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后来二将军被迫无奈,只得率军突围,却在山中小道遭遇了江东军的埋伏,再后来……鲁肃败走荆州,现在荆州已经被曹操占据了!”
    录事参军也仅仅知道事情的大概,至于关羽生死的细节却是无从得知。
    “听闻陛下曾派人前往战场查看,那里血流成河,尸骨堆积如山,却唯独没有见到关将军父子的尸首……”
    “二哥啊……”
    张飞大吼一声,满脸泪痕流下来,只感觉心中是怒火冲天,恨不得立刻飞马前往荆州报仇雪恨。
    “江东狗贼,吾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猛虎一般的吼叫炸响在整个军营,无数的将士皆是好奇的向那个方向瞅去。
    将军这又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录事参军阻止对方喝酒而发怒了?
    想到张飞那暴躁的脾气,众将士吓得退后两步,就是经过中军大帐也是绕着走。
    ……
    “报……启禀将军,马超前来挑战!”守营将士突然来报。
    “什么?这狗贼安敢如此,真是欺人太甚!”
    张飞闻言怒发虚张,他这正满肚子火气无法发泄,却听到马超来挑衅,自然是愤怒不已。
    “将军息怒啊,天色将暗,恐中敌人诡计!”
    录事参军感觉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会摊上张飞这样的上司,好不容易劝住冲到的张飞,打消了对方去荆州报仇的想法,这又要……
    “滚!”
    张飞神色一动,猛然扭头,直视那录事参军,足足盯了对方好几眼,而后大喝一声,一脚将对方踢飞出了中军大帐。
    “取兵器来,本将今日要杀马超!”张飞对着左右呵斥道,而后快步流星的翻身上马。
    他当然知道录事参军的话没有错,现在他是镇守阴平的大将,没有刘备的命令确实不能离开,否则阴平有失,刘备那边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战况将会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至于马超……
    张飞现在是那肚子火气,只有打仗才能够让他舒服一些。
    “哎呦……”
    录事参军爬了起来,望着远去迎战的张飞,不由的露出苦涩的神情,但愿不要中计啊!
    “不行,自己必须去看看!”
    ……
    马超率领大军纵马来到桥头,对面的蜀军是严阵以待,这数月以来他们在此地对峙已经不下数十次。
    此桥不是什么名川大河的桥,桥下也仅仅是一条小溪,只是因为溪水长年累月冲击河石,致使石头光滑甚至布满了绿苔,若是淌水而过有些险阻罢了。
    而马超与张飞却是颇为默契的达成了共识,他们各自以桥为界限,双方各自沿着溪水布置众兵防守,虽有摩擦却始终没有冲过去。
    不过今天……
    “呔!吾乃西凉马超是也,对面的蜀军听着,识相的快快打开营门投降,否则等天兵降临,此地就是尔等的葬身之地!”
    马超手提长枪,对着对面的蜀军喊道。
    对面的蜀军只是注视着马超,却是没有半点动静,他们早就得到了诸葛亮的军令,不得出营浪战,只能守营。
    “谁敢决一死战!”马超大喝一声,声如雷霆,吓得蜀军是瑟瑟发抖,两腿战栗不安。
    他们早就听过马超的本事,那是可以和自家将军大战三百回合的猛人,此刻自然不敢与其争锋。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尔等莫非想在此处过年不成!”
    没有人敢捋虎须,马超自然越发的盛气凌人了。
    “狗贼休的猖狂,燕人张翼德来也!”
    而就在这时,张飞骑着战马,掀起一阵烟尘飞奔而来。
    “看枪!”
    马超也是被张飞这一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挺枪和张飞杀了起来。
    嘭!
    铿!
    兵器剧烈的碰撞,马超咬牙切齿的抖擞精神,在与张飞碰撞了几次兵器后只感觉手臂发麻,不由的哑然瞪着对方。
    这厮今日莫非吃错药了?怎么如此大的力气?
    往日自己最起码能和对方过上十多招,今日怎么这般凶猛?难道是自己方才的话惹怒了对方?
    张飞此刻是一心的想要杀人,再加上天色昏暗,他也看不清马超的脸色,只是凭借着感觉,一矛快似一矛的出击。
    嘭嘭嘭……
    密集的撞击声杀的马超不断躲避后退,银色的面具下只露出一双震惊的眸子。
    “张飞看枪!”
    马超大喝一声,长枪仿佛毒龙钻,狠狠的向着张飞的战马刺了过去,张飞下意识的去挡。
    “…咦…”
    丈八蛇矛兀自打了个空,再回头却见马超已经跳出了战团,正在向后退去。
    “今日天色已晚,你我来日再战,撤!”
    马超输人不输阵,冲着张飞大吼一声,调转马头向本军阵中而去。
    “狗贼!哪里走!”
    本就愤怒的张飞此刻又被马超戏耍了一顿,自然是气的一佛二跳三升天。
    “鸣金收兵!”
    录事参军急忙赶到桥头,却见桥东树林之后,尘土飞扬,疑有伏兵,便勒住马,赶紧对着左右传令道。
    铛铛铛……
    一阵鸣金之声,张飞纵然是想要冲杀,可是身后将士却是打起了退堂鼓,无奈之下他只得恨恨的骂了两句,这才调转马头回营。
    哼!
    在经过录事参军身旁时,张飞冷冷的哼了一句,头也不回的径直走了,只留下苦笑的参军。
    ……
    西凉军。
    马超率领将士返回大营,吩咐将士们严加防守之后,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对着身旁的马铁使了个眼色,直接回营帐而去。
    “将军……”马铁紧随其后,帮着马超脱铠甲。
    “嘶……”
    卸甲的时候牵扯到了伤口,马超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将军您受伤了?”马铁赶紧小心翼翼的上前,却见马超的右臂肿的通红。
    “无妨!没想到今日这张飞如此大力气!”
    马超说着话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面具下却是露出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若是张飞在此定然会呼上当了。
    没错!
    此人张飞自然认得,他便是马超的兄弟马岱。
    “将军,末将看那张飞仿佛有无限的怨恨,难道是关羽阵亡的消息被他知道了?”
    马铁一旁随意的揣测着,一旁帮着马岱上药。
    “不用理会他,吩咐兄弟们做出一副进攻的姿态,要外松内紧,只要咱们能够守住此地,大哥他们就有机会攻下成都!”
    马岱心中暗自盘算着,马超率人已经走了快两个月了,算算时间也应该到绵竹了。
    若是张飞知道此地是个空营,定然会向恶狼一样的扑过来,自己还是要想个办法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