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282章 各方谋划

第1282章 各方谋划

    翌日,曹植进宫面圣,望着坐在远处龙椅上的曹操冰冷的眼眸,心头不禁一颤。
    “秦王不在户部行走,进宫所谓何事!”
    曹操那冰冷的声音响起,听得曹植却是额头冷汗直冒。
    秦王!
    以往父皇都是称呼自己植儿,而现如今竟然称呼秦王,这顿时令他紧张了起来。
    “启禀父皇,儿臣近日在户部核算钱粮,发现凉州刺史司马懿送来的粮草不足去岁半熟,儿臣不知如何处置,因为特进宫请旨!”
    面对冰冷的帝王,曹植的语气越发的恭顺了,战战兢兢的对着曹操说瞎话。
    “……”
    然而,曹操听到这话那黝黑的脸色却是猛然一红,腹部剧烈的痛苦令他想要咳出声,却又被他死死的压住了。
    帝王,自然有帝王的威严,他的帝王之威不容许他露出憔悴之色,纵然面前之人乃是他的儿子。
    良久没有听到曹操搭话,曹植心头颤抖的更加厉害,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却与曹操那冰冷的眼眸对视了一眼。
    噗通!
    心脏猛然跳动,曹植吓得赶紧低下了头,此刻坐在他对面的乃是大魏的帝王,而非是他的父亲。
    “年轻真好……”
    曹操喃喃自语的嘀咕着,曹植那俊朗的模样让他感觉有些扎眼。
    “朕缔造了这万里江山,将来自然会传给后世帝王,皇家的规矩你应该明白,不该伸手的不要伸手,退下吧!”
    心神的动荡让他感觉全身冰冷,曹操已经没有精力展现自己的余威了,多年的沙场战争,多年的勾心斗角耗损了他的心神。
    死亡的目光让他感到恐惧,虽然理智告诉他应该早日处理长安之事,为后继之君清空障碍,可是皇权真的让他迷醉。
    “儿臣告退,还请父皇保重龙体!”
    曹植低头行礼,缓缓的走出了宫殿,抬头瞅着温暖的阳光,这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呼……”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今日的试探有多么的危险,父皇本就是疑心太重之人,在他提起凉州之时,他明显看到父皇的眼眸一缩,那是下意识的恐惧。
    没错!
    帝王竟然也会恐惧,想到这些的曹植心却是火热了起来!
    回头望了眼那象征权力的宫殿太极殿,曹植的眼眸从没有过的炙热。
    转身,脚下生风的快步出了皇宫。
    秦王府,曹植刚刚回来,陈群和吴质就联袂而来了。
    “收获甚丰!”
    不等两人询问,曹植便激动的低声吼道。
    啪!
    啪!
    兴奋之余的曹植拍打着书案,踱步发泄着自己的心情。
    嗯?
    陈群和吴质看到曹植这副模样,不禁下意识的对视一眼。
    “大王,陛下那边……”
    陈群上前一步,拱手对着曹植问道。
    “父皇说,皇家的规矩,他给我的才是我的,不给我的让我不要伸手!”
    听到曹植的话,吴质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这……这算是对大王的警告?让咱们安分守己?”
    哦?
    曹植眼眸闪过一丝不屑,真是武夫头脑。
    “不对!陛下的话外之意不是让大王安分守己,而是让所有的宗室都安分守己,换句话说,关于后继之君的事情上,陛下不容许任何人插手!”
    “强如宁容又如何?还不是被陛下给支开了,相信陛下今日这番话很快就传到太子耳中!”
    陈群的脸上露出了阴谋的笑容,果然是收获甚多。
    “父皇虽然威严不可侵犯,可是本王能够感觉的到,父皇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曹植的声音低沉了下来,虽然他曾经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想到没有人再给他遮风挡雨,他还是有些恍惚。
    “君临天下,镇压寰宇,这是大王身为皇家子的责任!
    陛下以雷霆之怒,横扫天下,开创大魏万世基业!
    大王便应该以天纵之才,如春风拂柳般安抚天下。
    如此,方可让天下百姓沐浴在大魏的荣光之下!”
    “这是大王的责任,是大魏万里江山对大王的期盼,此事虽然千难万阻,可是除大王之外还有谁能够做到!”
    “难道大王要辜负陛下毕生的心血不成!”
    陈群抑扬顿挫的对着曹植说道,言语之间颇具蛊惑之能。
    不错!
    父皇打下了江山,自己身为父皇的儿子,自然有责任去守护它!
    这个重任只能自己来做,也只有自己可以做好,太子那种懦弱的废物自然不行。
    “太子,不行!”
    曹植慢慢的挺直了腰板,只感觉自己的形象越发高大了起来。
    “陈群,你觉得当务之急本王应该如此?”
    既然把自己当作了皇权的继承人,曹植的声音自然不知不觉的带上了威严的感觉。
    “回大王,太子东宫就在皇宫之侧,若是宫中情况有变,秦王府这边恐怕有些来不及,所以为今之计就是必须在宫中有自己的人!”
    陈群颇为配合的躬身说道,俨然一副首席谋士的做派,这让曹植很是满意。
    “自从母妃被幽闭,孤王在宫中虽说有些眼线,可仍然处处受到掣肘!”
    曹植说起这事,对于曹昂就越发的痛恨。
    “大王身具王者之气,何愁没有人前来效忠,微臣不才愿举荐之人,若是大王愿意收纳此人,则宫中可定!”
    陈群满脸郑重的模样,引起了曹植的好奇。
    “何人?”
    曹植对陈群问道,难道是对的还能拉拢典满不成?
    “靖安司刘慈!”
    陈群自然不知道曹植的念头,整理下了思路,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他?”
    曹植眉头一皱,刘慈他自然知道。
    “靖安司乃父皇爪牙,宛如疯狗一般四处游荡,朝中大臣多不屑一顾,本王若是和他们有联系……”
    曹植的话没有说完,陈群却是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作为才高八斗的秦王自然爱惜自己的羽毛。
    “大王与陛下相比如何?”陈群突然问道。
    “自然是父皇英明神武!”
    曹植不仅白了他一眼,虽说他自恃才高,可还是明白自己与曹操的差距的。
    “以陛下之雄姿,尚且以靖安司为爪牙,难道大王就用不得?更何况这些靖安司本就是陛下的走狗,现如今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大祸临头的危机,只要大王抛出橄榄枝,他们定会为大王效力!”
    陈群老谋深算的对着曹植谆谆教导道。
    “若是大王确实不喜,等到大事功成之后,大王只需要一道圣旨,靖安司之生死还不是在你的手掌之间!”
    “大王,那刘慈可是和宁容是死对头!”
    吴质忍不住插嘴说道,若说这天下间有谁可以对付宁容,那只有刘慈,因为他曾经成功的将宁容困入大牢十年。
    “准!”
    曹植沉思片刻,等他听到宁容的名字,目光顿时坚定了起来。
    “宁容!”
    曹植的脸色很是难看,若是对方支持自己,他不介意事成后封对方为帝师。
    “大王,臣得到消息,太子今日去了宁府,听闻那宁元给他一个锦囊妙计!”
    陈群等到曹植决定后,这才穷图匕见。
    “嗤!宁元也学会他父亲的把戏了?”
    曹植有些不屑,宁容的锦囊妙计他自然听过,传闻那是未卜先知的存在。
    “不!不是宁元,而是……宁容留给曹昂的!”
    陈群的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摇头反驳道。
    “什么?你是说……宁容留下了后手!”
    曹植闻言大吃一惊,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听到有宁容在里面捣鬼,他的底气立刻不足了。
    这……
    陈群被曹植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宁容的积威如此之深,竟然吓得曹植有退却的打算。
    这可不行!
    自己好不容易说服对方,若是对方临阵退缩,那世家的希望就算是彻底断了。
    “这很奇怪吗?宁容向来以怪才盛传天下,留下些后手根本不足为奇,不过……他不会想到,刘慈的靖安司会投靠大王!”
    陈群知道此刻不能否认,他必须顺着曹植说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坚定对方的信心。
    “不错,不错!可以让刘慈去对付宁容!”
    曹植连连点头的说道,刘慈在他心中的地位瞬间提升了不少。
    “你去招揽刘慈,只要他能够弄清楚锦囊妙计,孤王不会亏待他,封侯拜将不是问题!”
    曹植直接许下重诺,未了沉思片刻有加了一句。
    “还有,立刻让你们的人配合靖安司,务必查清楚锦囊中的计策,否则你我不可妄动,想想宁容的诡计,咱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诺!”
    这次陈群没有反驳,因为他对宁容更加了解,十年前他就怀疑是对方将计就计的算计了赵王曹丕与那些世家。
    那次,他们计划多时,本以为能够顺利解决掉曹昂,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发生了惊天大逆转,那也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对!
    必须搞明白宁容的计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彼此对视一眼,算是达成了共识,而后就军队接管皇宫的问题开始了谋划。
    只是……
    他们并不知道,此刻身在太子宫的曹昂却是满脸疑惑的盯着手中的锦囊妙计。
    “师弟说这是师傅留给自己的锦囊妙计,让自己在感觉最艰难的时候打开!”
    “可是……为何这锦囊中只是装了一张白纸?”
    曹昂满脸疑惑的坐在密室之中,各种乱七八糟的药水被他涂抹了个遍,最后他确定那就是一张普通的白纸。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