬地坑,终于就要来到邺城之前时,却听一声巨大的轰隆声响起,冯礼的脸色立刻变得雪白。
    “哈哈哈……冯礼小儿,某料定你必会引兵从地道而入,其实……自从你出降后,某就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攸爽朗的笑声令冯礼等人面如土色。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