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追妻99次,亿万boss惹不起 第64章 女人, 再来一次!

第64章 女人, 再来一次!

    小眉头皱起,忍不住回想,自己跟着薄靳晏进房间的经过,她一进门,就把环保袋放下了,放在那里了呢?
    她苦恼的想了好久,眼珠子着急的乱转,终于在房间的进门处,看到自己的环保袋。
    真是好险!
    还在就好,她也好放下担心。
    薄靳晏看着这女人慌张的神情,也跟着她紧张,随着她的眸光,他的眼神也落到了她的那个环保袋上。
    若她不去看,他倒是忘记了!
    男人的墨眸眯了眯,唇角勾起,故作冷清的继续看着小女人。
    喻悠悠回过神来,身上的冷汗,却是层层地直冒着。
    薄靳晏话中有话,她能够想到,但是他那后半句,却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让她,在念想其他男人的时候,别忘记自己的身份。
    呵,这句话是多么的熟悉。
    楚夫人对她说过,楚佳媛用这句话刺她千万遍,她是有多么的可悲,会让这群人这样一次次的伤害。
    她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她没有资格大胆去爱,而以后,她更没有资格。
    她失身给了薄靳晏,就没有资格,把“爱”对乔子津说出口。
    也许这已经都是命中注定好的了,昨晚她已经用捡钱,来告诫自己,不要去再做乔子津的梦,那么以后,她再也没法去做乔子津的梦了!
    “嘿……嘿嘿……”她看着床单上的那抹红,忍不住就对自己嗤笑起来。
    低低哀哀的笑,笑声喑哑,里面的讽刺,却让她痛之又痛。
    谁知道她的痛呢?
    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肯定是不知道的!
    他只知道掠取她,只知道捉弄她,让她每天都疲劳的应付他。最终,她将自己弄到了这般田地。
    薄靳晏就亲眼看着,这小女人在自己眼皮底下笑了出来,再然后,她哭了。
    没有没有流出眼泪,但她的笑声里面,已经带了隐隐的哭腔。
    男人听着,心里就是一刺。
    他本无意伤害她去,却不知道,自己对她造成了这样的伤害。
    他不知道从何安慰伤心的小女人,纵然他在商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但他面对一个小女人的哭泣,堂堂的薄少,完全没有了办法。
    他皱了眉头,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位置,算做安抚。
    只是刚刚拍了两下,小女人就顽固的将他的手给别了开,身子还往旁边缩了缩。
    显然是,不想合作。
    显然是,对他恼极了!
    薄靳晏无计可施,他想了想,还是又伸出了手,准备再试一下,也许再尝试一次,这小女人就会接受他。
    却没想,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她就又迅疾的躲了。
    这一次,她动作反应够激烈,一时不防备,身上裹着的薄被,就一下子从肩胛处滑落而下,露出了她半裸的身子,细嫩的雪肌。
    男人一看,就是喉头一哽。
    昨晚的美妙滋味,依旧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她太美好,让人食不知味,若不是看她是第一次,他定要将她反复多要几次。
    想来,她的柔媚,他的强壮,才是最完美的结合。
    那个姓乔的算什么!
    别说他们只是未婚夫妻,就算他们结了婚,他也会不择手段的拆散他们!
    喻悠悠身上一凉,才惶然发觉自己的走光,她连忙就去扯薄被,想要遮盖住自己裸露在外的春光。
    她一扯,却没有扯动,只觉得那头有个重物,她急了,又重重地一扯,就往重力的源头看。
    只见薄靳晏正暗着眸光看向她这边,而他的手里,正好拽着薄被的一角。
    就是因为他的使坏,她扯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
    “混蛋,你——”她急了,又重重的一扯,却是用力过猛,薄被没有扯过来,之前堪堪包裹在自己身上的薄被,也脱落到了她的身下。
    直到腰际!
    胸前的那两只完美的小兔子,就这样跳脱在了男人的眼前,薄靳晏目光攫住,心里忖着,这丫头就是一只柔软的小白兔,还真是——物如其人。
    那对小白兔,真的跟她的主人,很像!
    想着,男人就是一个挺身上前,一把就将她死死的抱在了怀中,“别哭了,我讨厌爱掉眼泪的女人。”
    喻悠悠整个身子,就被薄靳晏好闻的男性气息所笼罩,她心里乱糟糟的,忍不住拼了命的就要挣脱他,“我又不要你喜欢,我掉个眼泪珠子怎么了!薄靳晏,你不要欺人太甚!”
    现在她裸着身子被他拥在怀中,让她既难堪又痛苦,可偏偏,对着这个男人的强势,她一点办法也无。
    喻悠悠越是挣扎,薄靳晏便越将她的身子死死的往自己的怀里按。
    他的女人,他抱抱怎么着?
    越抱越不够!
    喻悠悠吓得够呛,因为惊吓,哭腔竟然自然自然的好了,现在她满心的恐惧。
    就这样隔着他薄薄的衬衫,她胸前的绵软就抵着他的身体,突然之间,她觉得她这样好生浪荡。
    这完全不是她的风格。
    她是喻悠悠呀,是一直在向往着自由的单纯小鱼儿,怎么会变成了一个浪荡的女人,以这种姿势,不着寸缕地窝在男人的怀里。
    她好难堪,她觉得自己都没法见人了,忍不住继续挣扎,带着哭腔朝着他怒喊,“疯子,神经病,混蛋,你放开我……渣男……”
    薄靳晏听着她的骂声,却觉得享受无比。
    这个小女人,连骂声的声音,都那么牵动他的情愫。
    他听着她骂着他的称呼,就觉得这是一个顽劣的小女人,在骂着自己的男朋友。
    很好,他正好享受这种感觉。
    以及,抵在他胸膛处的她的绵软,触感不是一般的好,引得他想要积攒了不少火力。
    喻悠悠骂骂咧咧着,却是无济于事,但越是僵持,她越感觉情况不妙。
    他都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烫的吓人。
    这意味着——危险!
    更何况,这男人昨晚开了荤,肯定还想吃。
    她心里急了,伸出手,就开始掐他的胳膊。
    她指甲短,掐起来还是吃力,她没办法,转而去揪他胳膊上的肉。
    却又不行!
    这男人素来健身,身上的肉很结实,她根本揪不起来多少。
    她想要扯他的皮,但这男人保养得当,皮一点儿也不松,最终,她拿着他完全没有办法。
    薄靳晏就任由她作腾,看着她因为气愤和羞恼而通红的脸,他心底的欲望,就更加的强烈。
    昨晚两个人纠缠不休的画面,依旧滚动在他的眼前,让他想要再一次掠取她的滋味。
    男人俯身,凑近了她的脸颊。
    喻悠悠迅疾的反应过来,就将头一瞥,正好他的唇,就落在了她小巧的耳朵上。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奈何爱上你H玄真遗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