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靖海侯,乃是孙坚之弟,孙策之叔,孙静早年间曾跟随孙坚起兵征战,等后来孙坚死后,他便又辅佐孙策统兵灭了会稽太守王朗。
    因而,等到后来孙策坐拥江东,自领吴王之后,便追功封其叔父孙静为靖海侯。
    可以说,孙静乃是孙家的柱石,其能力虽不出众,可为人勤勤恳恳,对孙家父子更是忠心,因而在孙家地位颇高。
    然而……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靖海侯孙静竟然遇刺身亡了,而且还是在江东的都城武昌。
    “这……这怎么可能?”
    蒋干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就在刚才,孙策之弟孙翊被杀手暗算而死,而等他回到馆驿,却被告知孙策的叔父孙静,靖海侯孙静也被刺杀了!
    一日之内,东吴王族,两名重要人物,竟然同时遇刺身亡,此事不可谓不骇人听闻!
    “这江东的天是要塌了啊!”蒋干抬头瞅了眼蓝天白云,不无感慨的说道。
    “蒋大人,您这是?”馆丞略带疑惑的看着对方。
    “馆丞大人,婢子与蒋干大人刚刚从升阳客栈回来,三公子他……他方才也已经遇刺身亡了!”
    听到小蝶的话,那馆丞蹬蹬后退两步,满脸惊骇的瞪着两人。
    “怎么会!”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馆丞失魂落魄的转身向着身后房间而去。
    只留下几人大眼瞪小眼,搞不清楚他为何如此失态。
    “几位还是先去盘问其他人吧!”小蝶对着那几个江东兵说着,而后便陪同蒋干离开了。
    这?
    几名士兵彼此对视一眼,却是没有阻拦,毕竟孙翊遇刺身亡之事不可能有假,而对方既然说了出来,显然证明他们当时也在场,这也就变相的证明他们与靖海侯的死没有直接关系。
    因为有郡主侍女小蝶这层身份,蒋干在馆驿颇为自由,并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来寻他,也没有发生打脸的狗血情节。
    “咦……”蒋干坐在房间,仍然在想孙翊被杀之事,抬头瞅了眼小蝶,却突然愣了一下。
    “怎么了吗?”小蝶疑惑的问道,声音很是动听。
    “你的剑哪?就是方才在客栈中那把长剑?”
    听到蒋干的话,小蝶抿嘴一笑,而后纤纤素手放在腰间位置,只听唰的一声,那把薄如蝉翼的剑自腰间抽了出来。
    “嘶……竟然是一把软剑!真没想到姑娘还是身怀武艺的高手!”
    众所周知,软剑与长剑不同,因为其软绵无力,不与长剑的刚强相同,因此持剑之人若想用好软剑,不但需要手腕有力道,还必须要有巧劲。
    “郡主身边的侍女个个会武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蝶说着话,便将那把薄如蝉翼的软剑收了起来。
    “呵呵~”
    蒋干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在纠缠这个问题。
    ……
    “废物!”
    孙策一脚退飞身前的桌案,因为愤怒而脸色涨红。
    “堂堂密府统领,竟然被人在大本营给刺杀了!说出去你们不丢人啊!”
    “看看!看看本王这武昌都成什么样子了!一天之内,靖海侯与三弟皆连被杀,让本王的脸面往哪里放!”
    孙策在大殿之上不断咆哮,吓得众人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不敢与其对视。
    “可有线索?”
    发了一通脾气,孙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眸通红的瞪着那白甲将军。
    “回大王,密府影卫已经全部出动,只要有可疑之人,立刻捉拿归案!”
    “哼!等你把可疑之人抓住,本王的人头只怕已经摆在那些贼人面前了!”
    孙策冷哼一声,不无嘲讽的说道。
    “如此,要尔等何用!”
    “大王息怒!”
    白甲将军抱拳说道,而后抬起头有些迟疑。
    “大王,卑职在这些杀手的身上搜出了靖安司的令牌,只是……此事恐怕有些蹊跷!”
    迟疑片刻,他还是决定把查探到的线索说出来。
    “蹊跷?”
    “不错!若真是靖安司的杀手,他们又为何随身携带木牌,难道他们就不怕暴露身份?
    再说,现如今咱们与蜀国联盟,靖安司有什么理由来刺杀王族人员!难道他们就不怕惹怒大王,承受大王的怒火不成!”
    白甲将军分析的有理有据,只是孙策却不这样认为。
    靖安司!
    理由?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来周瑜的来信,信中说道那关羽已经沿江每隔十里设置一处烽火台,显然是在防备他们江东。
    而且,关羽想让周瑜将俘虏曹洪送到襄阳,可是却被周瑜拒绝了,听闻为了此事关羽大为恼火。
    “曹操不是提议关羽,想用关平换回曹洪吗?”
    孙策想通了这些,抬头对着白甲将军问道。
    “大王的意思是……”
    白甲将军心下一沉,他突然明白了孙策的意思,也许这正是关羽在表示他的不满。
    可是,那关羽名震华夏,应该不会用如此蠢笨之法吧?
    “哼!欲盖弥彰!”
    孙策面露阴狠之色,显然已经认定了这事和蜀国脱不了干系。
    ……
    “大哥……”
    殿外传来呼喊,孙策抬头望去,却见孙权脚步匆匆的冲了进来。
    “大哥,杀害叔父和三弟的凶手捉到了吗?”
    孙权双眸紧紧盯着孙策,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唉!”
    孙策叹息一声,孙权闻言无奈的落寞了下去。
    两人皆不说话,大殿突然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的大殿,空气变的凝固了起来。
    良久……
    低着头的孙权再次抬起头,恳求着对孙策说道。
    “大哥,父亲当年死的不明不白,现如今咱们孙家就剩下咱们几个了,还请大哥派人把四弟和小妹保护起来!若是……若是这次刺杀是针对咱们孙家的……”
    孙权的话仿佛刀子一样,狠狠的插在了孙策的心中。
    咯噔!
    心中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孙策看着露出害怕神情的孙权,心中一阵自责。
    是啊!
    父亲去世的早,自己身为孙家长子自然肩负着保护兄弟姐们的责任,可是现如今三弟就在自己眼皮子低下被杀了。
    “大哥……弟弟有些害怕,这若是那些世家……”
    瞅着孙权可怜兮兮的模样,孙策心如刀割,是自己这个长兄无能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