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在所有人反复揣摩,不解其意之时,猛然回头间却发现数千身着儒服和青衣的少年与中年,他们满脸激动的望着脚下这块原本属于他们的大地。
    宁容学院与颖川书院十年的教育之功,在此刻将霸气显露无遗,他们的到来立刻填补了各地官吏的不足。
    就在那些灰溜溜躲在暗处的人想要做最后的反扑时,他们突然发现以往那些百试不爽的招式,此刻在这些人面前就如同小儿科一般,更本就没有用处。
    你想用什么偷鸡摸狗案来为难宁容书院的学子,那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脑袋中装着算术几何的他们,自认为智商高人一等,岂会败在这些鸡毛蒜皮身上。
    至于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更是不被他们放在心上,化学是他们最喜欢的科目,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奥妙。
    什么?
    你们想坐而论道,看看谁才是儒家真谛?
    宁容学院的学子们拍拍手后退两步,学问乃是术业有专攻,想要比背诵那些经史子集,颖川书院的书呆子能够吊打他们两条街。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虚,当年的天下两大文人聚集地,颖川与荆州那是执天下文人执牛耳,如今却是北人南下,将荆州派杀的片甲不留。
    当然,这倒不是说荆州派的学识不强,其实恰恰相反,就宁容所知,荆州的大牛并不比中原少,比如好好先生庞德公,比如水镜先生司马徽,再比如说墨家传人黄承彦,这些无一例外都是这个时代冠绝天下的人物。
    至于年轻一辈那也是人才济济,比如说卧龙诸葛亮,还有他的好友崔琰,费祎,蒋琬,马良,姜维等等,只不过这些人现在都在川蜀。
    戏志才在感叹人才的重要性之时,曹操也在为自家的千里驹赞叹不已。
    “很好!此吾家千里驹也,定然能收复桂阳,如此荆襄九郡一统,兵锋可直指西蜀!”
    曹操手持倚天剑,傲气凌云的对众人说道。
    “启禀主公,末将愿为先锋,兵发西川!”
    “主公,末将愿提三千将士,定能杀退诸葛小儿!”
    “哼!对付诸葛小儿何须三千,某只需八百人,便可破关战将直捣黄龙!”
    典韦等人闻听曹操有出兵之意,当下也顾不得是在议政了,直接扯开大嗓门就争抢了起来。
    大殿上的众人都知道,现如今西川的门户被黄忠和赵云占据,诸葛亮抽调兵勇数万人,与这两人僵持了数月,仍然没有拿下他们。
    所以,此刻莫说是带着八百人,就是单枪匹马闯西蜀也全然没有问题,因为他们首先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
    “呵呵……”
    望着殿下众将士的模样,曹操满意的笑了,不乱如何,士气最重要。
    “陛下!”
    戏志才被典韦那大嗓门真的耳朵嗡嗡作响,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这才满脸无奈的对曹操拱手。
    “咳咳!”
    曹操被戏志才那无奈的眼神看的一阵咳嗦。
    他和戏志才都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定然会落空,因为战局从开始到现在就一定注定了,而能够决定战局走向的唯有四个人。
    征西大军的军师宁容,征东大军的军师郭嘉,以及征南大军的军师戏志才,至于最后之人便是魏帝曹操。
    其实,从一开始宁容出征西蜀之时,这个计划就在被默默的推动执行着,三面大军相互配合,互相牵制,不断迷惑和分解敌人,如此他们才能个个击破。
    “诸将无需多言,朕意已决,御驾亲征!”
    曹操一锤定音,大殿之上争吵的众将顿时安静了下来,低头躬身应诺。
    “喏!”
    曹操目光转向戏志才,两人相视一笑,只有曹操亲起大军,才能够给诸葛亮压力,有压力自然就不会把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
    ……
    剑阁。
    曹军大营,夏侯渊气喘吁吁满脸不善的冲进了宁容的营帐。
    “站住!”
    裴元绍赶紧上前拦住,同时大吼一声,两旁的宁家亲卫纷纷死死的注视着对方。
    “让开!本将要问问宁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侯渊因气愤而涨红的脸异常的吓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宁容到底在搞什么鬼。
    眼看寒冬将至,将士们的厚装运送不到,整日里冻的瑟瑟发抖,只能烧木取暖,势气更是一落千丈,营中更是谣言四起。
    有的说宁容是江郎才尽,有的说宁容根本就没有办法攻下剑阁,有的甚至是宁容想自立为王……总之,军营中数十万大军说什么的都有。
    夏侯渊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怀疑过,宁容起初对剑阁摆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后来分兵去了阴平与宕渠等地。
    原以为宁容会有什么妙计,可是赵云和黄忠如今被诸葛亮死死的牵制住,根本就无力西进;至于阴平的马超更是寸步难行,除了最开始算计了诸葛亮一下,到现在还不是闯不过张飞的阵地。
    僵持的局势让人心生疲惫,尤其是对于远道而来的魏军而言,长久不能取得胜利,将士们就会想着回家,更何况寒冬将至,又快到了一年的年关了。
    夏侯渊也去找过程昱,可是那程昱根本就是一头老狐狸,原来还算是勤于王事,可现在整日里从那些战利品中鼓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整天悠然自得,仿佛他不是来随军征战,而是来游玩的。
    至于太子曹昂?唉!提起曹昂他更是满心的愤怒,原来那是多么上劲的好孩子,如今怎么被宁容蛊惑的如此不求上进,他难道不知道许都已经有留言传出吗?
    不行!
    今日自己必须要见到宁容,要让他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复。
    夏侯渊目光坚定,满眼通红的望着营帐。
    此时,此刻,整个军营只有他还是清醒的,他不能辜负陛下的厚望,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将士们走向死亡。
    刘备每天都会在剑阁上观察自己军营,夏侯渊知道这件事情,他更加知道一旦自己麾下大军倒下,刘备会立刻出关杀敌。
    “宁致远,你给本将出来~”夏侯渊大声吼道。
    “唉!夏侯将军何苦扰人清梦!”宁容终究还是出来了,只见他披着白色的长袍,斜靠着柱子上,满脸困顿的打着哈气。
    “你……你这是在草菅人命……”夏侯渊看到他这副模样更加愤怒了。
    “放心吧,某保证会让将士们回家过年的!”
    宁容满脸不耐烦挥挥手,对着夏侯渊保证着,可是怎么看却都有种敷衍的感觉。
    “哼!”
    宁容再次走进帐篷中,夏侯渊气的够呛,死死的握着刀柄,最后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唉!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回到营帐中的宁容哪里还有一丝的睡意,双眸明亮如星,望着那张行军地图喃喃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