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娱乐圈之星冠曼影(NP) 第十六章请离粉丝生活远一点?

第十六章请离粉丝生活远一点?

    曼卿翻了个身,一摸边上空荡荡的,还残留些预热,迷糊的知道洛平已经起床了。洛平收拾着桌子,温柔地笑了:“你还可以再睡十分钟,现在才5点。”
    曼卿伸了个懒腰:“不睡了。”
    洛平手上的动作停住了,迟疑了一会儿,轻声问:“要早安吻吗?”
    “不要,”曼卿捂着嘴,瓮声瓮气,“我还没刷牙。”
    洛平走到床边,轻吻曼卿的额头,
    “那就用这儿代替吧。”
    中午,曼卿收到了星灯的微信。
    星灯:小姐姐,我可以四天或五天后来探班吗?
    曼卿:当然可以,不过你最好能一周后——就是下周的今天来,因为那天有冷秋的重场戏,我希望你看看她。但还是看你哪天有空吧。
    星灯:哇哦……哪场啊哪场啊!?求透露!我想看!!!
    曼卿:黑化转折点那场。
    星灯:好的!爱你!
    曼卿:其实星灯你还可以住两天,后面有林亦闻的独角戏哦。(doge脸)
    微信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中”,曼卿等了两分钟才收到对方的回复。
    星灯:呜……你怎么发现的……
    曼卿:你卖版权的时候指定要亦闻哥演男二,说明你来探班就是为了看他吧?来都来了,不看看他演戏多亏啊。(doge脸)
    星灯:讲真,林老师那演技我怕看了车祸现场会脱粉。
    曼卿忍不住笑出声,这粉丝也太实诚了。
    林亦闻,演起戏来面无表情,情商似乎也接近于零,不爱攀关系说奉承话,拍完戏就喜欢找个角落捧本书看,或是补眠,得亏颜值撑着才不至于混得牙都饿掉。
    比较出圈的是,他经常传出拍完当下这部戏就告别娱乐圈的消息,结果拍完还是继续接戏进组,导致他的黑子,包括很多路人总嘲“你家哥哥又要拍告别作了。”
    通常来说,配角们一起玩游戏聊天的时候,总是咖位大的带头,但指望林亦闻是没戏了,所以他们休息时,往往是容妃的演员谭丽雅自告奋勇,扮演着主持的角色。
    曼卿:亦闻哥开机后,我还看他补了《美人赋》。
    星灯:我知道……他加我了,说我写得不错……粉丝当到这份上也值了quq
    曼卿:说起来,他看的书还挺少女的,我最近老看到他捧着一本叫什么穿成病弱少爷的……什么来着?
    星灯:……不会是贴身丫鬟吧?woc我手有点抖:)
    曼卿:对。你也看过?
    星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曼卿:怎么了?
    星灯:这他妈是我写的!!操!!我不来探班了!!
    曼卿:这不是很好吗?说明亦闻哥喜欢你的故事啊。
    星灯:那本是我以他为原型写的黄色小说!!内容全是没日没夜没羞没臊!!你再品品:)
    星灯:操操操我现在打字手都是抖的。呜……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哪还有脸见他啊!?呜呜呜不来了不来了!让我找个墓地自我了结啊啊啊啊!
    曼卿:唔,请离粉丝生活远一点?
    “你在笑什么?”洛平给曼卿递了杯水。
    曼卿抿了口水,差点呛到自己,她咳了咳:“没什么,只是刚刚发生了件很好玩的事。”
    “还有件更好的事,”洛平笑了,“王姐给我打电话,她说沉尹珂的工作室联系她,邀你做他mv的女主角。”
    曼卿愣了愣,沉尹珂竟然真的把赠歌之情放心上了?而且动作也快的有些出乎意料。
    “不信吗?”洛平见曼卿神色状似怀疑,解释道,“其实王姐当时也觉得有些突然,还问了他们原因。他们说,团队原本已经在和别人谈了,结果沉尹珂忽然改主意了,指定要你参演,所以赶紧过来联系。”
    洛平顿了顿,又说:“对你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你要是也认为不错,我们可以马上签约。我刚刚和导演确认了一下,你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去拍。”
    “好,我没问题,”曼卿点头,“把合同发给我看看。”
    曼卿大致看了下合同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名。
    曼卿看过沉尹珂的百科,母亲是法国着名歌唱家,父亲则是国内富豪榜上有名有姓的人物,甚至还有些红色背景,只是百科上没写得很详细。他既继承了母亲的歌唱天赋,又有着父亲的财力支撑,早早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才24岁就获得过几个国际性大奖,担当各类音乐节目评委不计其数。与其说他是歌手,不如说是音乐人。
    只是曼卿一想起沉尹珂那种疑似二哈的气质,总很难把他和上述这些联系起来。
    “你和沉尹珂之间……发生过什么吗?”洛平不自然的挠了挠脸颊。
    “没有,只是送过他一首歌,他想报答我而已。”
    洛平默默松了口气,语气也轻快许多:“嗯,那你先休息吧,我去找导演和王姐他们排下行程。”
    待到黄昏,曼卿总算等到了自己第一场独角戏——冷秋葬花。这段剧情,曼卿和星灯交流过多次,早已熟烂于心。
    昔日圣恩不复。梨树下,冷秋用花锄挖开泥土,将落下的的梨花倒入,她回忆着往日的盛宠,梨花飘散到她脸上。冷秋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脸,满帕梨花泪。
    “别紧张。”叶瑞宣冲曼卿眨了眨眼。
    曼卿心跳微微加速,她长舒口气,但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兴奋。
    “冷秋准备……叁、二、一、action!”
    浇水、松土、挖坑。
    不食人间烟火的冷秋挥舞着花锄,熟练的仿佛有成百上千次的练习。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对于这株与皇上共植的梨树,每一滴水、一粒肥,都是冷秋亲身撒下,无一例外。
    转眼间,一处微微凹陷的坑在冷秋脚下形成,她伸手,接住飘散的梨花,洁白的花瓣飘到她的嘴角。
    她笑了。
    众人屏住呼吸,紧盯她勾起的唇角。
    “等等导演,剧本里不是哭……”
    “嘘……!”导演恶狠狠的瞪了旁人一眼,“安静,看她演!”
    冷秋笑着,眼中满是往昔的回忆,从初入宫廷的懵懂,对天子小心翼翼的靠近,到与爱人共植梨花的甜蜜,冷秋将所有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都给了认定之人……
    如今却是是独守空闺,赏花望月、自怜自艾。帝王之爱,薄情至此。
    “好一个梨树,”冷秋自嘲勾唇,“好一个‘离’。”
    她的结局,竟在栽树时便已注定。
    冷秋笑得肩膀震颤,不知何时,干涩的笑声已被哭腔浸染,再看已是泪流满面。她捏紧梨花,花瓣从指缝间纷扬落下,如同纯洁无瑕的雪花,悼入泥坑之中。
    似一幅令人心碎的画。
    叶瑞宣呼吸停滞,呆呆地看着画中美人。他一瞬间忘了自己是叶瑞宣,只记得自己是肆意不羁的小王爷,一心想带上冷秋远走高飞,远离尘世纷扰。
    好久,叶瑞宣才回过神来,只是心中仍然郁结不堪。他知道冷秋的结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慢慢接近,自己却无能为力。
    “导演,您太会选人了,慧眼识英才啊!让她演冷秋,真他妈绝了!”导演旁边的人疯狂拍马屁,纷纷竖起大拇指,殊不知自己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钱总才是深藏功与名。
    导演尴尬的笑了笑,故作高深:“哈哈哈,那是,我早就看出这新人不简单。”
    “导演,”洛平挤入人群,急切的拉了拉导演,“快点喊咔啊!”
    众人闻言,再回头望去。
    只见跪在地上的人……是冷秋,她满面泪痕,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神空洞浑身颤抖,仿佛被困在另一个时空里。
    咔没有喊,戏就不会停。
    导演连忙拿起喇叭:“咔!”
    洛平冲上前去,擦去曼卿不断滑落的眼泪:“咔了!导演喊咔了!”
    曼卿无神的愣了一会儿。终于,食指与拇指颤抖的捏住了洛平的衣角:“别担心,我只是……要缓缓。”
    “你要吓死我了。”洛平抿着唇,要不是众目睽睽,恨不得马上抱住她颤栗的娇躯。
    曼卿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我哭是因为……花锄好重啊,手都红了。”她摊开手心给洛平看。
    洛平揉了揉被磨得红肿的手心,又好气又好笑,拿她没办法。才渐渐放下心来。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