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独占江南分天下,霸王再生似鹰扬,尔今鬼神来作祟,魂入幽冥怪谈传。
    等到孙权率领军队进宫救驾之时,孙策却是早已面目全非,被那些黑衣人给戕害了,悲痛欲绝之下的孙权疯狂杀戮,将那些黑衣人全部就地斩首,以泄心头之怒。
    乱臣贼子戴员、杨修等人,阴谋颠覆吴国,伙同西蜀火炎司攻击吴王宫,罪大恶极罪不容诛,立刻着既满门抄斩。
    孙权望着床榻上被烤糊的孙策痛哭流涕。
    “今夜之事,若是有人胆敢泄露天机,杀无赦!”
    张昭等人得知吴王宫发生叛乱之事,急赶慢赶的来到孙策寝宫,可望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惊骇脸色震动。
    “喏!”
    听到孙权那杀意凛然的话,张昭等人顿时心中一寒,赶紧躬身领命表明态度。
    很明显吴王死的不明不白,全身漆黑如同烧焦似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之处,若不是身上的配饰能够表明其身份,就这副模样实难让人相信孙策就这样死了。
    没错!
    吴王之死更像是天谴之死,可是这话若是传出去,江东六郡势必会人心浮动。
    也因此,戕害孙策者只能是这些黑衣乱臣贼子,而带头之人就是戴员与杨修等人。
    戴员和杨修率人冲进吴王宫,尚未来的及动手,便被孙权率领大军给包围了,而后孙权不容分说,在经过一番激战后,将这群人全部诛杀。
    “此非将军痛哭之时也,宜一面治丧事,一面理军国大事。”
    张昭躬身对着孙权说着,如今江东之主骤然撒手人寰,江东之事千头万绪,内安民心,外抚军心才是重中之重。
    “如此,该当如何?大兄被奸人所害,尚未留下遗言,这江东却是不可一日无君啊!”
    孙权双眸无数的低声说着,而站在其身旁的张昭却是猛然一愣,震惊之下骤然转身盯着孙权,却见孙权仍然低着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表情。
    不会的!
    不会的!是自己想多了!
    张昭赶紧摇摇头,将自己脑海中的可怕念头驱除。
    可是……
    孙策已死,孙翊已死,靖海侯已死,那么适合成为江东之主之人还有谁?
    是孙策之子?还是孙策之弟呢?
    “难道真是如此?”张昭心中震撼,脸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下意识的摇摇头,小心翼翼的暗中观察着孙权,却见其生得方颐大口,碧眼紫髯。
    记得昔日汉使刘琬入吴之时,曾见孙家诸昆仲,而后又对世人言道:“吾遍观孙氏兄弟,虽各才气秀达,然皆禄祚不终。惟仲谋形貌奇伟,骨格非常,乃大贵之表,又享高寿,众皆不及也。”
    想到这些,再看看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军士,张昭突然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决断,下一刻便跪倒在地。
    “微臣惶恐,恭请将军临危授命,执掌江东!”
    张昭铿锵有力的跪地,对着孙权说道。
    “这~”
    孙权这才抬起头,仿佛第一次认识张昭似的。
    “还望将军万万不可推脱,江东六郡不可一日无主!”
    跟在张昭身后的那些大臣听到张昭的话,也赶紧跪倒在地,满脸喜色的说道。
    “大兄尚有子嗣,某继承大位恐有不妥当之处!”
    孙权迟疑不定,双眸露出悲切之意。
    “将军,如今乃乱世之秋,用兵之时,吴王之位更是肩负万民之信拖,自当由将军抗起这副重担,还望将军莫要推辞!”
    “恳请将军以江山社稷为重,以祖宗基业为重!”
    众臣跪倒在地,再次对着孙权叩首。
    看那激动不已的模样,就差说孙策之子无能,不能肩负起江东六郡之任。
    而此刻的张昭,心中那个可怕的念头却是越来越挥之不去了,望着众臣众志成城的这一幕,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也赶紧跪地再次恳求孙权登基。
    “这……”
    孙权又犹豫了一番,然而文武百官最后竟然以死相逼,若是孙权不从他们便跪死在这吴王宫。
    ……
    翌日,孙权无奈之下只得掌江东之事,他率领文武百官一面颁布政令,安抚百姓,一边忙碌孙策的丧事。
    “启奏大王,大都督周瑜自荆州回朝!”
    而就在此时,内外侍卫突然进殿奏报。
    “公谨已回,吾无忧矣。”孙权闻言大喜。
    “走!孤要亲自迎接公谨大哥!”孙权赶紧向着殿外而去。
    “大王~”
    周瑜在来的路上便已经得知孙策死亡的消息了,此刻看到这吴王宫白巾遍布,不由的悲从心来,嚎啕大哭。
    “公谨大哥有伤在身,且莫过于悲痛!大兄乃是被乱臣贼子所害,临终前未有留下什么遗言!
    然而,众臣跪求与吾脚下,说江东不可一日无主,权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暂掌江东之权,如今公谨大哥回来了,权可算是放心了!”
    孙权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却是情真意切的继续说道。
    “如今天下三分,权自知才疏学浅,不能担此大任,而公谨大哥你跟随大兄多年,能力出众,威信遍布军中,若是公谨大哥不嫌弃,还请你接掌江东之权!”
    孙权说着话,对着周瑜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
    周瑜不是傻子,瞅了眼周围大臣对他敌视与防备的眼神,他岂能不明白孙权这招以进为退的目的。
    “噗通!”
    周瑜上前跪倒在孙策灵柩之前,满脸泪痕的拜伏于地。
    “昔日跟随大王战争天下,却不想今日已是天人永隔,然江东乃大王之基业,瑜岂敢忘记大王之志,唯有效犬马之力,继之以死。”
    周瑜痛哭流涕的说着,旁边的孙权默默的听着。
    “愿公莫忘记孙氏创业之艰难,先兄之志向!”
    等到周瑜祭拜结束,孙权亲自搀扶其周瑜,只是那称呼也随之改变了。
    “愿以肝脑涂地,报知己之恩。”周瑜只得表明心际,瞅着众人忌惮提防的神色,他自然知道他们担心什么,无外乎拥兵自重篡权夺位罢了!
    唉!
    默默的暗自摇头,周瑜却是感觉一阵心冷,曾几何时自己与孙策肝胆相照,现如今自己却也成为了别人坐立不安的热锅。
    只是……
    尔等也太小瞧我周某人了!这江东基业与尔等乃是荣华富贵的阶梯。
    可是对于某来说,这不过是实现自己少年时的理想。
    “公谨,如今吾承父兄之业,将何策以守之?”孙权继续对着周瑜问道。
    呼!
    听到孙权这话,周瑜的脸色一僵。
    “自古得人者昌,失人者亡。为今之计,须求高明远见之人为辅,然后江东可定也。”
    周瑜可不会傻乎乎的给孙权出主意,因为他知道对方需要的不是这个。
    “那不知何人有此能力?”孙权继续追问道。
    “子布乃贤达之士,足当大任。瑜不才,恐负倚托之重,愿荐一人以辅将军。”
    周瑜现下心灰意冷,知道孙权是想夺他的兵权。
    “何人?”孙权赶紧追问道,对于周瑜他最是担心,因为其在军中多年,威望太甚。
    周瑜却也没有推辞,干脆利索的说道。
    “姓鲁名肃,字子敬,临淮东川人也。鲁子敬胸怀韬略,腹隐机谋。早年丧父,事母至孝。其家极富,尝散财以济贫乏。
    瑜为居巢长之时,将数百人过临淮,因乏粮,闻鲁肃家有两囷米,各三千斛,因往求助。肃即指一囷相赠,其慷慨如此,今主公可速召之。”
    孙权闻言顿时大喜,当即表示将启用鲁肃为江东昭武将军,封都庭侯。
    其实对于鲁肃他也略有耳闻,知道此人确实是个人才,若不然他也不会千金买马骨。
    而更为重要的是,他从周瑜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如今就连周瑜都承认了自己的地位,那江东之主非自己莫属。
    ……
    深夜。
    周瑜独自坐在家中,满脸伤感的望着星空。
    “可曾查探清楚那?大王是如何过世的?”
    周瑜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之人问道。
    “启禀统领,先王乃是被神鬼所害,死状怪异恐怖,大王曾下严令封众人之口!”
    身后之人一袭白甲,在黑夜中特别醒目,若是孙权在此定然能够发现这位便是时常出现在孙策身边的白甲将军。
    “详细说来!”
    周瑜闻言眉头一皱,他向来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喏!”
    白甲将军闻言并没有迟疑,他便把最近江东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向周瑜说了一遍。
    “火炎司……于吉……杨修……孙权……”
    随着白甲将军的话音落地,周瑜眼前勾勒出一副复杂的人物关系图。
    “不对!这于吉来的太过诡异了!他真的死了?”
    周瑜双眸露出寒芒,直逼对方的眼镜问道。
    孙策不单单是自己的君主,他还是自己志同道合的兄弟,如今死的不明不白,他自然会追查下去。
    他不在乎谁是江东之主,可是对于孙策之死他必须要给对方一个交代。
    “是,那日先王与卑职皆在当场!”白甲将军道。
    “走!去大牢!”
    周瑜却是不相信,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蹊跷,虽然很多事情已经死无对证了,可是他不相信会有这些巧合。
    “破绽百出!”
    周瑜起身向外而去,心中暗自嘀咕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