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076章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第1076章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杀啊~”
    “嘎嘎……曹贼,快到爷爷这里来领死……”
    汉中兵带着浓重的蜀地口音,挥舞破损的长枪,疯狂的大吼大叫。
    噗!
    一杆长矛趁着他张开双臂的时候,猛然捅进其腋下,冰凉麻木的感觉袭来,手中的兵器掉落地下,疼痛钻心的疼。
    “噗噗……”
    右骁卫的长枪再次扎在对方身上,看到被捅成筛子的汉中兵,右骁卫立刻抽出长枪,顽强的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将军,咱们……咱们还能够活下去吗?”
    左骁卫面色惊惧的望着漫山遍野冲来的汉中兵,脸上涌现出一丝绝望。
    后营中郎将史文进抹了把脸上的鲜血,嘴唇微动舔舔舌头,刺激的腥味让他血液不断颤抖。
    “怎么?怕了!”
    骤然转身,中郎将史文进撇了眼那说话的骁卫,此人他认识,乃是当年在官渡大战后加入的新兵,据说是于禁将军的族人。
    “不敢!”
    于鹏看到史文进铁青的脸色,却是脸色一紧,低声抱拳回道。
    “于鹏听令,立刻率领五百盾牌手,向东突进,扰乱敌人阵线,死战不退!”
    不等于鹏有什么反应,史文进再次下达了军令。
    “得令!”
    于鹏扯着喉咙大吼一声,悲壮感浮上心头。
    “去吧!”
    史文进凝重的望着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汉中兵,这次他们后营作为疑兵吸引敌军军力,他就已经做好了送命的准备。
    “盾牌兵,列阵!”
    在于鹏和那些都尉的镇压下,骁卫兵在死亡的恐惧下,还是结成了鱼鳞阵,坚固的盾牌列成层层阵墙,手中的砍刀藏在身后。
    吼!
    吼!
    于鹏首当其冲的站在最前排,在那悍不畏死的响亮口号中,他们宛如一团黑色的城墙向着远处的汉中杀去。
    中郎将史文进目光凛冽的望着于鹏远去的背影,随着黑色战甲与那些汉中兵碰撞在一起,激烈的厮杀声再次传来,眼中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已经看不清那些袍泽的身影,唯有一片朦胧的血色充斥双眸。
    “将军,咱们……”
    旁边的一个老兵问道,史文进转身望着聚集在一起的兄弟们,还有三百多人,且个个都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兄弟们!老子跟随将军征战沙场十多年,这条命早就不属于自己了,看来今天是要交待到这里了!”
    史文进有些悲壮的大笑道,对于那些不断清理曹军,缓缓包围来的汉中兵视而不见。
    “死亡喋血才是战场,为了将军他们能够脱身,今日就算死,也要把汉中兵牢牢吸引住!”
    “杀!”
    史文进喷出一口鲜血,手持利刃划破自己的脸颊,炽热的鲜血淋漓而下。
    “杀!”
    其余三百多个伤痕累累的骁卫也是有样学样,神情肃穆而庄重的手持利刃,划破自己的脸颊,任由鲜血流淌下来。
    “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悍不畏死的口号,从史文进口中喊出,随后,那三百老弱残兵,也跟着嘶喊了起来。
    “杀……”
    黎明前的黑暗即将散去,初晨的阳光撒在他们身上,血气的朦胧让他们看起来越发的悲壮。
    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汉中兵望着这群如同鬼魅般的骁卫,心中有些惧怕。
    死吧……
    史文进一手握着砍刀,一手拿着断成两半的枪头,猛然爆起向着汉中兵扑了过去。
    噗!
    枪头刺入敌人的眼眸,惨叫声回荡在山林之间,史文进却是不为所动,挥刀砍断身上那些长矛,低头看了下身上那五六个窟窿,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咚!咚!”
    鲜血染红了身子,史文进却是死死的撑着没有倒下,手中的砍刀散发出一阵浓重的血腥味道。
    “杀!”
    又是一声暴喝,史文进在身后骁卫的帮助下,悍然的冲进了汉中兵阵营,胸膛堵住那些长矛,手中大刀不断收割着人头。
    咳咳……
    鲜血夹杂着心肺都被吐了出来,那一张张陌生的脸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这……”
    汉中兵被吓得不断后退,纵然对面只有不到三百人的残兵,可是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却是令他们感觉畏惧。
    不足三百人的骁卫,他们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的身上插着无数的兵刃,鲜血有的已经凝固了,有的还在不停的流淌,那踉踉跄跄的步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可是他们却不敢上前。
    震撼!
    死一样的寂静!
    “将军,放箭吧!”副将对着张卫请示道。
    “不!”
    张卫却是断然摇头,他的视线却是落在了那三百人中间的那杆大旗之上~左骁卫!
    “他们都是好汉!纵然死去也会化成军魂!”
    张卫的声音传来,最后落在了史文进的身上,此刻的他早就气息奄奄了,仿佛察觉到对方主将目光,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牵动着五脏六腑发出阵阵疼痛。
    “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鼓起最后的力气,史文进喊出那属于他最后的荣耀。
    “骁卫精锐,死则死矣~”
    身后,老弱残兵再一次爆发出一声呐吼,那充满死志的声音震的天地变色。
    “吼……”
    长枪起,马刀落,鲜血染红了树叶,左骁卫的将士瘫软在地,唯有那杆左骁卫的大旗依旧屹立不倒,因为在最后的时刻,它被骁卫士兵插进了自己的尸体,那里还有十多双手紧紧的握着…握着,这一刻彻底被定格在了张卫心中。
    “不~”
    东边,于鹏悲怆的声音传来,随着身边的盾牌兵一个个的倒在脚下,他们在死亡的威胁下,不断的凿穿……再凿穿。
    “快走!敌军追来了!”
    前营中郎将宇文宪率领仅存的几百人,终于从沔水河畔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于鹏的盾牌阵后,立刻从外围策应。
    “将军~”
    满脸鲜血与泪水,于鹏和那些活下来的盾牌兵紧紧握着拳头,满脸悲戚的望着山下那一幕。
    “你怕了?”
    “末将不敢!”
    “于鹏,立刻率领五百盾牌兵突进东方,死战不退!”
    方才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可是转眼间他们却阴阳两隔。
    恨啊!
    于鹏心中充满了恨,他恨自己误会了将军最后的牵挂,他恨自己亵渎了将军的忠义。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