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追妻99次,亿万boss惹不起 第65章 被凌虐过

第65章 被凌虐过

    薄靳晏勾唇一笑,他是极喜欢她的耳垂的,珠圆玉润,非常好。
    他轻轻地在她的耳垂上,舔舐了一口,然后轻笑一声,就伸出手,捏起了她好看的下巴,对向她,“给我……”
    他的目光如炬,将那种话,都说的坦然清楚。
    喻悠悠身子就是一颤,不可思议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这男人,竟然就这样赤骡骡的说出了自己的浴望!
    说他不知羞耻,还是说他够坦诚、够无耻呢!
    然而,这并不是她思考这个的时候,她吓得缩着身子,却无处可缩,警惕的看向他,一口拒绝,“不……不行!”
    犯了一次错,是因为她稀里糊涂吃了催q药,在她醒来的清醒时刻,她怎么可以去犯第二次错误。
    要是那样,就连她自己,她也会瞧不起自己的。
    “昨晚,我们之间,配合默契,我很享受那种感觉,同样,你也很享受,我现在很怀念那种感觉,不知道你……”男人低醇磁性的声音响起,在她耳边蛊惑她。
    蓦地,他的大掌,就揪住了抵靠在他胸前的一只小白兔。
    “嘶,你——”随着他的动作,喻悠悠全身都像是酥麻了一般,心底狠狠地抖了抖,紧接着,就是滚滚而来的羞耻感。
    她狠狠地咬紧牙关,切齿道,“你还真是无耻!”
    薄靳晏却是明显的看到了她的反应,勾唇,“小女人,你也有感觉的,不要否认,我们也许还可以再来一次。”
    他的浴望,已经被他抑制了好久,这样的机会,他不去抓住,便是浪费。
    他说着,已经伸出一只手,就去探她薄被底下的腿。
    很快,他的手,就触到了她的腿脚,顺着她肢体的线条,就缓缓的往上游移。
    喻悠悠整个人都被他操控了,眼见着他的攻势越来越猛,她吓得睁大了眼睛,朝他激烈道,“薄靳晏,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别忘记了,我是有未婚夫的人!”
    事到如今,她还是继续冒用楚佳媛的身份,用乔子津来挡一挡他吧!
    薄靳晏闻言,手上的动作,就是一滞,他墨眸抬起,深峻着看向她,“你在提醒我?”
    问句,却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这个男人,就像是遮蔽锋芒的狮虎,假寐安睡时一派祥和,却也可以在瞬间咬断他人颈项。
    她屏气敛息,认真的想了想,说,“是你提醒我的,是你提醒我,说我是有未婚夫的人!”
    她反将一军,迎视着他的眸子,说完后,狠狠地抿了抿唇。
    薄靳晏看着她的唇一动一动的,却被她的唇色诱惑住了。
    她今早的唇色,不如往常那样,带着水灵灵的粉,这一次,是那种很浅很浅的粉,甚至是带着娇弱感的那种,男人心里酒店一动,伸出手,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就直接吻了上去。
    喻悠悠没有想到,她迎来的,竟然是这男人如狂风暴雨的吻。
    他吻得激烈,她承受着窒息,在他的深吻下,她的意志力,一点点的开始疲软,反抗的力道,也渐渐地小了。
    男人感觉敏锐,很快就察觉到,她的反抗力道越来越弱,整个人都变得乖顺起来,他轻笑,整个人也跟着她放松下来,继续跟她唇舌纠缠。
    很快的,便沉浸在了这个吻中。
    就在他沉醉其中,想要再度攻城略地的时候,喻悠悠蓦地睁眼,张口就对着他的唇舌,下意识的就是一咬。
    男人一声闷哼,急忙推开她,紧接着,浓烈的血腥味就在他的口腔里,蔓延开来。
    男人的舌头被她咬了,吃痛,眼神锐利的扫到她。
    这小女人,竟然懂得了伪装自己,还就势咬了他!
    实际上,喻悠悠哪里有伪装自己的本事,她只不过沉浸其中的时间比薄靳晏早,所以她醒的也早,对他的抵抗情绪也在这种吻中升腾起来,她一个坚定,就果断地咬上他的唇舌。
    喻悠悠被男人推到一边,她急忙抽了薄被,用力攥住,遮盖住自己骡露在外的身体,惊惧的看向他。
    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这个男人不会轻易的饶掉她。
    她的唇瓣上,还染了他的鲜血,嫣红的鲜血,点缀着她的唇瓣,更添一份妩媚。
    薄靳晏盯着她,就看着她唇瓣上的那抹嫣红,一阵心猿意马。
    现在的小女人,就像是被凌虐过的海棠花,虽然柔弱,但却不失光彩,那抹红,正吸引着他的采撷。
    男人看着她害怕的小模样,勾了唇,向前移动了些身子,逼近她!
    喻悠悠看着他的逼近,急了,更紧的攥紧了薄被,几乎是口不择言道,“我是有未婚夫的人,你……你不能对我这样……”
    她必须要提醒他,只有这样,也许才能让男人顾忌一些。
    男人听了她的话,却不生气,脸上也没有动容。
    “谢谢你提醒了我。”他开口,与此同时,单手伸起来,向她的脸颊那边,磨蹭过去。
    喻悠悠撇了头,正好避开。
    男人也不恼,“你提醒了我,我该逼你跟乔子津结束婚约。”
    喻悠悠的眸子,在陡然间瞪大,她完全没想到,薄靳晏会将主意,又2动到了婚约上面。
    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恶棍!
    她记恨的看向他,看着他渗出血迹的嘴角,目光灼灼,里面都是愤怒。
    薄靳晏的舌头一直是疼着的,他每说一个字,当牙齿和舌头接触,他便会疼。
    所以这种时候,他会尽可能的少说话。
    但眼见着喻悠悠不表态,他也只能退一步,对她开了口。
    “做不到?”他凌厉的眸子扫向她,“楚小姐,我的话,从来不需要重复第二遍。”
    喻悠悠却无法反应过来,她脑子里全部都是薄靳晏要让楚佳媛解除跟乔子津的婚约。
    “楚佳媛不能没有乔子津……”她喃喃。
    “呵……”薄靳晏口里逸出讽刺,但这胸腔里,却满满都是怒火。
    他不能明白,自己到底有哪里不好,竟然让她这样死守着乔子津。
    “你喜欢他哪里?”他沉住怒气,问出口。
    这个问题,是他一直想问她的。
    喻悠悠一怔,因为薄靳晏的问话,记忆飘忽到过往的种种。
    她喜欢乔子津哪里?
    恐怕只是因为,乔子津刚刚认识她的那会儿,没有对她这个楚家的养女抱有偏见吧,也就是乔子津对她的不同,让她敢于喜欢他。
    但也仅限于,敢去喜欢他。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勇气去跟乔子津表白。
    以前的时候,是她自卑,觉得自己没有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奈何爱上你H玄真遗梦