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呃?
    还有自己的书信?
    宁容闻言就是一愣,他本是随意的问问,却不想那黄门竟然还真的拿出一封信。
    “哦~”
    宁容有些好奇的接了过来,他不知道戏志才为何如此行事,让一个黄门带信可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呲啦~
    宁容检查了一番密封的火漆,见其完好无损后,这才拆开信封,将信取了出来。
    一目十行的看过去,宁容的脸色阴晴不定的转换着,到最后喟然长叹一声。
    “唉!何至于此啊!”
    宁容无奈的摇摇头,瞅了眼身旁的曹昂,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致远?”
    程昱看着宁容长吁短叹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程公,太子,你们也看看吧!”宁容说道。
    程昱不疑有他,接过书信看了起来。
    “这……这管辂何许人也?竟然能够预测凶吉祸福?”
    程昱皱着眉头,双眸望着那黄门。
    “太子殿下、程大人、宁大人,那管辂自入朝以来所算之卦无有不准,陛下对其更是信赖有加,而且……奴还听闻赵王最近有意拉拢对方……”
    赵王?
    曹丕!
    曹昂的眉头皱了起来,身为太子的他对于此事最为敏感。
    “殿下,朝中大臣皆等待着您立下战功!”那黄门小心翼翼的对曹昂说着。
    “李总管有心了!”
    曹昂颇为满意对方的态度,伸手拍打着对方的肩膀。
    “曹丕吗?”
    宁容站在一旁,脸上平静,心中却是暗自嘀咕着,历史上就是他凭借着装柔弱,最后继承了魏国,只是这一次因为他的缘故,曹昂并没有死。
    “看来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却是不得不防啊!”曹昂通读古书,自然明白皇家无亲情的缘故。
    “致远~”程昱显然也想到了这些,而且他想的更多。
    “晚了!”
    宁容头也不回的斩钉截铁道,许都到汉中八百里,这一去一回就需要数日,而等到他把消息传回去,只怕早就晚了。
    ……
    许都。
    就在宁容等人管辂伤透脑袋时,管辂却跟着曹操出游许都郊外,望着绿油油的田地,曹操心情大好,忽然生出微服私访之心。
    曹操言出法随,一言九鼎,既然想要微服私访,荀彧等人自然不能违抗,索性附近农家不少,他们借了几套衣服各自换上。
    在典韦等虎卫军的暗中保护下,他们弃了大部队,向着远处的田野而去,却见无数辛勤的百姓在耕耘,曹操看到这繁荣景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喂!这位老兄,眼看就晌午了,还不休息?”
    曹操随意的和一个赤脚百姓打招呼。
    “嗯~看你们面生,外地来的吧?”
    “不错!我等乃是粮商,想看看今年收成如何,这衣服是向百姓借的!”
    听到曹操这话,那老农这才点点头走了过来,手中的锄头抡在肩膀上,典韦等人手心不由的捏了把汗,他知道此刻定然有无数弓弩对准了老农。
    “看你们这架势就不像是种地的呢!”
    老农叹了口气,感觉有些口渴了。
    “说起来,谁愿意整天累死累活的在地里划拉,还不是为了多打几个粮食吗!”
    荀彧递过去一个水袋,那老农也不客气,喝了两口,便打开了话匣子。
    “唉!”
    良久,等到那老农在此去干活时,曹操脸色怔怔的叹口气。
    “陛下为何叹气?”荀彧问道。
    “唉!朕是在叹息,这些人竟然不是为了忠君报国而种地,他们只是不饿肚子!”
    曹操有些伤感,他自问登基称帝以来,对于百姓多有减免,本以为治下百姓会忠君爱国,却不想只是为了一张肚皮。
    “陛下,若是天下人人能够喂饱肚皮,那也是陛下的丰功伟绩!”
    荀彧摇摇头,对着曹操劝诫道,他并不贪图虚名。
    “文若所言有理……”曹操沉思片刻,认同的点点头。
    可是……
    就在他回身时,却突然发现管辂竟然不在身旁。
    “管辂何在?”曹操对着身旁的典韦问道。
    “这……”典韦愣了一下,他一颗心都放在了曹操身上,竟然没有注意到管辂何时离开了。
    “陛下……”
    荀彧抬手对着不远处的大柳树说道。
    咦?
    曹操眯起眼睛,却见管辂竟然站在那大柳树下,而一个少年却在旁边的天地里耕耘。
    “这位少年,不知你贵姓?今天多大了?”
    曹操悄声走了过去,却见两人正在对话。
    “某姓赵,单名一个颜字,今年十九岁尔!”
    那少年见管辂的气度不是凡人,本想不去理睬的,可最后还是如实回答。
    “却不知先生是何许人也?”那少年反问道。
    “你曾读过书?”管辂追问道。
    “嗯!读过几天书,后来家里人吃不饱,没有劳力干活,就回家了!”
    少年慢慢的解释着,管辂却是眼睛发亮。
    “我乃是管辂,人称神算子,方才见你眉间有死气,遂料定你三日内必死,因而特来相告,你长的虽然貌美,可惜无长寿之命。”
    听到管辂的话,那少年虽然不信,可是神色也有些不自然,任谁被说三日必死,只怕也不好受吧。
    “既如此,可有解救之法?”曹操听到这里,突然走了出来。
    “唉!此乃天命也!”
    管辂看到来人,神情凝重的摇摇头。
    “父亲~”
    却说另一旁的赵颜对着远处的父亲急切呼喊着。
    “咋啦?”
    那老农一边走,一边对赵颜问道。
    “父亲,那人说……”
    那老农带听到是神算子之言,神色顿时大变。
    “上师,还请您救救我的儿子啊!”
    老农追上管辂,哭泣着跪倒在地。
    “此乃天命也,又怎么可以与天道抢人!”
    “上师怜悯啊……老农膝下可就这么一个独苗,还望您救上他一救吧!”
    这……
    管辂一时间沉默了下去,撇了眼那父子情真意切的模样他还是狠不下心。
    “若想活命,你可以准备净酒一瓶,鹿脯一块,来日赍往南山之中,但见大树之下有一个盘石,而在那盘石上有二人对坐弈棋,
    其中一人向南坐,穿白袍,其貌甚恶;而另一人向北坐,穿红袍,其貌甚美。
    你可以乘他们下棋下的兴浓之时,将酒及鹿脯递给他们。而后等他们吃完了东西,你便前往哭拜求寿,如此必得益算矣。”
    管辂对着老农认认真真的说着,未了还嘱咐二人,千万不要对旁人提前,这是他教给他们的。
    曹操在一旁兴致勃勃的听着,并没有插嘴的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