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王……”
    淳于琼兴奋的说着,高览的主动出击之言却是仿佛打开了他的思绪,让他瞬间想出了很多绝妙的主意,双臂振奋的模样大有一雪前耻之势。
    可是……
    袁熙却是大手一挥,毫不留情的训斥道。
    “荒谬!真是不知所谓,立刻交割防务与高将军,自己去北营报道看守粮草!”
    听到袁熙的话,淳于琼的脸色尴尬的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袁熙会如此不给他面子,竟然当着外人的面训斥他,好歹自己也是先王的老臣……
    淳于琼愤愤不平的想着,袁熙一番话算是彻底断送了他的军权,北营虽说是粮草大营重中之重,可是如今整个赵国中枢都在邺城,这看守粮草说白了就是一个闲职,根本就没有什么权力。
    哼!
    抬头撇了眼高览,他眼中带着几分不爽利,却是把对方也给狠上了,第一个说主动出击的又不是自己,为什么高览就没有处罚?
    不公平?
    淳于琼暗自嘀咕着,可是嘴上却是不敢说话。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其实他自己也明白,高览上次虽败犹荣,可是自己却是彻头彻底的失败了。
    “喏!”
    淳于琼纵然心中有万般不如意,可是还是对着袁熙行礼,退出了大殿。
    ……
    高览和许攸对视一眼,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失败能够拉低一个人的智商?
    以前尚且觉得这淳于琼是个大将,怎么现在接二连三的出这些昏招!
    高览自然看到了对方的眼神,只是他自己也感觉很冤枉,天地良心啊,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做局陷害对方,实在是淳于琼自己往里面跳。
    没错!
    他是提议主动出击,可是这与让世家大族出兵守城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
    “高将军,说说你的想法?”袁熙揉揉脑袋,继续追问道。
    听到袁熙的话,许攸暗自叹口气,摇摇头,他已经知道了袁熙的想法,两人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可是袁熙竟然还在问高览的意见,看来他还是想主动出击。
    “启禀大王,曹军围困城池已久,若是不能大胜一场,只怕士气低落,人心涣散!”
    高览就又把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未了又补充道。
    “可行?”
    袁熙炯炯的目光放到了许攸身上。
    唉!
    默默的在心底叹了口气,可是军情如火也容不得他推辞,既然袁熙如此信任自己,他自然要认真谋划一番。
    再说了,对于这种大权在握被重视的感觉,许攸的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大王,出兵也不是不可……不过,那曹操阴险狡诈,不可能不做防备,若真想出其不意,就必须来个计成连环!”
    许攸把胡子向上一翘,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
    “哦?还请许大人不吝赐教!”袁熙这姿态摆的很低,生于乱世见惯生死的他自然明白,一切的尊严都是与实力相匹配的,自家叔父袁公路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曹操此人阴险狡诈,高将军若是趁夜袭营,十有八九会中了曹阿瞒的埋伏……”
    许攸说着话,语气微微一顿,旁边的高览眉头一皱,却是没有说话。
    咳!
    许攸尴尬的轻咳一声,见高览并没有买他的帐,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若真是如此,倒不如将计就计,咱们可以……”
    许攸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袁熙听得眉头舒展,心情舒畅,他现在觉得此战必胜。
    ……
    曹营。
    同一时间,曹操也在召集文武官员商谈邺城之战,如今随着冯礼死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诸位可有办法破城?”面对这座厚重的城墙,许多人低下了头,曹操不禁有些失望。
    怎么了?
    目光在荀攸,贾诩等人的身上划过,他的心却是紧紧的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十多年来,本着能少用就少用,可用可不用就不用的原则,郭嘉和戏志才两人也同是被闲赋在家,表面上他这是在为宁容做打算。
    然而,实际如何只有他自己明白,三才的名头冠绝天下,可是他们的威慑力也冠绝曹营,纵然曹操对其信任有加,可是在深夜无人时他也有些担忧。
    而每当瞅见曹昂那稚嫩的眼眸,他总是会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伤感,若是有朝一日,昂儿真的可以驾驭这些人吗?
    也许宁容不会想到,此时的曹操已经偏离了他原本的人生轨迹,虽然表面上只是提前几年定鼎了中原,可是横在他面前那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却是已经在这十年间彻底消失了!
    鸿沟?
    没错!
    曹营中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可是曹操心中却是明镜似的,那就是汉献帝已经去世十二个年头了,换句话说,这天下已经十二年没有正统皇帝了。
    十二年啊!这若是放在大一统时代早就翻天了,必竟国不可一日无君,可是在战乱的三国时代,人民流离失所,哪里会管皇帝是谁,只要能吃饱肚子就行。
    于是……
    曹操的心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因为此时横在他面前称帝的绊脚石已经没有了,想想那唾手可及的九五至尊,他难免不会为后代帝王着想。
    难道,这就是宁致远嘴中所说的孤家寡人?
    曹操总是暗暗的想着,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若不是他故意冷淡宁容等人,这天下早就统一了,可是他曹操终究了曹操,因为他需要的是曹家的天下。
    十年?
    不长!
    曹操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情,前两年他的发展太过迅速,可以说是如火如荼,挥手之间手中的已经聚集了八州之地,这对于他来说虽然是好事,可是一口吃个胖子也难免消化不良。
    而就在这时,宁容的事情如火山爆发,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很快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愿意用十年的时间去沉淀,去烙印上属于他曹操的标记,只有这样这江山才会是他的,而在这个过程中,总要有些人受点委屈,就比如郭嘉……
    曹操的眼神有些飘忽了,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瞅着荀攸等人却是突然明白了。
    都是聪明人啊!曹操心中忍不住长叹一声。
    ……
    荀攸等人有顾虑,不愿意牵动曹操那根敏感的神经,毕竟邺城已经被围困了,袁家的势力也已经被冲击的七零八落了,至于年前或者年后拿下邺城,他觉得并没有多大区别。
    不过……
    荀攸有顾虑,作为小辈的宁元和郭奕却是毫无顾虑,听到曹操问计,两人自方才就在悄悄的交换了意见,小脑袋瓜左摇右摆的就没有停止过。
    曹操早就注意到了这两人的模样,眼中也带上了笑意,对于这两精灵鬼他可是爱屋及乌,否则敢在中军大帐如此没规矩,早就被他杀了。
    “元宝,你可有妙计啊?”曹操装出威严的模样问道。
    “是的,大王!”
    宁元双手抱拳,学着江湖游侠的模样说道。
    曹操却是也不以为怵,挥手吩咐其尽管讲来。
    “启禀大王,昨夜冯礼误中袁军奸计,想必袁军定然会乘胜追击,所以,今夜大军应当做好防御,以防被袁军趁夜袭营!”
    宁元铿锵有力的说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板着一张小脸,说不出的可爱。
    “奕儿,你也是这般认为的吗?”曹操对着郭奕继续问道。
    “是的,大王!”
    郭奕口齿伶俐的童声回荡在中军大帐。
    “哈哈哈哈……”
    曹操瞅着两个小家伙认真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种感觉真是畅快淋漓。
    “诸位,既如此,还不快布置大军等待袁军夜袭!”
    曹操笑吟吟的对着众将说道,众将配合的轰然应诺,其实这种事情纵然不说,诸位将军也不会懈怠,毕竟都是征战多年的宿将,没道理不懂夜袭这点事。
    “大王,若是夜袭得当,咱们还可以趁乱杀入城中……”
    宁元突然想起来什么,赶紧对着曹操喊道,说真的能够尾随远袁军进城,那才真是天地保佑呢。
    ……
    夜!
    寒冬腊月的天冰冷肃杀,这种天慢说是出兵作战,就是躲在屋里都冻的瑟瑟发抖,谁又会相信深夜有一群不怕死的袁兵正冒着黑风偷偷潜出城池。
    高览骑在高头大马上,凛冽的寒风吹的他面色发冷,可是他却挺直腰板。
    “杀!”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等高览带领袁军来到曹军附近时,竟然没有发现几个哨兵,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
    “冲啊~”
    跑动起来的袁军挥舞大刀冲进了曹营,火把扔在军帐上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嗯?”
    一名袁军掀开军帐就要砍头,却是突然里面空无一人,等他们一脸茫然退出军帐后,彼此对视一眼,脸色立刻惨白一片。
    “将军,没人……”
    “不好了将军,曹军根本就没有人!”
    惊慌失措的声音此起彼伏,面对这种情况他们自然明白这是中了人家的计了。
    “不要惊慌!”
    高览把大刀在马背上一磕,并没有多少紧张,毕竟他是带着阴谋诡计来的。
    “撤退!”
    而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一阵锣鼓喧天的响声。
    “哈哈哈……既然来了,那也就不用走了!”
    曹仁与夏侯惇等人带着埋伏已久的曹军立刻杀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