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寒冬腊月,天色渐暗,江油城内的百姓早早的钻进了被窝,虽说他们川蜀之地四面环山,山外的冰霜刮不进来,可是单单是这山中一年四季的风就够人受的了。
    “娘,俺睡不着……”一对直勾勾的小眼睛钻出了被窝,对着旁边的妇人说道。
    “睡吧,明个早晨还要给你爹送饭呢!”
    妇人伸手把被子掖了掖,生怕冻着自己的宝贝。
    “娘亲,被窝里也不暖和,阿爹在城头上会不会暖和些啊?”
    听着这般孩子气的话,那妇人鼻子微微抽搐。
    “快睡吧,赶明就能看见你阿爹了,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嗯!城头那么高,离月亮那么近,应该会暖和的!”
    孩童嘀咕着说着,可能是对自己的话颇为满意,闭上小眼睛钻进了被窝,很快传便进入了梦香。
    然而……
    就在江油城陷入睡眠之时,没有人能够想到,就在城外两三里地的山林中,有一群衣衫褴褛的家伙,他们冻的瑟瑟发抖,手中拿着刀枪剑戟,就像是一群山贼。
    不!
    他们这般模样却是连山贼都比不上,活脱脱的像是一群乞丐,赤裸的上身只用乱七八糟的布条包裹着,那脚下的牛皮鞋更像是一只张开嘴的蛤蟆。
    嘶!
    天晓得这群人是经过了怎么样的地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甚至还带着狰狞恐怖的疤痕。
    “他娘的!老子终于活着走了出来!”
    领头的大汉手持长枪,骂骂咧咧的打量着身旁的兄弟们。
    “还没有方便面?快给老子泡一块!”
    “对了!在把牛肉干给老子加满了!”
    领头的大汉叫骂不休,浑身上下乌漆麻黑的惨不忍睹,就连脸上也是满脸的污垢。
    很快……
    听到领头人的吩咐,一个铜盆子里面装满了热气腾腾的面条,那牛肉散发着香味,让人忍不住想大吃一顿。
    “将军,这是最后的一块面饼了!”
    那瘦弱的汉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厚背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热气腾腾的面,却是不敢和自己的将军抢吃的。
    “屁话!老子当然知道,要不然谁愿意吃树皮!”
    “宁容那家伙,别让老子再看见他,要不然非揍的他屁股开花!这简直是给老子指了一条不归路,幸亏老子福大命大!”
    领头的将军骂骂咧咧,他们这一群人经历了什么,只有他们这伙人自己知道,其中的艰难与险阻若是说出去,定然能够让世人大吃一惊。
    摩天岭!
    没错!
    他们翻过了了摩天岭,曾多次陷入困境,又因无路可走,他们用毛毡把自己包裹起来滚下山崖,这可是用命去赌,中间自然丢了许多粮草,到最后只能是吃树皮过日子,可他们最终还是熬过来了。
    “咳咳咳……当初可是将军你争着抢着要这灭国的功劳的啊!”
    远处走来一个相貌丑陋的青年,只见他面色潮红,走两步道就喘息的难受。
    “快!快坐下!”
    看到对方那步履颤颤的模样,那将军赶紧上前将对方扶着坐在自己身边。
    “庞先生,不是让你好生休息吗,你怎么过来了!”
    “快!快把这碗面吃了,吃完了你就能活了!”
    马超赶紧接过那铜盆的面条递到庞统面前,天晓得这个书生是怎么活着走下来的。
    自从那日他接到宁容的秘密军令后,便亲自调兵遣将,率领一万大军自阴平沿景谷道由东向南转进,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开张飞的眼线。
    而后,马超率领大军一路攀登小道,凿山开路,修栈架桥,像只蜗牛一般曲曲折折的向着成都方向而去。
    川蜀之地高山峻岭道路险阻,虽然不易行人穿行,可终究还是有条道路的。
    可遇到摩天岭却只得让人胆寒,那里有七百多里的险域,中间山高谷深,没有人烟,甚至连道路都没有,至为艰险。
    可是马超和庞统等人并没有退却,只要翻过这座无人能够征服的摩天岭,他们就能够成为宁容口中的天降奇兵。
    走!
    死!
    随着一个个的将士滚落山崖,随着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整支大军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困难的山路与饥寒交迫甚至让许多将士选择了自杀。
    马超!
    若不是这个神一般的天威大将军率领这支军队,若不是庞统无时无刻的出谋划策,只怕这支军队将会全部葬送在摩天岭上。
    直到最后,他们穿过了无数次困境,终于来到了摩天岭马阁山一带,而这里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前面是悬崖峭壁已然是无数可走,后退又根本不现实。
    面对生死的抉择,马超和庞统身先士卒,他们选择把命交给上苍,用毛毡裹身滚下山坡。
    死就死吧!
    数千将士在痛苦的惨叫声中撞击着山石滚向山底,而等他们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身边熟悉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当初他们出发的时候是一万大军,而等他们来到江油之地时,却还剩下三千八百六十三名将士,这巨大的折损让马超与将士们都在滴血。
    他们就这样死了,甚至连尸骨都再也找不到了。
    可是……
    他们还是活着走到了江油,来到了这里。
    “不!”
    庞统没想到自己能够活下来,甚至他曾经一度以为最先死的应该是自己。
    可是他的运气实在是好,在山上滚下来后竟然没有受伤,就连马超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都在所难免的留下几道伤口,而他却浑身上下没有伤口。
    而就在前一天众将士还把庞统敬畏神人之时,等到第二天庞统就染上了风寒,若不是途中遇到几柱有用的草药,只怕他也会交待在这天降奇兵的路上。
    “若是某所料不错,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江油城了,江油守将马邈是个无能之辈,他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咱们的到来!”
    庞统面色异常的潮红,说句话都费力。
    咳咳咳……
    “马将军,今夜只要拿下江油城,咱们就可以修整大军,而后必须要出其不意的攻占绵竹,只有攻下绵竹,才能够围困成都!”
    “咳咳咳……”
    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兵困成都,庞统激动的咳嗦个不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