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追妻99次,亿万boss惹不起 第44章 谁稀罕看你里面!

第44章 谁稀罕看你里面!

    门板上,一个倩丽的身子侧身倚立着。
    这个动作,持续了许久。
    喻悠悠忍不住回想着楚振东和楚佳媛的对话,心里就是一阵后怕。
    那个薄靳晏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楚振东这样巴结他。
    也难怪,薄靳晏上一次会怀疑,是她故意爬上他的床。
    看来,这男人确实有傲娇的资本。
    喻悠悠忍不住啧啧,但又是一阵头痛,她俯身到自己的书桌上,翻开画册,里面画着她和乔子津的趣事。
    很有趣,经常能勾起她对往事的回味。
    但是,乔子津不属于她,他属于楚佳媛。
    喻悠悠心里哀哀的想着,又想到楚夫人的意图,忍不住开始替乔子津担心。
    不知道,楚佳媛会不会抵抗住权势的诱惑呢?
    要是楚佳媛为了薄靳晏抛弃掉乔子津,那该怎么办!
    好像,这也不算是祸,因为这个机会,她可能就可以跟乔子津走到一起了。
    想到这里,喻悠悠就是一阵摇头。
    她内心怎么可以这样险恶,竟然盼着乔子津和楚佳媛分手大吉。
    她要是真的这样幸灾乐祸,怎么对得起楚振东评价她的那句“悠悠性格纯善”呢?
    闹钟一阵大响,迅速将喻悠悠拉回神。
    她掰住闹钟,瞪眼看上面的时间,立即跳起了身子。
    天咧!坏了,她竟然差点就把酒吧的兼职给忘了。
    她来不及想其他,收拾了东西,换了件衣服,就迅速下楼,准备出门。
    楚振东正忐忑,就看到喻悠悠下了楼,顿时开怀,对喻悠悠说,“悠悠,薄少给你送东西了,你们小年轻先聊着,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就给你们腾地方。”
    喻悠悠惊到,下意识的看向楚振东对面位置,就见薄靳晏一眼黑色风衣,正倚在正位的沙发上,眼神幽暗的瞧着她。
    她下意识的就敛目,低头扣手指,思考着怎么脱身。
    楚振东见到喻悠悠垂头,以为这是女儿害羞,便上前拍了拍女儿的脊背,说,“好好陪薄少聊聊天、喝喝茶。”
    说完这句,楚振东就慌张着离开了。
    他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老道,能够跟薄靳晏交流起来,游刃有余,但今日一个对坐,他才发觉,他这只老姜,还不如薄靳晏这只嫩姜。
    这下看到喻悠悠下楼,他当然慌不择路的逃离,也免得碍眼。
    喻悠悠亲眼看着楚振东走掉,却又无可奈何,房间里就只剩下她和薄靳晏,她郁闷的咬唇,迎头看向薄靳晏,没好气道,“黄鼠狼给鸡拜年!”
    没安好心!
    “你怎么知道我没安好心?”男人站起来,迎视上她,墨眸里染满了讥诮。
    “你以为我没有看透你?你就是黑心肠,从里到外都是坏的,都是黑的!”
    “哦?从里到外,难不成,你偷偷看过我里面?”男人邪笑,说话间,抬手立了立衣领。
    喻悠悠差点被他这个动作恶心到,别开眼去,“谁稀罕看你里面,自负的家伙!”
    现在仗着这里是楚家,是她的地盘,量他不敢拿着她怎么样,她也大了胆子!
    “即便是不稀罕看我,那晚不是也爬了我的床?口是心非的小女人!”男人伸手一拽,就将她拽到自己的近旁,戏谑她。
    听到他提到那晚,喻悠悠满脑子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她恨不得时光倒流,她就不必碰上这个骄横自大的家伙,也就不必在这里跟他费尽心思、针锋相对。
    手腕被他攥住,喻悠悠怒瞪他一眼,就试着挣扎,“你放开我,这里是楚家!”
    她意在提醒他,这里是楚家,让他收敛一点。
    孰料,男人却倏地一笑,低头狠狠地在她脖颈上啃了一口,“呵,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楚家。我就是为楚家而来,怎么样?怕了吧。”
    “你……”喻悠悠气结,伸手摸上自己的脖颈,这男人真是属狗的。
    听到他说为楚家而来,她登时就慌了,仰头逼视他的视线,咬牙狠狠道,“你混蛋你!要什么事情朝我来,别把楚家牵扯进来!”
    楚振东对她那么好,她不能为楚振东带来福气,也千万不能为楚振东惹来了麻烦。
    “难道我来楚家,这不是朝你来嘛?”男人无辜笑,薄唇靠拢着他的后颈,朝着里面呵气,“你放心,咱俩有什么仇什么怨,我一定会朝着你来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調教你。”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戏谑和讥诮,他呼出的气体,就喷洒在她细嫩的后颈,惹得她一个激灵,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变得紧张起来。
    “調教什么?咱俩没有半毛钱干系,就算咱俩有仇有怨,也是我仇你怨你,不跟你算账,已经很不错了!”一想到这男人对她做的那些恶心事,喻悠悠就有满腹的怨言和委屈。
    男人听罢,冷笑,牵引着她的手,就来到茶几前,给她指了指上面的物件,“我对你这样好,你也仇我怨我?呵,女人,你偷我手机的事情,我至今还没跟你计较!”
    从他眼皮底下偷东西,她是第一个。
    喻悠悠顺着那边看去,茶几上正好躺着她的手机,还有她的衣服和包包。
    难怪爹地说,薄少来给她送东西了。
    但即便是,薄靳晏将她的物品都给取了回来,她对他,还是没有什么好感!
    为什么她会丢东西,都是因为薄靳晏让她穿该死的球童服!
    薄靳晏打她一拳,再给她一个甜枣吃?
    这个甜枣,她不屑要。
    喻悠悠下意识的就退开几步,跟他据理力争道,“我偷你手机,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没用你的手机做坏事,是不?都是因为你用那些照片威胁我,我才……”
    她尴尬,不好意思在说下去,贝齿咬住了下唇。
    她不提照片还好,一提照片,薄靳晏刚好记起来还有照片这回事,他重新坐到沙发上,朝着她勾了勾唇,“你爹地让你陪我喝茶,你还不照办?”
    喻悠悠气闷,戳了他一眼,非常不客气的说,“我爹地是想让我陪着风度翩翩的薄少喝茶,而不是让我陪着一个衣冠禽獣喝茶!”
    间接的,就讽刺他的表里不一。
    薄靳晏听着,觉得好笑,他起身,走到她身侧,抬手捏住她的小脸,勾起薄唇,“衣冠禽獣,嗯?这样讽刺我,胆儿肥了,你就真的天真的以为,在楚家,我不敢对你做什么?”
    喻悠悠打开他的手,冷笑,“这是在楚家,上上下下都有人盯着,容不得你乱来!”
    “呵,我的话都说到这个份数上了,你还是如此的——天真。”男人的双眸微微眯起,唇角划过阴寒的冷笑,“要不,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乱来?”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奈何爱上你H玄真遗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