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舒撇了眼蒋琬与费祎,终究还是没有出声,纵然是成都危机时刻,荆州派系的人仍然还是如同往日那般的强势。
    下意识的瞅了眼李严,这个往日刘备的狗腿子,却正巧李严的目光也正在望向他。
    嗯?
    两人的目光刚刚接触就立刻分开了,只是两人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往日没有的目光。
    “报……启禀太子殿下,魏军将近城下,城外百姓扶老携幼,哭声大震,皆往城中逃命而来!”
    而就在此刻,忽然听到哨马闯进大殿报到。
    “什么?”
    刘禅被吓得面如土色,父皇早就将整个蜀国给掏空了,他如今拿什么去抵挡如狼似虎的魏军。
    “诸位大人,此城危机存亡之时,不知诸位可以退敌良策?”刘禅颤抖的问道。
    “启禀太子殿下,兵微将寡,难以迎敌。不如早弃成都,奔南中七郡。且南中七郡之地地势险峻,可以自守,又有姜维的平乱大军驻扎,可以先暂避锋芒,等陛下率军回援后再来克复也不迟。”
    李严沉思片刻,起身对着刘禅建议道。
    “不错!李大人所言甚是,贼兵势众不如暂时躲避!”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陛下得到消息定然会前来救援,可留得有用之身等待陛下号召!”
    李严的话刚刚说完,那些益州的外来派立刻紧随其后的赞同了起来。
    “不可!”
    光禄大夫谯周脸色一变,敢喝一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南蛮久反未平,姜维平乱日久自身难保,若是太子撤兵,魏军定然会紧追不舍,到那时若是其与南蛮前后夹击,那将必遭大祸。”
    谯周的话宛如一盆凉水浇在了刘禅的头顶,他这刚刚有些异动的神色立刻又暗淡下去了。
    “太子殿下,不如坚守待援,等候陛下与诸葛丞相前来!”
    蒋琬和费祎对视一眼,不得不出班奏道。
    “不可!”
    李严闻言顿时急了,赶紧出言阻止。
    “贼军势大,又有那天雷相助,若是其攻入城中,太子,皇后,文武百官又当如何!”
    “这……”
    蒋琬和费祎听到这话突然沉默了。
    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虽然他们知道撤退无异于放弃蜀国,可若是留下又该如何抵抗?
    若是魏军手中没有那等利器,他们尚且能够劝阻太子,发动城中百姓守城,只要能够坚守十天半月,就可等到援军。
    然而现在……
    周舒撇了眼沉默的荆州派系官员,他知道这些人也没有什么良策,莫说是他们,就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
    他们周家自然不会陪着刘禅去送死,要知道若不是刘备那厮太过强势,他们益州何时轮到这些人耀武扬威了。
    想起昨夜那个黑衣人,周舒仿佛下定了决心。
    “太子殿下,自古以来无寄他国为天子者。
    臣料若是撤退南中七郡,恐被南蛮所吞并,而魏军大军进城后自然会平定南蛮。
    如此不如降魏,魏帝则必裂土以封陛下与太子,此可上守宗庙,下保黎民,还望太子殿思之。”
    周舒的一番话顿时震惊了所有人。
    投降!
    没错,其实很多人心中就是这个念头,只是他们没有周舒那般的勇气。
    现如今听到周舒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众人的谈论越发的热烈了,若是能够投降,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刘禅望着大殿上手舞足蹈的众人,内心是一阵绝望,这就是父皇就给自己的大臣。
    唉!
    父皇啊,你快点回来吧!孩儿守住了!
    刘禅满脸的苍白之色,已经是有心无力。
    ““偷生腐儒,岂可妄议社稷大事!自古安有降天子哉?”
    而就在此刻,却见后殿猛然冲出一人影,那人满脸愤怒的对着周舒一顿臭骂。
    众人急忙转身望去,却见是刘备的第二子周王刘若。
    许是拖了宁容的福,刘备并没有被曹操在长坂坡杀的节节败退,而是早早的入蜀做了皇帝。
    自然,做了皇帝就少不了纳妃子生孩子,而刘若正是刘备的第二个而儿子。
    此子自幼聪明,英敏过人,馀皆儒善,甚的刘备欢心,是以他亲自赐名若。
    “周王殿下,今众大臣为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皆议投降之事,难道殿下你想仗着自己的血气之勇去挑战马超吗?”
    周舒在官场了混了几十年,岂会被一个黄口小儿诘问住。
    “一时之勇虽然壮哉,然若令马超恼羞成怒,这成都城内数万百姓,甚至太子殿下,陛下的血脉又当如何!”
    “难道殿下欲让满城血流成河乎!”
    周舒一步一问,只逼迫的刘若满脸涨红,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手指颤抖的指着周舒。
    “你……”
    “你……酸儒……”
    “噗!”
    刘若被气的怒火攻心,一口鲜血猛然喷了出来。
    “二弟!”
    “殿下!”
    刘禅和众大臣被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快!还愣着做甚,还不快叫太医!”
    刘禅躲在地下抱着昏倒的刘若,只见刘若脸色苍白,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
    砰!
    周舒却是面不改色的跪倒在地。
    “臣万死之罪!然臣……乃是为了蜀中万万百姓,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危,臣不悔!”
    周舒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一刀一刀的刺入刘禅的心。
    “太子殿下,陛下仁爱天下,尤善百姓,纵然文武百官可以逃,可是城内那数万百姓又当如何,若是陛下知道此事,也定然不会扔下百姓不管不顾啊!”
    谯周哀嚎着哭了出来,满脸的忠心看的李严嘴角一抽。
    轰!
    而就在此刻,却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
    文武百官猛然一惊,彼此对视不由得面面相觑。
    “来了!”
    周舒与谯周不由的露出欣喜之色,只是那喜色只是一瞬间,却是没有被刘禅发现。
    “好快的速度!”李严默默的嘀咕着,对着身旁的黄权使了个眼色,黄权默默点头退出了大殿。
    “太子殿下……”
    蒋琬和费祎露出苦涩的神情,此刻说什么都晚了。
    “来人,将周王抬到后宫休息!”刘禅面如死灰的吩咐道。
    “周爱卿,就由你作降书吧,孤决议开门投降!”
    刘禅说出这句话仿佛抽干了整个精气神,迅速的瘫软到了座椅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