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追妻99次,亿万boss惹不起 第20章 你脚踩哪里!

第20章 你脚踩哪里!

    “怎么?楚小姐这是在深感荣幸之后,受宠若惊到说不出一个字来了吗?”
    喻悠悠,“……”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喻悠悠恨死了自己,为什么要说那番鬼话,现在被薄靳晏抓住了小辫子,她逃也没法逃。
    男人见她不说话,嘴角似乎勾了勾,却是极淡。
    她的半个身子就在雨中,她耷拉着肩膀,立在雨中,像是风雨中飘零的小花儿。
    他看后更多怜惜,却不能表露出来。
    陡然间,男人眸色一暗,伸出手,将她往前就拉了一把。
    喻悠悠措不及防,身子就势前倾,一个不稳,整个人都往前跌去。
    她暗叫不好,接着,脸部就贴上了一个坚硬温热的物体,她也曾经接触过。
    熟悉,却又不熟悉。
    正是薄靳晏的胸膛,此刻,她身上挟带着雨水,跌入到了他的怀抱中。
    她身子一颤,就要推搡他的坚实的胸膛,腰间却又有力量传来,将她的身子紧紧箍住,不能挣脱。
    她试着推挤了他几下,却反被他更加用力的按住。
    她又不得其法,只能作罢。
    “怎么?楚小姐在投怀送抱之后,又新来了一招,欲拒还迎?”男人充满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声音性感得一塌糊涂,但话语却让喻悠悠恨得一塌糊涂。
    “颠倒是非,明明是你!”她气极,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劲儿拧上他的手臂。
    这就是——教训咸猪手!
    但也不知道这个薄靳晏是什么奇特物种,他竟没有做出任何吃痛的反应,一只手反而将她更紧的箍紧在怀,另一只手则按住了她作乱的小手。
    喻悠悠无法再使劲,气馁的瞪他。
    “楚小姐费尽心机欲拒还迎,我要是不有所表示,岂不是辜负了楚小姐的心思?”男人勾唇笑了,薄唇凑近她的耳边,暧昧道。
    “你休要胡说,我根本没有,薄少,你高估自己的个人魅力了!”她简直要疯了。
    今晚乔子津自恋又张狂,薄靳晏也是如此,还直接对她动了手,她真是时运不济。
    “呵,欲拒还迎玩多了,就不好用了。”他带着恶意地,轻轻的舔弄了下她的耳珠,“还在原来的酒店套房,怎么样?”
    她耳边当即“轰隆”一声。
    原来的酒店套房,就是他们初遇那晚!
    她不要回忆那晚的事情,充满了不堪、凌乱、屈辱!
    她颤颤看向他,周围有他的保镖撑着伞,路灯又昏暗,喻悠悠原本应该看不清他的神情,可是不知为何,她却看见了他唇角那抹笑。
    带着邪肆的危险,巨大的攻击性,让喻悠悠更加害怕起来,她转头左右看了一下,忽然道,“这里有天眼监控的,你别乱来,我随时可以报警的!”
    男人闻言,倏地一笑,“报警又如何,不报警又如何!难道楚小姐忘记了,那晚的情形?”
    经他这样提醒,她方才如梦初醒,是呀,扫黄都没法扫到他,这点儿绑架罪算什么!
    要是再重演一次,薄靳晏照样将她送进警察局,而他完好无损,毫发无伤。
    怎么办,怎么办!
    不能报警,又不能阻止他耍流氓,喻悠悠彻底慌了,她像是缺水的鱼儿,快要窒息而亡。
    她被他这样禁锢着,呼吸一阵不顺,手被他捏着,脚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可怜的脚,没有了鞋子的保护,都被雨水泡的透透的,她想找个舒服的位置,就稍微屈了屈身,试探着找来找去,没多久,就找到了一处。
    有点硬,又有点软。
    但是踩上去质感很好,蛮舒服的。
    她心里呼了一口气,终于给自己的脚找了一个惬意的港湾。
    而这时,慕景琛的秘书,已经寻回了那只断了鞋跟的鞋子,他恭敬的捧到了薄靳晏的手边。
    薄靳晏瞥了一眼,目光却移动到了他的脚下,等真正看到了下面的情形,眸光骤然间,变得暗沉了几许。
    喻悠悠白皙的脚丫,就正好踩在了他的意大利精工皮鞋上。
    这个小女人,还真会给自己的脚丫子找地方!
    更可恶的是,她踩着他还不要紧,她还在试探着想要找个更舒服的平坦地界,小脚丫一直在他的皮鞋面上,蹭来蹭去。
    黑白两种颜色,形成极致的对比,恰好等于无尽的诱惑和勾引。
    男人喉间就是一哽,明显感到自己身体的某处,也有了反应。
    软玉在怀,再加上这怜人的小脚丫,已经最大限度上挑战他的自控能力。
    “喻悠悠,你是活腻了吗!”男人从喉间逸出一声威胁。
    “我……我当然没有。”对自己的脚丫子惹出来的事儿,她毫不知情。
    “你这是在玩火!”男人的眸间,已经染上了些许的红色。
    “额……”她已经无解了。
    秘书手捧着喻悠悠断掉鞋跟的鞋,就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互动,实在忍不住了,就轻咳了一声,“咳——”
    这一声,恰好提醒了薄靳晏,也恰好强化了薄靳晏的意志。
    男人的手,在喻悠悠的腰间,就是一松。
    阴寒着眸子对她,“你脚踩哪里!”
    “我……”喻悠悠意识到薄靳晏话里的寒意——非同小可。
    她眼疾手快,立马低头去瞧。
    天咧,人家是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她是在薄少脚底下动鞋。
    罪过大了!
    她意识到自己的冒失,郁闷的咬起了嘴巴,连忙收了自己脚丫,继续踮着脚,成了原来的单脚支着地面。
    不过这样也好,她终于挣脱了他的怀抱,不用被他抱在怀里,感受那该死的窒息感觉!
    “楚小姐,我真是小看了你。”薄靳晏目光幽冥,黯哑着声音道。
    听了他的话,喻悠悠如迎头一击,警惕性崛起。
    要从这个男人口里冒出什么好话来,是难之有难的。
    这个流氓男人绝对不是在夸她,而是另有阴谋。
    “你小看了我?”喻悠悠故作懵懂,继续朝着他龇牙笑开,“既然知道了,那就高看我几眼,不就好了。”
    既然他夸奖了她,那她就接受了呗,先承上人家的“一番好意”。
    这也叫做,顺其自然。
    薄靳晏撞上她的笑意,心下泛起讨厌的感觉。
    这小女人,在他面前,还真是无法无天,得瑟到了不行。
    看到自己中意的小女人瞧不上自己,男人的心里,别提有多么郁闷了!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奈何爱上你H玄真遗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